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爬楼党” 专访高楼摄影师徐剑锋
2016-08-04

  

 

  徐剑锋,四川资阳人,现居成都。GettyImagesChina华盖创意、Atour-Foto亚朵签约摄影师。摄影作品曾被《三联生活周刊》、《四川航空》等知名杂志刊登。新浪微博:酣眠的生活

  (Q:问题,A:回答)

  Q: 徐老师您好,您最初结缘于摄影是什么时候?

  A:我接触摄影比较早了,7岁左右用压岁钱买了第一台相机,海鸥的120 双镜头反光照相机。中间读书搁置了自己的爱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又捡起自己的爱好来了。

 

 

  Q: 您开始摄影有多长时间了?

  A:我悟性比较浅,前前后后加起来快20年了。

 

 

 

  Q: 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成为一名了“爬楼党”?

  A:2015年《中国地理杂志》第八期,介绍了这个神秘的组织,当时介绍了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的爬楼党们,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了城市的风景(大多为夜景),我一看就打了鸡血,成都为什么没有介绍啊?!于是开始接触城市夜景摄影,也找到了成都本地的“爬楼党”,成为了一名“党员”。并个人取名为“城事”系类,到现在已经拍了一年多了。

 

 

  Q:您觉得拍好大全景有什么诀窍?

  A:诀窍就是:要耐得住寂寞,要等!成都位于盆地底部,这个地理特征决定了好天气一年就那么几天。

 

 

 

  Q:在“爬楼”的过程中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A:今年七月,成都的天气异常的晴朗,能见度也高。一天下班后我抓上相机就约了一群兄弟去成都某高层建筑爬楼拍照,结果刚架好相机,巡楼的保安就来了,并要求我们下去。哈哈,我也理解他们,这是他们的工作职责所在,我们一边嘴上答应,马上就走,一边调参数校机位,咔嚓咔嚓赶紧拍完还给保安看。遗憾的是没有拍到夜间,只拍了个夕阳火烧云。等“风声”没有那么紧了,我还要去这个点一次,弥补遗憾。

 

 

  Q:您有进行系统的学习过摄影吗?您觉得在摄影中技巧重要还是天分(直觉)重要?

  A:没有系统学过,都是看书,看视频、还有通过各大摄影群来学习的。天分,我倒不觉得,我觉得这个确实是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于是发现的视角也会不一样。我曾经学过几年国画绘画,我虽然已经忘了所有的技巧,方法,但是我学习到的审美,一张照片它美不美?美在哪里?如果要说摄影的捷径,我觉得年少时期学过画画,应该算是捷径。

 

 

  Q:您是一个民间摄影组织的成员,您在其中学到了什么,有什么体会呢?

  A:不忘初心吧。爱好就是爱好,一旦偏离至商业太多,那爱好的成份必定下降,或许还会影响你对这个爱好的关注度。偶尔给一些爱好摄影的学员上摄影课,我的开篇第一个要讲的就是:不忘初心!

 

 

 

  Q:您觉得摄影对您有什么改变?

  A:摄影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改变了我看待身边、城市、人文、社会、国家的角度。还认识了一帮热爱摄影的“爬楼党党员”,他们有男有女、有学生、有我们这种在职人员、有退休大爷大妈,各行各业人士。

 

 

 

 

  Q:您对今后的拍摄生涯有没有什么计划?

  A:爱好就是爱好,而且这个爱好是健康的,看来这个爱好注定要伴随我的一生。我拍照一年有一个大的主题,比如去年是爬楼城市夜景,今年就是四川的非遗项目。其他就是看到什么就拍什么,没有太多侧重的拍摄题材和计划。

 

 

 

 

 

采访:王默志

摄影:徐剑锋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