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弋在虚幻与现实间的水墨写意画 专访抽象摄影师冯欢
2017-01-06

   

  冯欢:1976年出生,自2012开始从事摄影已经六年时间了,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学员。目前担任大学摄影课程的老师一职,经营着一家自己的摄影俱乐部,擅长抽象类的风光摄影。

  (Q:问题 A:回答) 

   

   

   

    Q为什么喜欢上了摄影这门艺术,觉得它的魅力在哪? 

    A我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后来在学校当了一名美术老师,通过孩子的眼睛看世界,真实有趣。这和不善言谈的我很契合,觉得平静温和。读书的时候家里有一台凤凰的胶片机,影像的表达让我觉得新鲜。而真正的困惑是多年后一次冬天,我看见寒风中一个老人在兜售她的鞋垫和一些小东西。老人脸上的皱纹重重叠叠的像在诉说往事,我拿着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观察了老人很久,却怎么也没办法表现出岁月的痕迹和我对生活的感受。我第一次在影像面前感到无力。后来生活像是推着我往摄影的道路上前行,放弃以前的工作选择摄影似乎是在寻找一种答案。我开始真正接触学习摄影的时间并不长,大概五年左右。 

   

   

   

   

  Q现在摄影艺术在你的生活中扮演者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A但拿起相机让我有一种释放和平静,像在和自己悄悄对话,这种奇妙让我沉迷其中。而和同学们的相处,让我更多的感受到了快乐。认识了不同的朋友,也逐渐学会了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看待自己。应该说摄影让我找到了努力生活的方向。 

   

   

    Q自己的作品中有什么独特的魅力

    A老子道德经中说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状态的东西最能给我带来灵感,觉得大自然的每一种状态都有着它的独特魅力。春的新生,夏的绽放,秋的收获,冬的孕育。我想要通过镜头去把心里最真实的感受表达出来,对自然的热爱,对生活的理解,甚至是面对困难的勇气。这种思考,困惑,快乐,否定,成长种种心绪交织在一起,成为了我想要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我的照片谈不上什么特点,如果有,那就算是我自己的一种心境吧。一次旅途中,开车过隧道总是有一种剥离感和混乱的穿越,隧道的灯光通过曝光被拉长,这样的形态给人产生了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力,所以拍了一组隧道穿越的照片。还有一次看灯会,布满的灯珠让我觉得像是整片天空的流星雨,于是让同学打了伞拍了几张我心中流星雨的模样。就像我们深知世界的复杂黑暗和荒谬,却依然选择面对复杂,保持欢喜。

   

   Q你在选择拍摄对象时有什么样的独特标准?

     A凡是能激起我拍摄的冲动,能让我发现某个主题的特别之处,能让我从心深处流露出一种情感和表达欲望的东西,我都想要去拍摄下来,摄影让我有勇气,有能力,有意识的面对自己。

   

   Q这么多年的拍摄经验让你有什么样的艺术领悟? 

    A每一次拍摄前尽量去多观察,多思考,想要不重复自己,去有意识的打破自己的定势思维、惯性和惰性,实现创作上的不断创新,知识的积累,智慧的增长。我想,当你完成了初步的理论学习、操作技巧、拍摄实践后,要想再继续进步,就需要在摄影之外多下功夫了,热爱生活,阅读、绘画、书法、观影、旅行、交流、思考、运动,所有你喜爱并真正投入了时间、精力和思考的活动,都会多方面的正作用于你的生活,从而也会给你的摄影带来正向反馈,所有的艺术形式皆有相辅相通之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Q未来还打算在摄影这条艺术道路上走多远呢 

      A影像的深度总需要有时间的沉淀,我希望能更多的把大家忽略的生活点滴通过影像表达出来,去体会到物质层面外更为感人的东西,不管它是美好的,还是丑陋的,都将是我的真实体验,成熟,更有力量。 

 

 

 

  Q在你的艺术成长道路上有没有受到过一些前辈们的启发呢? 

  A对于摄影师的喜爱,好象不同的阶段的感受不一样。平时也喜欢看很多好的作品,不同的摄影师对我的启发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作品能让人感觉到真实,感觉到哀婉动人的特质,感觉到影像的意义和价值。像布拉塞,他尊重并重视对象本来的面貌;像罗钦可,他故意歪斜水平线的方式,蒙太奇似的表达,让画面失去重心;像维希尼克,他觉得摄影对对象的反射作用要比自己的情绪投射到对象中去更重要;像恩佐.桑的《生命》,画面中无处不被爱的光辉环绕……这些摄影大师的作品带给我思考,让我渐渐去清晰自己前进的方向。 摄影是我想要一直坚持下去的事情,期待自己在否定中成长,在肯定中探索希望。 

   

  图片/文字:冯欢

  编辑:全鹏洋 张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