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和摄影是我的第二生命 专访摄影师余越洋
2016-12-02
 
  ▲余越洋(微博名:妈妈说余洋洋的微博名字要短才好),25岁,四川大学文新学院研三毕业党,喜欢吉他、电影、旅行、摄影,看似文艺实则逗比的天蝎伪文青。

  (Q:问题 A: 回答)

  Q:您好,请问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摄影?您摄影又有多长时间了呢?

  A:我本科专业是广播电视新闻学,大二买了自己的第一台单反,一直陪伴我到现在。当初去买单反是为了拍视频的,但在摄像过程中,发现自己对于图像的喜爱远胜于视频,每当看见别人拍摄的美轮美奂的照片,就忍不住去学习,也想拍出那些令人赞叹的作品。并且身处一所人文气息异常浓厚的大学,摄影似乎也会是一件很有逼格的爱好,贴合我作为文科男的气质,也可以吸引吸引身边的妹子嘛,哈哈哈!于是也就爱上了摄影。从2012年开始摄影,至今也有5年时间了。

  Q:在你的作品中很多都是旅行中的记录,个人是很喜欢旅行吗?为什么爱上了旅行摄影呢?

  A:我很喜欢旅行,不过你能想象吗?大二之前,我都没有出过四川省,真的是宅男呢,哈哈哈!以前一想到旅游,就不想动,可能是小时候五一长假去九寨沟,那种人山人海的场面留下了童年阴影吧。大二去贵州山区做志愿者,第一次出了省,感觉真正见识了外面的世界,才知道原来贵州的蛋炒饭,是要加辣椒粉的,也第一次开始用镜头记录旅行中的风景和故事,这种感觉太棒了!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去了许多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我不是一个太喜欢用文字表达和记录的人,于是摄影便成为了我珍藏每一段美好记忆的方式,用照片与他人分享我的旅行经历,我觉得会是一种更直观的体验。我身边有很多朋友会因为我的照片,而去一个地方旅行,每当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照片对于我和别人,产生了意义和价值,自己也会特别开心。

  Q:在你镜头下曾捕捉到精彩的自然风光和人文纪实摄影,相比起来您更青睐拍摄哪一类的作品呢?

  A:在我看来,自然风光和人文纪实并没有明显的区别,至少在旅行摄影的过程中,他们是一样的,我镜头中的人,也是景,景包含了人,人融入了景。我不太喜欢,也不太擅长与模特交流的那种人像摄影,我更喜欢客观地记录,做一个旁观者,有时甚至是偷偷地在拍,试图抓住那些最自然的,稍纵即逝的瞬间。

  Q:在你看来,怎样的旅行摄影作品才算是优秀的作品?

  A:过了一段时间,你看到照片,你依然想再去这个地方,当别人看到照片,忍不住想立刻去这个地方,我认为这样的照片,就是优秀的旅行摄影作品。每当我要去一个地方旅行时,我都会在网上搜看别人拍摄这个地方的照片,那些让我感觉优秀的旅行摄影作品,总是能让我恨不得立刻就踏上旅程。

  Q:看你的一组在越南拍摄的照片,颜色非常的艳丽,建筑物造型也很有特点,那当时你是怎样找到好的视角去拍摄这一组照片的呢?

  A:摄影其实很需要在实践中去学习和锻炼,我知道自己没有摄影的天赋,但是当初初入摄影的大门的时候,看了许许多多的摄影教程,并且自己做笔记,然后再试着依照教程所说去拍摄,我觉得是在一次次的学习和实践中,我积累起来的感觉吧,让我看到一幅美景的时候,会大概找到拍摄的感觉和角度。其实时常为了拍摄一副好的画面,我会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多拍几张,回去再选择,大家现在看见的一张摄影作品,也许背后躺着好几张“兄弟的尸体”,以前看过一篇摄影文章,说一张优秀的摄影作品,是从成百上千张照片里选出来的,我同意这样的观点,一般我出去旅行,会拍三四百张照片,但最后与大家见面的,一般不超过50张,所以想要拍摄一张好照片,绝不容易,背后都是汗水和坚守。

  Q:你认为旅行的照片除了风光以外,还有什么能够打动人心的东西呢?

  A:除了风光之外,还有两件能够打动我的东西。一是景中的人,其他的游客亦或当地的居民,特别是去国外旅行的时候,我很喜欢观察当地人在做什么、吃什么、玩什么,记得在越南的芽庄海滨,当时有一群越南年轻人在沙滩搞音乐party,吉他的旋律回荡在海边,他们忘情歌唱,那种惬意的感觉令人羡慕。还有就是同行的人,其实旅行,我在乎的不是目的地,甚至不是沿途的风景,而是和你一起看风景的人,在川西的扎尕娜,我和我的大学死党们早起坐在油菜花田里拍日出,这是我们的毕业旅行,就在晨光、炊烟和菜花的包围中,若不是这一群朋友,我想,最后的照片也就没有了故事和生命,会黯淡许多。

  Q:在您的拍摄经历中,有什么事情是让你印象深刻的呢?

  A:我从小对星空有不可名状的迷恋,每当能看见漫天繁星,我就会忍不住仰着头看好久好久,一直想用镜头记录下星空的样子,但之前尝试过好几次拍星空,都没掌握好方法,没成功,但追星的步伐从未停止。今年8月的时候,为了星空第二次去到了泸沽湖,天公作美,我不仅拍到了繁星满天,还幸运地拍到了星轨和银河!特别是银河!!!记得当时查看照片,看到显示屏上面的银河时,我兴奋得语无伦次。我想,这就是摄影带给我的乐趣,让心中所想定格为永恒。

  Q:我看到在你的作品中也有很多商业摄影,你是怎样看待艺术和商业摄影之间的矛盾?商业摄影是否会有一定的妥协,影响到你自己的艺术感觉?

  A:对于我来说,艺术和商业摄影没有矛盾,两者是融合统一,而不是相互割裂的。况且我的商业摄影大多都是静物,不是人像,而静物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可以算作风景,所以其实在拍摄的时候,我基本还是按照自己的风格和想法来拍的。妥协倒也说不上,许多商拍都是朋友介绍和推荐的,我们会提前沟通各自的需求,他们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我自己把摄影当做爱好,所学能所用,所用有所得,我十分满足了。

  Q:你最喜欢哪位摄影师,为什么?

  A:我没有最喜欢的摄影师,只有我喜欢的摄影作品,这就像我没有喜欢的歌手演员,只有喜欢的歌曲电影一样,我更在乎作品,就算没有名气的摄影师,也会有我觉得吸引我的,可以让我学习的地方,所以好片不问出处,英雄不问来路,只要我觉得一幅作品好看,它就是我喜欢的。

  Q:对将来的拍摄生涯有什么计划吗?

  A:我常开玩笑说,摄影和吉他,就是我的二老婆三老婆(大老婆当然是我的女朋友啦!哈哈哈),对于自己的老婆,你有什么期待呢?当然是开心就好,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呀,所以我对自己的拍摄生涯没有太多的压力和期许,我更多是将其当作爱好,而非当作自己的事业,只要它能为我带来快乐、回忆就行。虽说如此,但身边的朋友时不时也会给我介绍一些摄影的兼职,我也会接这些儿活儿,一方面是锻炼我的摄影技术,另一方面也是补贴自己的大学生活费,我很享受现在的摄影状态,随遇而安,率性而为,能进能退,这就蛮好。

摄影:余越洋

责编:全鹏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