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下骑行的所见与所闻 专访人文摄影师宏邦
2016-11-09

  ▲王伟(网名:宏邦),男,62岁,四川雷波县人,凉山州级机关退休人员,热爱单车长途骑行和摄影。人生座右铭:人在路上,就有受用不尽的风景!

  (Q:问题 A: 回答)

  Q: 宏邦老师您好,请问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摄影?您摄影又有多长时间了呢?

  A: 当初,我照相只是为了记录我的骑行生活,并没有想到要搞摄影。2007年,我用一部小卡片机开始记录骑行经历。2009年底,一次意外收购了一部二手入门单反相机,从此开始了使用单反相机拍照。算来,已有七年的时间。

  Q: 听说您是一位喜爱骑行的自行车爱好者,都骑行去到了哪些地方?这个爱好对摄影有怎样的影响呢?

  A: 2007年底,在一位朋友的影响之下,开始骑自行车锻炼。之后,深深地爱上了这项运动。除了2009年4月在准备进藏拉练的时候摔断了左腿治疗疗养到10月份,2014年陪老伴住院4个月这两次间断了骑车以外,从未间断过骑行。这次摔伤刚好一年,2010年5月我就开始了我的第一次穿越青藏高原的骑行。2012年8月我又一个人第二次走不同路线穿越了青藏高原。如今我和我的自行车多次到过国内的西藏、青海、甘肃,云南、贵州、重庆、广西这些省市自治区以及我省的甘孜阿坝州的很多地方。2013年11月,我还和一个老哥骑车从越南北方入境穿越到了南方的胡志明市。从2010年起,我每年的骑行里程都在一万二千公里以上(2012年骑行里程达到了一万五千三百多公里)。我也一直坚持用相机记录下了沿途的所见所闻。

  都说:看路上的风景,开车太快,走路太慢,骑车正好!骑自行车和摄影是最佳的搭档,我没有见过有哪一样交通工具能够让相机发挥到淋漓尽致,也没有见到有任何记录工具能把骑行过程记录得锦上添花!第二次进藏之前我更新了照相器材,买下了全画幅单反相机。这一次,我带着一机三镜一个人走进西藏拍到了一些珍贵的画面。每当我气喘吁吁的爬上山口,趟过河流,穿过草原,看到眼前无与伦比的美景并屏住呼吸把它收进之后,我会掩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呼喊!心里一次次感谢上天,感谢生活,感谢命运给我的恩赐!

  Q: 您镜头下曾捕捉到精彩的自然风光和人文纪实摄影,相比起来您更青睐拍摄哪一类的作品呢?

  A: 恐怕我是个太容易动感情的人,无论自然风光或人文纪实都会打动我。众所周知,我所在的凉山州有美丽的自然风景也有独特的人文题材。我从不会因为常见而产生视觉疲劳,甚至熟视无睹,我深爱着凉山的山水草木和人们,每一次释放快门的同时也是我情感的释放。

  Q: 在您看来,优秀的人文纪实摄影都有哪些特点?

  A: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难度比较大,因为我本身只是一个摄影知识非常浅薄的爱好者,我拍的只是照片而不是作品。我感觉优秀的人文纪实摄影第一要真实,第二要贴近生活,第三要倾注感情,然后再加以提炼。

  Q: 您的很多作品都是记录少数民族的生活瞬间,为什么会选择从这个角度进行创作?

  A: 由于历史、地理、文化、风俗习惯、以及别的原因,凉山与内地的发展差距十分巨大,形成了与当今社会发展不同步的现象。这些现象就是凉山的特点,不少的摄影人也是为了这来凉山创作。我常常骑自行车去山里,沿途都会看到山里人们劳作,生活的场景。我把这些场景记录下来,不是要反映落后的现象来取噱头,而是要让人们记住凉山发展的过程。

  当文化、公路、互联网走进山村的时候,传统的东西在一步步退宿,人们的生活也在大为改观。特别是习总书记精准扶贫的政策在凉山全面落实的今天,这种改变的进度非常快速。这一点在山区的孩子身上最具表现,前些年,我们看到山村的孩子不是帮助大人劳作,就是在路边闲玩。有生人经过,孩子会躲藏起来,偶尔有几个胆大的,也是露着脏兮兮的脸、怯生生的望着你。会说汉语的也不多,问他们啥他们也回答不清楚。

  而今,山村的孩子们穿戴干净、时髦,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让我自叹勿如,以前在路边玩耍的时间都用在了家庭作业和玩手机上面。可以想象当他们长大成人以后,凉山会进步到何种程度。

  Q: 您是如何在生活中挖掘到直击心灵的摄影素材?

  A: 刚才说过了, 我本身只是一个摄影知识非常浅薄的爱好者,我拍摄的东西随机的比较多,还不具备专门去挖掘直击心灵素材的能力。

  Q: 在您多年的拍摄生涯中,经历过什么让您记忆深刻的事吗?

  A: 走过的地方多,遇到记忆深刻的事也多。就说前段时间骑行当中的一件事吧。在一个山村的路旁,一位10岁左右的姑娘弯下身子拿着一段水管洗头。水管里只有筷子粗的一点水,她试图把水管举过头顶冲洗,但压力不够,水出不来。她不得不把头压到低于她脚背的高度,让那少得可怜的水流到她的头上进行清洗。没有洗发剂,就这一点水足足让她花了20多分钟才勉强“洗”完了一次头(实际上只是把头发浸湿而已)。

  人都是爱美的,可是由于条件的不同,有的人能按自己的意愿去美化自己,而有的人却连起码的美都无法达到,这能说他们是天生的落后吗?这件事对我触动相当大,回到家以后,我去买了三大箱洗发露,每次到边远山村时发给孩子们,希望尽我微乎其微的力,帮他们美化一下自己。

  Q: 您觉得在摄影中技巧重要还是天分(直觉)重要?您有什么话想对摄影新手说吗?

  A: 我也是新手!天分固然重要,勤奋更加重要。要以平常的心去看待摄影。把它当成一种爱好,持之以恒!而不要把摄影当成出名赚钱的门道,急功近利。“追求不必问归路,古人有训“天酬勤”!

 

  Q: 您觉得骑行与摄影给您带来了什么改变?

  A: 骑行与摄影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大了!我以前长期坐办公室很少活动,人很懒惰。站着时就想坐下,坐下时就想躺着,是单位有名的胖子。一年到头不是这病就是那病,完全就是未老先衰。有一次单位做广播体操,我的动作稍大了一点几乎把膀子甩掉,疼了我半个月。这件事对我的感触很深!我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得换一种活法。在跟着一位朋友骑行了几圈邛海之后我就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并一直坚持到今天。我的腰围由当年的2尺8寸减到了现在的2尺5寸,精力旺盛,走路虎虎生风,精神抖擞,几年感冒都没有过,人也变得年轻了不少。

  有了好的身体,才有搞摄影的本钱和体力,以前摄影只是为了记录骑行生活,只要看得清影子,凑合就行。而今通过参加各种学习逐步掌握了一些基础理论和操作技巧,照片的质量大为改观,时不时还应朋友的邀请去参加影展,有两幅照片在国外或得过小奖,也算有了点成就感,学习的兴趣愈来愈浓。

  Q: 您对之后的拍摄生涯有什么样的计划?

  A: 骑行给了我丰富的阅历和强健的体魄,摄影美化了我的心灵和生活。我已经62岁了,将继续保持这两个爱好,多多地阅览人生,细细地品味人生!

采访人:王默志

受访人/摄影:王伟(宏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