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情怀的摄影 专访摄影师蔡倩
2016-06-03

 

  蔡倩,52岁,成都人,退休员工,人文纪实类摄影师。

 

  (Q:问题,A:回答)

  Q:蔡倩老师您好,谢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了解到您已经退休了,那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能简单说一下吗?

  A:我生活在成都,女儿在外地工作。我是两年前退休的,平时喜欢摄影和旅游,也参加合唱团,我的生活虽说不是太丰富,但也算充实。当然,在正式学习摄影之后,生活就变得更加充实有意义了。

 

 

  Q:那说说您与摄影有着怎样的不解之缘呢?

  A:虽然说摄影是近两年才认真去学习的,但是我喜欢摄影的时间却不短。我记得大概80年代左右吧,刚刚从学校毕业我就拥有了自己的相机,像135(画幅)、120、拍立得、卡片机我都玩过。只不过,以前的我虽然有这方面的兴趣和爱好,但是因为时间、工作的原因,我想最主要的还是没有一个可以指点自己的老师,那时只把相机当做一个留影的工具。现在好了,有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可以好好地去追求自己的爱好。

 

 

  Q:80年代的相机,是很罕见的物件,当时您拍的照片,放在现在来看,应该有很多感触吧?

  A:没错,有欣慰也有遗憾。我现在也经常拿出相册翻看,透过一张张照片回忆起与父辈、家人、朋友、孩子一起走过的那些欢乐时光。但最遗憾的是没有意识记录下当时发生的事和更多的人。记得那个时候我在成都东郊的工厂上班,那一片全是工厂,在上、下班的时候,所有人都穿着差不多的工作服,马路上能见到全是密密麻麻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的工人,仿佛置身于自行车王国一般,那个场面真的是很壮观。还有就是周末的时候,大家会聚在一起看露天电影,因为在当时电影是一个很稀奇的事物,每次去看的人特别多,不光银幕前站满了人,背面也站了很多人……那个年代的所有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很珍贵的记忆,可惜当时没能去记录专属那个年代的影像,现在想想真的很遗憾。这也是我想认真学习摄影的一个重要原因,记录当下感动自己的画面。也正是这样的原因,我从只喜欢风光摄影转向了更喜欢的人文纪实类摄影。

 

 

  Q:听了老师您的经历,系统地去学习摄影对您来说,应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吧。

  A:对,摄影算是我年轻时候的梦想,那个时候信息传递没现在这么便利,没有机会、也没有老师教我该怎样去拍好一张照片。以前虽然去过很多地方,也拍过很多照片,但现在看来仅仅只能算旅游纪念照,即便有拍的不错的,也都是运气好的缘故。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想表达却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状态。在2014年买了单反相机之后,开始学习才发现自己对于摄影掌握的东西实在太少了。所以,我决定认真系统地去好好学习摄影。

 

 

  Q:那在您学习的过程中,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A: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摄影之前的立意、构思以及表达;PS后期的二次创作。就像刚刚提到的,可能遇到很多自己想记录下来的画面,想把自己当时的所感所受都表达出来,可是就是拍不出自己心中想要的照片。就是因为在举起相机之前,脑海中没有一个清晰的主题。好在通过函院的学习过程中,我的老师、朋友们给了很大的帮助,他们是良师也是益友。再者,自己通过书籍、网络也获取了很多摄影知识。通过一系列的学习、采风,自己在拍摄意识上慢慢地发生了转变,无论是技巧、立意都有了提升。

 

 

  Q:人文纪实算是您在深入摄影之后确定的创作方向,那和大家分享下您对人文纪实摄影的理解和感悟吧。

  A:要说理解和感悟,我觉得人文纪实它关注的是最普通的老百姓的生活,记录的也是最真实、鲜活、丰富的画面。在我看来,这些才是值得永恒记录、保留的东西,因为它们代表了一个地域在一个时代最真实的写照,是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的。

 

 

  Q:那在人文纪实摄影方面,构图技巧、光影、故事的描绘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您在摄影创作时是怎样把握的?

  A:要想拍出一张——人的动作、光线、情感、构图都恰到好处的片子是很难的。当我们遇到这样的瞬间时要求我们有敏锐的预判、捕捉能力。而在拍摄过程我们大多时候能遇见的光影都是很平淡的,但往往发生的场景总能碰到能感动你的瞬间,我们不能因为没有了光影就放弃拍摄,就像陈锦老师拍摄的市井、茶铺,很多作品并没有所谓的光啊影的,构图也没有刻意的讨巧,并未影响它的传播以及文献价值。这就告诉我们人文纪实的本身在于内容,内容大于形式,我们要用最平实的方法去记录你想要捕捉的画面。当然摄影是一门艺术,是美的载体,能在保障内容的前提下,尽量运用好摄影技巧。

 

 

  Q:因为不同的摄影师有着不同的人生阅历,视角也自然不一样,所以就算是同为人文纪实摄影,每个人关注的点都不一样。那对老师您来说,什么题材才是您心目中最值得去记录的?

  A:于我而言,能展示某个地域的风土人情、普通老百姓真实生活,这样的片子是我最想去拍的。不同地方、不同区域所呈现出来的风土人情,都是它们的标签。我觉得我们在记录这些的同时,也就记住了这些地方的标签,以后看到这些片子的时候,就能想起当时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在一次采风期间,刚好是当地插秧的季节,当时两个小孩在秧田中浑身都是泥水,用一个大盆装着捆好的秧苗给外婆送过去。当时看着那个画面,真的特别感动,觉得那两个小孩特别淳朴,也很懂事,当然也透露了农村孩子生活的艰辛。后来才知道,两个小孩一个5岁,一个7岁,父母在外务工。现在想起来,那个画面还历历在目,特别感动。

 

 

  Q:现在由于摄影器材的普及,很多人都加入了摄影的行列,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在相同的地方拍了类似的作品,有的人觉得这样的摄影没有任何意义,认为摄影就要拍出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东西。对于这样的观点,您有什么看法?

  A:我觉得我们每一个摄影的人,都有学摄影的初衷,无论是记录生活也好,还是丰富生活也罢。我的初衷是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而摄影,那么在不在同一个地方,是不是和别人拍的一样,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自己的愿望达成了,这就足够了。我一直觉得,摄影就是为了保存感动自己的影像,以后再去翻阅它们的时候,还是被这些影像所感动感动,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有价值的摄影。所以,无论是人像、风光还是纪实类的摄影,都是在用感动自己的画面,传递一份自己的情怀,实现对初衷的诺言。

 

 

  Q:在学习摄影之后,和以前相比,您现在的生活状态又是怎样的?身边的人对此有什么看法?

  A:现在的生活,摄影虽不是全部,但是我却离不开摄影了。因为摄影我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摄友,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岗位,有着不同的生活,但是摄影把大家聚到一起,是很有缘分的事情,由于喜爱摄影我也经常去参加一些摄影讲座、看看影展这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通过摄影呢,因为经常出去采风,去之前就得了解一些信息,因此也了解了很多不同的地方文化。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去追求自己的爱好,有的时候在朋友圈发自己的片子,朋友们都很羡慕我能去很多地方拍很多图片,她们朋友都说退休之后还要和我一起学摄影呢。

 

 

  Q:那接下来,您有什么摄影计划吗?

  A:在采风过程中我拍摄了很多小孩的图片,他们的童真、淳朴以及各种生活状况特别打动我,所以准备以小孩子为主题坚持拍摄;还有就是我们巴山蜀水的乡土文化这个主题。

 

采访:石秀

摄影:蔡倩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