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黑白记录的人和事 专访人文摄影师黄世辉
2017-03-24
 
  黄世辉: 1969年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充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喜爱人文摄影。
  (Q:问题     A:回答)
  Q: 什么促使您走上了摄影之路?
  A:说起来很偶然。17岁的我参军来到南充,火热激情的军营生活让我思考用一种什么方式来记录和见证这青春燃烧的岁月。我找到了照相机,这一记录时间的机器。为身边的战友拍照,为火热的军营留影,成了我最大业余爱好。
  Q:爱上摄影并坚持拍摄有多长时间了?
  A:如果从我有了第一部相机算起,大概有27年了。
  Q: 您个人更偏向哪种风格的摄影作品?
  A: 所有的摄影类型我都拍摄过,虽然我现在也拍一些风光自然类照片,但我更喜欢人文摄影。
  Q: 能拍出一件好的作品应该具备哪些特点?
  A: 摄影的门类很多,各有各的特点。要拍好人文照片取决于两点,一是敏锐的观察,也就是发现性,眼中有画面。二是熟练的技巧,也就是能把看到的拍下来,也就是瞬间性。这两点缺一不可。
  Q: 您怎么发掘到这些直击心灵的题材的呢?
  A: 摄影作品能唤起人们心灵的共鸣。是人文摄影师的终生追求。解海龙老师的作品《大眼睛》,唤起了中国贫穷乡村千百万学龄儿童“我要上学”的心声,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缩影,改变了中国教育的进程。拍摄这样的题材是一个摄影师综合素质的体现,是摄影师人文精神和悲悯之心的真实反映,需要经验的积累。
  Q: 您拍了那么多的人文作品,是因为很热爱人文摄影吗?
  A: 是的,我很喜欢人文摄影。因为摄影作为一个记录时间的机器,它有两种功能,一是记录性,具有史料价值。二是艺术性。具有观赏价值。在历史的长河中,能够留下人类生存、生产、生活的痕迹,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Q: 您觉得自己作品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A: 我的作品都是来源于生活。我拍摄时从不干扰拍摄对象。所以,我的作品生活味道很浓,很真实。一位影友说:看我的照片就像是自己与照片中的人生活在一起。
  Q: 哪次摄影经历让您难忘?
  A: 拍人文照片,常常自己被感动。这一组照片中,那些棒棒们(挑夫)都跟我很熟,经常与他们聊聊天,抽几支烟。他们农闲时才出来做棒棒(挑夫),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自己很节约。随着时代的进步,他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了。
  Q: 有特别喜欢的摄影师吗?怎样评价自己这么多年的摄影经历?
  A: 在四川来说,我喜欢杨麾老师的作品,他的作品接地气,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生命,因为摄影而精彩!生命是短暂的,但照片延长了我有限的生命,因为它记录了发展的百姓生活;目光是浅短的,但镜头延长我的视线,因为它见证了变迁的时代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