▲用镜头记录心声 专访人文摄影师仪龙云
2017-06-16
  
    仪龙云:公务员,业余爱好摄影,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营山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偏爱人文方面的题材。

  (Q:提问,A:回答)

  Q:您好,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又是什么时候爱上这门艺术的呢?

  A:接触相机近30年。当时刚刚上大学,觉得要学点什么,因为进了摄影社,所以缠着父亲买了相机。从120到135,一直到07年购买数码相机,才真正解放自己,才慢慢爱上了摄影。

《画中行》

  Q:近20年的胶片摄影经历,带给您了一些什么呢?

  A:有时候,我很怀念胶片时代。拍摄的不确定性,拍摄后的等待,以及暗室中的慢慢显影,都有一些难忘的回忆。那时候有一个词,叫“铁手”,就是不用脚架,用1/15、1/8或更慢的速度拍摄而不模糊。从胶片时代过来的人,基本功都比较扎实。还有一点,“吝惜”快门,很少用高速连拍。就算是拍摄舞台,我多数时候也是按照自己内心的节拍,一张张按动快门。

《都市幻象》

  Q:除了数码相机带来的方便,还有什么直接的原因让您爱上了摄影?

  A:2009年去了一趟西藏,遇到了不少摄影爱好者,和他们的交流才让我知道,摄影有更多的可能。回来后浏览摄影网站,检视自己的作品,参加了《中国摄影》的网上征稿,没想到被选上了。《岁月》是我在发表在专业摄影杂志的第一张照片。第二年参加“徐肖冰杯”比赛,《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又获奖了。南充市摄协杨麾主席对我大加鼓励,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Q:您在拍《岁月》时有什么特别的摄影技巧吗?您怎么定义自己的拍摄风格?

  A:《岁月》是我在岱庙旅游时拍摄的。当时同行的朋友在附近休息,我被汉柏院沧桑的古柏吸引,于是以树干作主体,一棵棵观察拍摄,最后选中了这幅作品,后期调整为黑白。一直到2013年吧,第三届“纵目摄影展”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我开始尝试拍摄组照,通过持续的、深入的观察和拍摄,表达更多的东西。同时,我也不断的尝试新视角来观察世界,或者在传统纪实摄影中增加一些新的元素,增加画面的表现力。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我倾向于更主观、更有个人印记的纪实。比如《隐秘动物园》。

《隐秘动物园》

《隐秘动物园》

《隐秘动物园》

  Q:动物园是一个常见的题材,也有很多摄影家拍出了有深度的专题,您是基于哪方面的思考,拍出了与众不同感觉?

  A:题材雷同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我在动物园,既看到了动物的遭遇,又看到了人与动物的关系,两方面捕捉到的情感打动了我,对动物的悲悯,和对看动物的人的悲悯,深深的让我感概。这个题材我一直在拍,也许还要继续拍下去。现在的照片,只是一个进行时的状态。我的很多专题,都是在不断进行和深化中。像《鹦鹉于飞》,也是有感而发。

《鹦鹉于飞》

《鹦鹉于飞》

《鹦鹉于飞》

  Q:不好意思,您说很多专题还在进行和深化中,感觉《鹦鹉于飞》相较您的其他作品不是那么丰满,所以您针对这个系列还会有下一步的计划吗?

  A:您说得很好,的确有些单薄。这个专题很仓促,仅仅在成都一个商务区拍摄,远远不够。我在县城工作和生活,这种题材得在大城市完成。我希望把真实鹦鹉的生存状态拍进去,找机会继续吧。城市是我喜欢的一个题材,我也一直在拍,拍城市的状态,像《都市幻象》,找一种魔幻感。

《都市幻象》

《都市幻象》

《都市幻象》

  Q:那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一谈《都市幻象》的创作感受?

  A:这个题材难度很大,我希望把握一种外来者的状态,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有些光怪陆离,有些不知所措。我还准备继续下去,把自己的感觉表达得更完整一些。

《都市幻象》

《都市幻象》

  Q:您的作品拍摄角度非常特别,请问您是否是受哪些摄影家或摄影流派的影响?

  A:我看的东西比较杂,我喜欢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说法,又受到美国“新地形摄影”的影响,还有波普艺术的熏陶。互联网为我们打开了前所未有的视野,摄影再也不能局限于纪实、瞬间这些概念。前些时候,去重庆之前,我正好看到了纳达夫•坎德的《长江》,还有几个外国摄影师拍摄重庆的照片,感觉差距很大。外国摄影师拍中国,其观察和思考比中国摄影师更深入,更坚定了我进一步拍摄快速发展的中国的决心。

《高原神光》

  Q:能谈谈您下一步的拍摄计划吗?

  A:南充市摄协主席杨麾主席到我们县讲了一次课,题目是从身边拍起,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喜欢旅行,旅行可以带给我更宽的视野,更丰富的感受,我希望通过不断的旅行,不断的深化,把现在的题材继续拍下去。同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身边,利用一切可能的业余时间,拍出身边的感动。我正在收集县内一个水库的资料,那是曾经的水利工程,现在的饮用水源,正在建设的湿地公园,我希望拍出一个有历史厚重感,有重大现实意义,或者还将影响我们县的一个项目,用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完成这个项目。

《都市幻象》

  Q:那我们期待您的大作!

  A:谢谢您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