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记录传统文化和社会变迁 专访人文摄影师尹泉林
2016-12-29
  
  ▲尹泉林 生于1965年,自由摄影爱好者。GPU国际摄影家联盟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Q:问题 A:回答)
  Q:什么样的机缘让您开始从事摄影的呢

  A:摄影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就和我喜欢旅行一样,我喜欢用镜头记录旅途中的点点滴滴、所见所闻和所感所悟。可以说是旅行让我选择了摄影。从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有5年多的时间我负责基层共青团工委、工会工作,并兼任文化站工作,因为工作的原因开始接触相机,常常用相机记录下各种活动的场景。 

  Q:您作为人文摄影师,觉得怎样的摄影风格才是自己的特点呢? 

  A:我认为最好的摄影技巧就是“耐心、细心、和真心”,尤其是人文纪实摄影,在拍摄过程中全情投入,细心体会和发现拍摄场景中最能打动人心和最能反映拍摄对象真实一面,记录下最真实的影像,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个人的摄影风格,我还在努力的摸索当中吧。 

  Q:您是如何挖掘到社会生活中有价值的人文摄影题材? 

  A:影像的不可复制性和可遇而不可求,转瞬即逝是人文纪实摄影的一个重要特征,它同时也具有很强的叙事性,也许这正是人文纪实摄影的魅力所在吧。因此我常常选择一些自己感兴趣,认为有一定意义的主题进行拍摄,尤其是希望通过叙事性的拍摄手法,挖掘、和真实记录那些古老的、具有民族特色和文化背景的主题,记录下它们独有的特色和目前的现实状况。因而提前做好功课是必不可少的,对有计划的拍摄对象,我会事先查阅一些相关资料,作一些初步了解,做到心中有数,对旅途当中遇到的一些重要的拍摄题材,回来以后我也会查阅一些相关的文献资料,让自己对所拍摄影像的背景和文化内涵加深了解,帮助自己在拍摄过程中能够更好的抓住重点,更好更完整的记录影像故事。拍摄前的沟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拉拉家常,不仅能够缓解被摄者的紧张情绪,拉近摄于被摄这之间的距离,更有利于了解影像背后的故事,才能抓拍和定格到最真实的瞬间 

 

  Q:在你的作品中很多都是记录民族风土人情,是什么让你喜爱这些类型呢? 

  A:一个地区,一个时间段的百姓生活、风土民情、文化习俗,常常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不同时代的历史特征,人文纪实摄影对我们了解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时期的历史和文化的传承有很大的帮助,有些风土民情、文化习俗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开始淡化甚至消亡,用影像真实地记录和传承文化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我很喜欢有历史、有文化背景的东西,也希望通过自己拍摄的照片,真实记录各种不同的有意义的影像故事。 

  Q:在你看来,您觉得您自己的作品有些什么特点,怎样的摄影作品才算是优秀的作品 

  A:记录性和叙事性也许是我的作品的特点吧,真实地记录是影像最本质的特征,也是我努力追寻的一个目标。一个好的人文摄影作品,首先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也正因为影像的真实,才能够扣人心弦、深深的打动人心吧。 

  Q:在你的作品中有一些自然生态及野生动物方面的照片,你是因什么原因开始涉足自然生态摄影的呢? 

  A:我是一个热爱大自然,热爱动物的人,一直抱有“人与动物皆平等”的观念,非常希望看到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景象,在多年的拍摄过程中,看到一些美丽的山川、自然和野生动物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人为破坏,被猎杀,自然环境受到严重影响,一些珍稀动物濒临灭绝,我感到非常的揪心和痛心,因而我在拍摄人文纪实照片的同时,也把镜头对准自然生态环境,对准野生动物,开始记录它们的现状以及它们的生存环境和状态,我认为这也是纪实摄影的一部分,没有大自然就没有我们生存的环境,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自觉地保护大自然。自然生态摄影我也是刚刚开始起步,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提高的地方,我希望多多的拍摄自然与野生动物的照片,展现它们的美丽,留住它们的美丽,让人们更加热爱大自然,保护大自然,保护野生动物,保护我们人类耐以生存的地球。 

  Q:在拍摄中有什么经历是让你印象深刻的呢? 

  A:比如第二次深入独龙江村寨拍摄记录纹面女的生存现状时,遭遇山洪和泥石流,被困在独龙江深山里,借住在纹面女家中,与纹面女同吃同住了四天,直到道路打通才走出独龙江;比如历时一年,在坚持持续拍摄记录二环路高架桥的建设过程期间,和各个工段的建筑工人打交道,为他们照相,甚至和双桥子立交桥的工人们一起同吃一锅饭,同喝一碗汤;比如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GAPPER国际义工中心担任小学汉语教师,传播中华汉语文化,甚至在法国尼斯参加摄影文化交流活动中摔伤了脚;以及和三位影友自驾25天,单车独闯阿里大北线,追踪拍摄藏狐狸、藏原羚和藏野驴,挑战生命的极限等等,因此我也常常被朋友们戏称为“野人”、“车疯子”。这些经历都是我生命中最宝贵最值得珍藏的精神财富。在长期行摄过程中,在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以后,也让我感悟到自然的伟大,生命的可贵,从而更加敬畏自然,热爱自然,热爱生命。 

  Q:最喜欢哪位摄影师,为什么?对将来的拍摄生涯有什么计划吗? 

  A:说到最喜欢的摄影师,远的不说,我最喜欢的摄影师应该是台湾著名的生态摄影专家彭永松老师了(昵称猴子老师)。在参加“云上中国”自然生态摄影训练营的学习拍摄过程中,猴子老师的博学、专业、耐心、敬业、随和和文艺份儿,受到大家的热爱,尤其是他深情吟唱“Born free”《生而自由》这首歌时,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让人仿佛看见了大自然中生命的律动。 

  俗话说“生命在于折腾”,我崇尚“生命不息,行走不止”。我今后将继续行摄“在路上”,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努力实现每一个愿望,并找准自己的方向,沉下心来不断的积累,精雕细琢,把镜头对准自然生态、对准身边平凡的百姓生活,继续用镜头真实记录中国古老的即将消逝的传统民俗文化和野生动物,努力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和大家一起交流分享。谢谢!

  摄影/文字:尹泉林 

  编辑:全鹏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