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美 记录美 欣赏美 传播美 杨成龙摄影访谈
2016-08-25

 

    杨成龙生于1963年,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金融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成都高新区摄影协会党支部书记,成都市武侯区摄影协会副主席,美国波士顿华人摄影协会(BCPA)荣誉会员,第四届国家摄影大典"2015中国摄影年度人物"提名专家委员。他喜爱拍摄人文纪实、自然风光,喜欢把镜头对准一个个既平凡又不平凡的普通老百姓。

  (Q:提问 A:回答)

  Q: 杨老师您好,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摄影?您摄影又有多长时间了呢?

  A:与摄影结缘可以追溯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候,摄影,准确说是照相,还是件稀罕事。如果谁拥有一台相机,那绝对令人羡慕。我刚参加工作时在一个乡镇上,记得乡上只有一台海鸥一台牡丹两台老式相机,相机持有人一位姓江一位姓董。周末便跟着到乡下拍照,学习相机的基本知识与拍摄技巧。如果说入门老师的话,江老师、董老师便是我的入门老师。记得当时买了本摄影的普及读物,下班后没有其他娱乐方式,便认真地学习从机械、光学原理到不同门类的拍摄技巧。与众多摄影爱好者一样,冲、洗、扩、裁、翻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十多年后,有了自己的相机(凤凰205B),记得当时每卷富士胶卷大概20元,冲印出来每卷大概36元左右。除了拍留影照,开始拍摄一些风光照片,并于1996年在报刊第一次刊发摄影作品。这段时间,单位购买了理光、美能达相机,用于单位开会及开展活动时拍摄,拍摄的新闻照片也先后被《金融时报》、《中国城乡金融报》、《中国农村金融》、《成都晚报》等报刊刊发。

 

 

  《大地乐章》

  掐指一算,已经三十多年了。不过,那个阶段叫“照相”、“留影”可能更准确些。因为在工作上需要,用相机反映现实的机会多了,从中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离不开摄影,他既能客观的反应现实,又能真实的记录历史,长年的积累受益匪浅,特别是我们处的时代,发展的速度飞快,人文变化巨大,每每回过头来看我的摄影资料都有一种精神飞跃,超越自我的感觉,他让我有思想升华的幸福感,慢慢的就自觉的走到了今天。

 

 

  《相依相伴雨中行》

  Q: 您的镜头下很多都是一些既平凡又不平凡的人,是什么原因让您更青睐人文纪实摄影?

  A:一直关注拍摄身边的人和事,拍摄平凡又不平凡的人。其实在我们身边,包括自己,能够做出丰功伟业的人是少数人,而多数人则是默默无闻,立足本职工作,平凡着的伟大、为社会默默奉献着的人。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劳动,服务奉献社会,那就是值得记录、值得讴歌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对影像的追求也是如此。有人偏爱人像,喜欢香车美女。有人喜欢风光,饱览名山大川。有人喜欢微距,呈现花鸟草虫。有人喜欢航拍,从天空的视觉看世界……凡此种种。我觉得,正因为有这么多的摄影视角,才呈现给我们更加丰富多彩的世界。

 

 

  《鱼贯而入》

  我喜欢纪实摄影,更多源于我的人文情怀。我希望用自己的镜头去记录他们,帮助他们,改变他们的生活。而且在一些边远山区,人们很难有拍摄照片的机会。当我的镜头中有了他们的影像时,我一般都会加印出来,邮寄给他们或者后来再去时给他们送去。看着他们喜悦的表情,自己也收获了喜悦与幸福。我们所处的时代是飞跃发展的时代,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新的东西层出不穷,旧的东西慢慢消失。无论我们怎么去留恋怎么去保护抢救,都会慢慢消失,这是客观规律,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作为一个摄影家,为时代写真,为人民留影,记录下时代的变迁,留下时代的影像,是一件既快乐又有意义的事情。

  人文纪实方面,我过去更多关注“三农”,是与我的工作有关。后来,对工业题材摄影也产生了浓厚兴趣。无论是从摄影的角度,还是从职业的角度,对你的拍摄对象抱有感情,而这种感情会以透过你的镜头植入到你的作品里。

 

 

  《乡村春色》

  Q:在您看来,与其他类型的摄影相比,人文纪实摄影都有哪些特点?

  A:纪实摄影与其他摄影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侧重点不同,表现手法不同,记录对象不同。人文纪实摄影突出的特点是不可复制、不可再造。日月有轮回,大地有轮回,万物有轮回,只有人文无轮回,时代发展太快,万物更新太快,人的喜怒哀乐变化更快,摄影是凝固时间定格万物的最好方法,如果一个人喜欢人文纪实摄影,那就是喜欢这种变化万千、凝固最佳的挑战。人文纪实摄影表现摄影人对环境的关怀,对生命的尊重,对人性本真的追求……人文纪实摄影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以关注身边人、身边事为主,而这些往往是你最熟悉的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我不反对天南海北,可以开拓视野。但我同时主张记录发生在我们身边、似乎司空见惯的东西。正因为“司空见惯”而容易造成“视而不见”,往往视而不见的人和事,就是最有意义和价值的。

 

 

  《中秋月》

  我拍摄较有影响力的作品,全部都是发生在身边的故事,比如汶川和芦山地震、家庭辅导站、残疾人理发师、九旬老人自力更生、乡村婚礼等等。

 

 

  《九曲黄河第一湾》

  Q:您是如何挖掘到各种直击心灵的摄影素材?

  A:直击心灵的东西,既是有着强烈视觉冲击力的作品,更是有着深厚思想性的作品。我记录的对象,往往是寻常百姓,他们都是生活在我们身边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有句话叫“打动读者首先打动自己”,摄影作为一门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需要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需要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乡村婚礼》

  挖掘直击心灵的素材,其实最通俗最大众的方法就是好奇心态的拍,上升境界的审,用灵魂深处的声音去命名。

  再有就是偶然性与必然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人品大爆发”,这样的爆发一定是长期的观察与积累,是看似偶然的必然。同时,摄影也不仅仅是个技术活,需要多方面提升自己的修养,需要涉猎文学、哲学、音乐、建筑学等多门学科,都可以从中吸取营养。透过一张看似简单的照片,可以窥见作者的世界观、价值观。阳光的心态一定不会有晦暗的作品。正能量的作品需要摄影家去记录反映,而人们关注的食品安全、环境生态也需要去记录与反映,但作为一名摄影家,不是以揭露阴暗面为荣,而是通过这样的记录,唤醒人们的关注,最终目的是通过影像的力量促进社会进度、环境和食品更加安全。出发点对了,作品就会有生命力。直击心灵的作品,既可以是社会热点等重大事件,也可以是细微的小人物、小事件。

 

 

  《经幡》

  Q:您曾进入到如汶川和芦山地震灾区这样的灾难现场进行拍摄,当时您想的最多的是什么?能和大家分享一些您记忆深刻的感人故事吗?

  A:作为汶川、芦山两次地震的亲历者,汶川地震时,我还在邛崃农村信用社上班,当时是立足本职工作抗震救灾,配合当地城建部门对所有营业网点进行勘察鉴定是否是危房。汶川、芦山地震发生时想的最多的是拯救生命,现实灾难中,处处是题材,但作为摄影人无法用创作的心理去记录这些悲伤,只是本能地顺手拍了一些,谈不上创作。汶川地震次日,在广场上聚集了不少避灾的人们,拍摄了一张《地震过后》刊发在《中国摄影报》上。该照片体现了灾难过去,互不相识的人们犹如组成了临时大家庭,展现了灾区人们团结互助的精神。

 

 

  《地震过后》

  由于经历过汶川地震,芦山地震时房屋抖动了约一分种,感动震中地震震级不轻。隔了一会儿,听说芦山发生的强烈地震,当时我在成都,邛崃与芦山一山之隔,而我的老家在邛崃,立即驱车赶往灾区。在邛崃高何镇红军纪念馆的路边,已经实行交通管制,搭乘一辆摩托车往震中赶。到达芦山县宝盛乡时,沿途有滚落的山石阻断了道路,电信手机勉强有信息,拨通了邛崃市委组织部部长的电话,让转达抗震救灾指挥部,立即组织工程机械清障,否则救援车辆无法通过。拍摄记录了大量珍贵镜头后,仍然是搭乘一辆摩托车赶回邛崃家中向中国摄影家协会发送灾区第一现场的影像。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第一时间刊发并被多家媒体转发,向外界及时用图文的形式报道灾情及救援情况。次日,再次赶往灾区,芦山县太平镇钟灵村马店子组,灾情严重,救援人员尚未到达。灾民把我当成了希望,纷纷要求去他家去看看,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虽然体力严重透支,为的是让灾区人们看到希望,仍然坚持了下来。返回到达有信号的地方时,打电话报告救灾指挥部所见到的情形及建议救灾车辆通行路线。后来查询,记录在了当天的灾情通报上。

  返回成都在公司的会议上介绍灾情时,哽咽中未能再讲下去,不能正视灾民们茫然、渴求的眼神。第二天接受记者采访时,完全没有控制住而失声痛哭。芦山地震后,我每年都会到灾区去,记录灾后重建与灾区变化。

 

 

  《与时间赛跑 为雅安祈福》

  Q:您觉得在摄影中技巧重要还是天分(直觉)重要?

  A:直击心灵都是事后的感悟,不是提前的如何思考,时间久了,这种感悟会带到新时间、新地点、新人物的创作中。我一直推崇勤能补拙,但不可否认天分的作用。对于摄影,快乐就好。这里需要提醒影友们,自己快乐但不要干涉、干扰别人的快乐,我们对拍摄对象一定要抱有敬畏之心,不要做“中国式摄影”中那样的摄影人。有时候会因为这些摄影人而蒙羞。

 

 

  《伴》

  Q:作为摄影家,您拥有很多头衔,您的作品也多次在全国、省、市影赛中获奖,您是如何看待这些荣誉呢?

  A:首先我想声明一下,过去、现在亦或将来,我都只是一名挚爱摄影的摄影爱好者。关于头衔,有的是为了有更多机会向其他摄影家及摄影爱好者学习。摄影艺术的提升,除了自己的学习提高外,更多的是通过交流取他人之长补己之短。而有的是奉献,通过摄影的组织工作,服务协会会员。不过,头衔太多,要么分散了精力,要么名不符实,准备开始慢慢做“减法”。

 

 

  《晨》

  至于荣誉,是对自己摄影水平的检查。获奖,不会沾沾自喜。未入选,不会垂头丧气。对别人的获奖作品要学会欣赏与琢磨,有时候还可以学会批判。指出获奖作品好与不好的理由,这也是一种学习。

  我常对人讲,评委在评作品,摄影人在评评委。当摄影人拍出好作品难,当一个好的评委更难,需要的是对作者的尊重。不拒绝荣誉,不刻意追求荣誉。沉下心来,耐得住寂寞,拍摄自己熟悉的东西,天长日久,定有收获。

 

 

  《心心相印》

  Q:您觉得摄影对您有什么改变?

  A:一是锻炼了身体,摄影是个体力活,背负设备跋山涉水、走村串户;二是陶冶了情操,怡情山水,爱自然,爱生活,爱生命,培养了积极健康的情趣;三是广交朋友,摄影作为一种语言,拉近了与影友的距离;四是服务影友,通过摄影展赛、活动组织,使自己的接触面更广,思路更开阔。

 

 

  《晨曦》

  Q:您对之后的拍摄生涯有没有什么计划?

  A:正好通过贵访谈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四川省民族文化影像艺术协会正在筹建过程中,该协会将深入开展民族文化影像艺术的研究、挖掘、整理、保护、传承,以弘扬民族文化影像艺术为己任。届时欢迎有志于繁荣民族文化影像艺术的摄影家及摄影爱好者参加进来,学习、交流、展示、提高。在为更多的摄影人服务,为摄影的所有参与者服务的同时,制定拍摄计划与专题,长期坚持下去,实现摄影组织工作与摄影创作工作双丰收。

 

 

  《天台山下古稀老人建起“院坝里的课堂”》

  同时,作为摄影协会党支部书记,今年协会党支部组织开展了摄影协会党支部进工厂、进农村、进军营、进学校、进社区活动,受到协会党员摄影志愿者及参与各方的欢迎。今后,继续团结带领协会会员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努力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用影像记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实践,通过影像的力量促进社会进步。

 

 

  《春色》

 

  《春回大地》

  

    亚里士多德认为:"每一个事物本身与其本质并非偶然相同,而是实际合一的。"从这个哲学命题出发,他又认为:"善与善的本质必然是合一的,美和美的本质也必然是合一的。"

    对摄影,杨成龙表示,"功夫在诗外"。摄影不仅仅是个技术活,而是一个人拥有的知识与综合素质、能力的体现,需要从哲学、美学、音乐、文学、建筑学、数学……汲取营养。

    杨成龙有着近三十年的基层金融机构从业经历,担任过高级管理人员。"杨总做金融是摄影的损失,做摄影是金融的遗憾。"曾经一位城市商业银行总行副行长是这样评价的。

   “摄影,快乐自己、愉悦他人就好。”杨成龙如是说。

 

  采访:王默志

  摄影:杨成龙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