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世间万物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专访纪实摄影师汪迎春
2017-05-11
 
  汪迎春:男, 1956年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作者权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充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南部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专注于人文纪实摄影。
  (Q:提问,A:回答)
  Q:是什么吸引您爱上摄影并坚持到现在,到现在为止您坚持摄影有多久了
  A:70年代初,我还在上初中,我喜欢美术和摄影,那时我们很穷,买不起相机和胶卷,是我的化学老师带我走进摄影世界,他拿出自己心爱的相机,买的胶卷,教我怎样用光圈、快门和构图。那时是黑白胶卷、全手动的135单反相机和120双镜头相机。后来为了系统的学习摄影,参加了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的学习,并虚心求教很多国内国外的优秀的摄影前辈。我能走到今天,要感谢我的摄影启蒙老师和我的摄影前辈们!从第一次接触单反开始,大概40多年了吧。
  Q:您在创作自己的作品时有什么独特的技巧吗?
  A:1、拍人文最关键的是要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动作要快,捕捉瞬间的情感。2、使用广角或中焦镜头对被摄者近距离拍摄,近距离抓拍能拍到被摄者更为生动的表情和动作,而且现场感倍增。3、有时候摄影者观察到一处色彩或造型绝佳的场景,只差一个“影中人”在合适的位置出现,为你的影像画龙点睛;这时候就须等候。
  A:就比如布列松的许多照片就是这样:人物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地点,使整个事件在这一刻达到最高潮,构成完美画面。这也是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理论诞生的基础之一。
  Q:您是怎样评价自己的作品的?
  A:其实摄影风格有好多种如:人像摄影风格、风景摄影风格、新闻摄影风格等等,我自己觉得我是人像摄影风格兼风景摄影风格。
  Q:在你的作品中很多都是人文(风景)的记录,个人是对这两方面的的风格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吗?如果让您选择您个人更偏向于哪种风格呢?
  A:拍摄风光,你只需要守候、运气好,拍出来也容易千篇一律;拍人文纪实摄影就不同,他能表达一种情绪,一个时代,一个故事,一种事实,则需要文化素养、个性化发挥,存在很大的创作空间。所以我喜欢人文纪实摄影。
  A:一幅优秀的作品要有一个鲜明的主题和吸人眼球的主体,画面要球简洁、干净。人文摄影作品也不列外,同样要满足这些条件并能够真实记录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并且能打动我的内心。这样才算得是优秀的作品。
  Q:在您的拍摄经历中,有什么事情是让你印象深刻的呢?
  A:在我的摄影经历中,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8月1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主席来南部视察工作,我有幸参与摄影工作,给胡锦涛主席和南部县的党政领导拍了很多照片和合影照。
  Q:你最喜欢哪位摄影师,对将来的拍摄生涯有什么计划吗?
  A:我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解海龙。解海龙的作品改变了中国贫困地区上不起学的孩子们的命运。只看其作品中的人物,就可知晓,“大眼睛”苏明娟考上了安徽大学,“大鼻涕”胡善辉当了兵,“小光头”张天义上了大学。
  A:我也拍过中国贫困地区上不起学的孩子,但没有改变他们的命运。所以还要继续认真学习摄影知识和其它各方面的知识。根据自己的情况定位,继续努力去挖掘记录民族文化。在平凡的生活中拍出更多优秀的摄影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