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成都拍名片 专访建筑摄影师Kevin
2016-09-22

 

  Kevin,四川成都人,华盖创意(Visual China Group)签约摄影师,他的作品多次被成都市政府宣传部门使用。目前在外企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他的生活哲学是“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即人生是登上一趟手握单程票的列车,每一刻的际遇都是不可重复的风景,值得好好珍惜和经历。

  (Q:问题 A:回答)

  Q:Kevin老师好,最初您是因为怎样的原因拿起相机?摄影有多长时间了?

  A:我是2010年开始玩单反的,从手动头入门,我还记得第一颗镜头是潘泰康50mm的一颗老式手动头,所有参数都需要自己调整,非常不方便,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机械和金属带来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美能达X700胶片机,偶尔也用在拍胶卷拍摄,其实无论是胶片或者数码我都非常喜欢拿起相机按下快门的感觉。

 

 

  ( 安顺廊桥局部 )

 

  (二环路刃具厂立交桥) 

  Q:是什么原因选择成为一名了“爬楼党”?又为什么以夜景作品为主?

  A:我是从2013年开始拍摄成都,其实这个心愿也是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埋下了种子,当时我是最成都向上论坛的粉丝,看到摄影版版主“六色彩虹旗”拍摄的成都系列照片时非常的感动,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座我生活的城市可以通过这样的角度被记录下来,她竟是如此的精彩和动人。我激动地向身边很多的外地朋友推荐过这些照片,我也非常希望像他那样能通过自己的镜头展现这个城市的美丽,感染更多的人。

  这不仅是我一个人的回忆,也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在这个城市共同的影像记录也许100年后人们看着照片会惊叹:原来曾经的成都这么美!另外成都的摩天大楼越来越多,而且夜间多是以内透而非线条灯的方式展示灯光效果,这非常适合拍照,所以夜景稍微多一点。

 

 

  (安顺廊桥夜景正面)

 

  (俯瞰九眼桥)

 

  Q: 您的大多数作品都是以成都这个城市为主题,从一个摄影者的角度来说,成都最吸引您的是什么呢?

  A:成都是我的故乡,这里不仅有休闲,还有非常深厚的历史传承。我认为摩天大楼与这个城市的历史结合起来非常迷人。

 

  (成都动车)

 

  (太古里一角)

 

  (俯瞰太古里)

 

  Q:您的作品曾多次被省内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采用,您觉得要拍出好的城市景观有什么关键诀窍?

  A:我觉得没有太多诀窍。首先你做这件事是基于你热爱它,然后所有的努力其实都是有趣的探索,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调整和学习如何拍出更好的照片。这里面包含了对天气状况的了解,对拍摄场地的熟悉,对光线的判断以及取景的选择。相对来说我可能对天气比较挑剔的爬楼党,我只会在天气非常好的时候去拍。

 

 

  (成都西村)

 

  (俯瞰太古里)

 

  (合江亭)

 

  (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

 

  Q:在“爬楼”的过程中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A:我有次在3D地图上通过查找,判断某个小区有个非常棒的拍摄机位,然后背着相机和三脚架过去了,很顺利的上了楼顶架好机位安静的等待Blue hour。我正在想我应该是第一个发现这个位置的人吧,正在暗自得意的时候身后有了响动,回头一看一个老外背着相机走了过来。我很吃惊这么隐蔽的位置居然有人也能找到,还是个老外,于是和他聊一会儿。他说他是西南民大的老师,平时也喜欢拍照,他好奇地问我这里原来是这样的吗?我说这里5年前可能都不是这样。一方面城市在飞速的建设和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也渐渐的丧失了儿时那些记忆中的景观。

 

 

  (夕阳)

 

  (成都夜景)

 

  (九眼桥)

 

  Q:您有进行系统的学习过摄影吗?您觉得在摄影中技巧重要还是天分(直觉)重要?

  A:刚开始学习相机时是从经典的《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程》开始入门,从最基础的光圈、焦距、快门等相机操作的一个个概念慢慢学起,然后是如何取景和构图。

  我想如果要拍出一张好照片首先还是需要有一个基本的审美意识,觉得什么样取景和效果可以称之为“美”,同时也需要有摄影师那种对瞬间景物捕捉的嗅觉,另外需要学习对图片进行后期处理的技巧。

 

 

  (凯德天府)

 

  (成都夜景)

 

  Q:您的摄影作品曾获得怎么样的荣誉?您是怎么看待这些荣誉的?

  A:周围朋友同事还是挺惊讶的,特别是同事,最多就是在开玩笑说Kevin你红了。但我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感觉,摄影仍然只是我的一个爱好。

  另外一个让我蛮感动的地方是会经常收到身在异乡的朋友的感谢,说我的照片唤起了他们的乡愁。有一位朋友给我留言是:“离怀脉脉思悠悠,何日锦江春水一扁舟”。我认真去查了,这是明代词人杨慎《南乡子》中的一句。锦江是流经成都的河流,杨慎在外地一生郁郁不得志,而天府故国成了他梦中的仙境, 也成了远在天边的游子们可望不可即的地方。

 

 

  (来福士)

 

  (廊桥夜晚)

 

  (琴台路)

 

  Q: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您如何看待近10年来成都的高速发展?

  A:希望成都在修建越来越多高楼的同时也不要丢失这个城市的气质。

 

 

  (西顿国际)

 

  (春熙路)

 

  Q:摄影对您有什么改变?对目前的摄影今后的拍摄生涯有没有什么计划?

  A:因为爬楼的机缘巧合,我在2015年签约了华盖创意(getty images china),并成为了其签约摄影师,建筑摄影是我比较擅长的,希望今后能一直坚持下去。

 

 

  (太古里夜景)

 

  (万象城)

 

  Q:在摄影专业方面,你有没有一位特别喜欢和崇拜的摄影师?为什么会喜欢他的摄影作品和手法?最喜欢他的哪一张/系列的作品,为什么?

  A:罗伯特卡帕是我非常热爱和尊敬的摄影师。我看过他的自传,他有着非常传奇和精彩的人生。他本身是一位天性乐观的战地摄影师,一生都在枪林弹雨中度过。他的名言是:“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的不够近”。他的足迹从西班牙弗朗哥内战到北非阿尔及尔,从中国延安到诺曼底登陆,最后在他越南不幸踩上一颗地雷身亡。即便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秒,他都按下了快门,就是那张著名的《罗伯特卡帕眼中最后的世界》。他和布列松成立的伟大的玛格南图片社即使在今天仍然是所有摄影师心中的丰碑。

 

 

  (电视塔)

 

  (铁像寺)

 

  (在成都遥望雪山)

 

  国内摄影师我非常喜欢肖全,他在成都的每一次展览我都要去看,他拍摄的成都80、90年代照片堪称经典,我印象最深的一张作品是:一位青年站在80年代中期的九眼桥河边惆怅的望着远方,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眼泪都快下来了, 那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回忆,也是在这个城市生活的那一代人的共同回忆。

  采访:王默志

  摄影:Kevin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