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起走过的足迹 专访“狗粮党”摄影师许森
2016-09-08

 

  ▲许森,四川成都人,自驾旅拍狗,爱好行摄天下和电音,喜欢用自己的视角去记录和妻子一起走过的足迹,也因此被朋友笑称为“拍妻党”和“狗粮党”。

  (Q:问题 A:回答)

  Q: 许老师您好,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摄影?您摄影又有多长时间了呢?

  A:初次接触摄影是一位挚友走上了摄影师的道路,耳濡目染之下,颤颤兢兢的用小卡片开始胡拍乱拍,最初的目的单纯是想拍出不那么到此一游的照片,算是慢慢跨进了这个新天地;从第一次接触单反开始,大概5、6年左右吧。

 

 

 

  Q: 您和爱人很幸福,您的很多作品也都记录着美好的回忆,请问您为什么选择了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切?

  A:对于记录一件事、一个场景来说,就是按下快门,由相机生成一张图片数据文件,如此简单;当我按下快门之前,画幅里的那人、那景以及它们所赋予的意义,都是转瞬即逝的,用心让这刹那间的美好保留下来,在未来回顾这个场景、这段旅途的时候,又是如此有意义。

 

 

  Q:您都和妻子一起走过哪些地方呢?最喜欢哪里?又发生过什么让您记忆深刻的事呢?

  A:我大多数选择自驾游,成都近郊、大西北、甘孜阿坝、云南等都去过,在旺季的时候一般不去太热门的地方扎堆,就算到了热门的景区,也喜欢用另一个的角度去感受,也去过一些欧洲和亚洲国家,感受不同的人文和风景。

  在我有限的旅途里面,我最钟意的是瑞士卢塞恩河畔,不用加任何的修饰,用最简单的词语“干净”来形容,就够了;旅途当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在敦煌去内蒙额济纳旗的路途中,去厕所嘘嘘,沙漠的风沙带着...打在自己脸上,才发现当地人基本不去厕所里,都是在沙漠的坑里就地解决,这才恍然大悟。以后说不定可以装逼的问别人,你知道...的味道吗?

 

 

 

 

 

 

 

  Q:您觉得如何才能拍出抢眼又出众的人物影像呢?

  A:人像的种类有很多,棚拍、自然光拍摄、摆拍以及抓拍等,每一个种类的人像完全是不同的创作风格。

  旅拍和棚拍最大的一点就是妆容和服装的限制,要创作出满意的人像,对于自然光的运用和构图就尤为重要,使人物和景色浑然一体不突兀的呈现在一个画幅上,是我所追求的自然画面。

 

 

 

  Q:大家是如何评价您这种“撒狗粮”的行为呢?

  A:别人我不知道,要是我呢,不仅要拒绝吃狗粮,还要踢翻他的狗碗!

 

 

  Q:请问您的工作对摄影有怎样的影响呢?

  A:我的工作对摄影影响倒是不大,在单位也经常充当摄影师的角色,虽然跟自己创作的体验有很大不同,但可以展示一下自己的技能,也算是多样化的拍摄经验累积;如果非要说影响,应该和大多数人都一样,合适的季节超好的天气可能因为工作安排而错过。

 

 

  Q:请问您有进行系统的学习过摄影吗?您觉得在摄影时技巧重要还是天分(直觉)重要?

  A:没有系统的学过,很多东西都是慢慢摸索,按下快门的次数越多,对最后作品的理解也会慢慢加深,喜欢参考欣赏别人的构图用光技巧,然后融入自己感受和创作;个人认为摄影是一个意境大于招式的玩意儿,没有固定的形式,每一个摄影师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眼光去体现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但基础的技巧和知识是必须的。

 

 

 

  Q:您对图片的处理上很有个性,色彩风格跟其他很多摄影师都不同,请谈谈您的感受吧。

  A:这就像我在上一个问题说过的,每个摄影师都自己独特的眼光,我本身是追(xi)求(huan)小(zhuang)众(bi)的人,我喜欢黑白胶片的质感,所以我尽量试着以黑白胶片的感觉来处理色彩斑斓的作品,慢慢的形成了现在的风格。

 

 

 

  Q:您觉得摄影对您和家人有什么改变?对之后的拍摄生涯有怎样的计划?

  A:我老婆很恐惧镜头,在我不停的拍拍拍的努力下,她现在已经可以随着我的镜头摆一些POSE了,虽然这只是她的一步,但却是作为我专属模特生涯的一大步啊!

  拍摄生涯,怎么说呢,毕竟是爱好,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希望有生之年能游遍自己想去的拍摄的地方,在拍(zhuang)摄(bi)的道路上慢慢修行。

 

 

 

  

  Q:您爱人在您的熏陶下,是否也对摄影产生了兴趣呢?
  A:我想熏陶应该算不上吧,现在她也会尝试用手机着拍一些作品,会有基本的构图和测光概念,还是很难得了。而且迷之自信,比如:“你看我拍的多好,比你拍的好看多了”,这个时候就我心中都会默念“来啊,互相伤害啊”

 

(许森爱人夏夏用手机拍摄的作品)

  Q:等多年以后,您再和爱人再次翻起这些照片时,您觉得您会有什么感受?

  A:多年以后回顾这一切的时候,我们也许不记得当时说过的什么做了什么,但是我们一定会记得曾经带给我们无限美好的感觉。

 

采访:王默志

  摄影:许森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