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色调下的“小清新” 专访暗系女摄影师刘凡绮
2016-10-14

   

  ▲刘凡绮(微博名:十万貓禾),在校大四学生,图虫网资深摄影师,新浪微博人气女摄影师,喜欢一个人,一台相机,看万千世界,扑捉所有美好的点滴。

   

   

  Q:十万猫禾你好,是什么原因让你喜欢上了摄影这门镜头下的艺术呢?从摄有多久了?

  A:渴望记录自己生活的点滴吧,因为我其实是一个对生活比较有热情的人,所以我想将这份热情一直延续下去,而对于我来说最好的延续的方式就是用相机记录下来,留到以后,坐着摇椅,细细品味。

  我真正开始摄影是在上大学以后,因为现在还没毕业,所以算来差不多三年的时间。

   

  Q: 你还是一位在校大学生,而你所学的专业跟摄影好像也有些挂钩,那你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或是影响?

  A:其实在上大学之前我自己就对摄影很感兴趣,只是因为当时没有充裕的时间去接触摄影,直到上了大学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相机以及充足的时间,同时选择了电影专业,我才真正走上摄影的道路,但是说实话,老师讲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对我的摄影风格那些形成太大的影响,因为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只是单纯地回归生活。

   

  Q:你觉得在摄影中技巧重要还是天分(直觉)重要?

  A:其实我觉得更多的是直觉吧,记录本身就挺看心境的,如果我今天心情好,或许拍出来的东西就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如果我心情不好,或许拍出来的东西就会给人一种“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的感觉吧。但是对于摄影这门艺术,没有技巧,光有心境,还是无法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完整的。

  

   

  Q:为什么会想要在微博上晒作品?你会介意别人对你作品的看法吗?

  A:其实我觉得网友们的评价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因为我不太在乎别人的眼光,我更注重的其实是我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有没有引起别人的共鸣。所以网友们在看到我的作品后能找到生活的共鸣,这会让我感到很开心。就像最近发在微博上的图片风格都偏冷,于是有天,有个网友看了我的作品后在微博上私信我说:“你一定是经历了很不好的事情,才能拍出这样的照片吧”当时我就觉得真是“在我心上用力开一枪”的既视感,因为当时确实在经历一些不太开心的事情。

   

  Q: 看你之前的作品很多基本属于冷色调,很多女摄影师其实都喜欢偏暖色调的小清新风格,为什么你却独独偏爱这种冷冷的色调呢?

  A:我是一个容易焦躁的人,拍照的过程能让我冷静下来,因为一颗沉静的心,能让我的双眼更快更准的发现身边美好的事物,而冷色调是因为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这样一颗沉静,纯洁的心,戒骄戒躁,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

   

   

  Q: 你的作品中基本都是小场面的静物和人文,为什么偏爱这种类型呢?

  A:我一直觉得拍照是分性别,或者说是分人的,当你有了属于自己特立独行的风格后,如果你想要再在这个基础上有所突破是很难的,而我现在也正面临着这个问题。我之所以拍这些静物和人文,是因为我想透过他们反映出我的一种生活态度:我爱我现在的生活,我爱这个世界。所以就算细小到一根草或是仅仅只是一个路人的儒雅气质,我都会想用相机把它记录下来。

   

  

  Q: 你的很多作品都是在旅途中拍摄的,其实我个人还蛮喜欢这种旅拍方式的,虽然同为女生,但是我没有勇气一个人去往异国他乡进行拍摄,所以很佩服你,很想知道在你看来一个人一台相机的旅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A: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棒的人生体验。首先,我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喜欢那种揭开别人神秘面纱的新鲜感。其次,一个人一台相机,这种不被他人他事打扰的旅行,可以让我完全的放空自己,这样我不仅可以安安静静的拍摄自己想拍的东西,还可以想通很多自己之前郁结在心的事情。而且,我不求自己能去全世界,也不求能交到五湖四海的朋友,我只希望我这辈子走过的这些路,见过的这些不同的人,能让我不成为那井底之蛙,鼠目寸光。

   

  

  Q:在你的旅拍照片中发现你很喜欢拍带有温暖、美好的感情色彩的照片,但是却是配以冷色调,这种一冷一暖的对比存在于同个画框里,你是想从中表达些什么“儿女情长”吗?

  A:没有,没有,没有说想表达些什么“儿女情长”,就只是想要单纯地觉得那样的捕捉很暖。我很喜欢去观察周边,像是小孩儿嬉戏、情侣接吻、老人乘凉,这些都是生活中的点滴,但是却流露出一种细水长流的温暖,这种温暖其实往往是人们最容易忽视的,拍下这些也是在告诫自己要珍惜现在,而配以冷色调,其实就是个人的喜好,和个人的心境。

  

   

  Q:在你旅拍的途中有遇到很有趣的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A:有啊,可多了,不过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奥地利的ST.wolfgang拍摄天鹅的时候,一只可能比较在乎自己隐私的天鹅,看到我举着相机拍它的时候,直接冲下来就想把我的相机吃掉,当时吓死我了,特别怕它真的会把我的宝贝儿相机吃掉!因为我习惯把相机袋子绕在手上这样拿相机,所以当时下意识紧紧的抓紧自己的相机袋子,心想大不了就斗个“鱼死网破”,总之机在人在,机毁人毁,天鹅你长得再好看也得给我俩“陪葬”(哈哈)!

   

  Q:你很幽默,其实感觉你是一个蛮随性的人,你有自己崇拜的摄影师吗?他(她)哪里吸引了你?

  A:有的,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因为他说:“所谓摄影,就是拍摄你最喜爱的、最亲密的东西,拍摄近在眼前,就是拍人”这也是我所认同的摄影意识。荒木大师很喜欢拍摄他的老婆阳子,他把自己与阳子生活的点滴都用镜头记录下来。所以其实比起荒木大师,我更喜欢阳子,因为荒木大师镜头下的阳子真的好漂亮。

   

  Q:是什么原因让你想要用相机记录下自己生活的点滴呢?

  A:因为我觉得人就这么一辈子,不能就这么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吧,总要为自己留下点来过这个世界的痕迹。而且世界变得那么快,人心也是,勿忘初心其实挺重要的,用这种方式记录下生活点滴也算是给自个儿提个醒。

   

  Q:你对自己今后的摄影生涯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A:其实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划,我是一个蛮随性的人,我觉得生活在继续,那记录也不能停,是吧。

  采访:严芯怡

  摄影:刘凡绮

  责任编辑:王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