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繁华的孤独 专访摄影师谢燮
2016-05-06

  

 

  谢燮,广东人,极简主义街头摄影师。

 

  (Q:问题,A:回答)

  Q:当初您是怎样接触到极简摄影的?

  A:关于我自己玩极简摄影,其实有好几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是我自己就喜欢一些简洁的画面,第二个是因为当时玩图片博客的时候,发一些极简的片子会有比较多的人过来点赞,第三个我觉得极简类型的片子更加容易突出自己想在画面表达的内容。

 

 

  Q:您有喜欢的摄影师吗?他们的作品是否影响了您的摄影创作?

  A:何藩、布列松、Rui Palha和Junichi Hakoyama,他们都是我很喜欢的街头摄影师。在最初接触摄影的时候,他们的一些摄影理念和构图的技巧、视角的选取,这些都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我。在学摄影的时候,只有先去模仿,很多东西都要去尝试,然后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

 

 

 

  Q:极简主义的摄影令人印象深刻,说说您对此的理解和感悟?

  A:其实我觉得极简是现在的一种潮流趋势吧,例如现在人们用的手机和服饰,甚至还有极简主义的生活,极简类型的生活主要是通过砍掉生活中的一些东西,来减少这些明显弊大于利的事情,从而改善生活。所以对于摄影来说,极简说就是去掉一些不必要的因素,使画面简洁,从而使主题更突出。

 

 

 

  Q:简单的生活也是很有趣的生活。极简摄影中,光影的运用造就奇特的画面,在这方面您有哪些经验和心得?

  A:在晴天阳光猛烈的时候,建筑物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有时候也会形成美丽的线条,人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会增加画面的立体感,而且晴天的时候,光影效果会形成一些很有意思的明暗关系,使画面的层次感非常的丰富。有时候有人问我,在晴天的时候可以拍光影,那到阴天没太阳的时候呢?其实在阴天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在家睡觉,这其实也是和极简摄影的取舍方面的拍摄理念也非常的相似。

 

 

 

  Q:相对于其他类型的摄影,您觉得极简主义的魅力是什么?当初您是怎样接触这类摄影的?或者说,是怎样的原因影响到您去深入极简主义摄影?

  A:极简最大的魅力应该就是,可以使读者一眼就知道你拍的是什么。当初玩图片博客的时候见到一些人有拍这种风格,觉得好看于是就进行了模仿,后来的话,我觉得极简摄影与自己极简主义的生活理念相近,所以在上面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于我来说认真摄影其实就是在认真生活。

 

 

  Q:您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由黑白来表现的,拥有色彩的片子很少,对于摄影作品色彩的体现,您的摄影理念又是如何的?

  A:我拍的彩色片子不少。实际上也并不是非常喜欢黑白类型的片子,但是拍照的时候,都会想方设法去掉画面的不必要元素,把片子调成黑白会显得更加简洁,而且还有一点就是黑白调会加强画面的阴影效果,使得画面的层次感愈发丰富。如果一张彩色原片本来就十分干净,我一般直接用彩色。

 

 

  Q:斑马线、几何物体等元素,在您的作品中经常出现,它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A:因为在我看来,极简摄影的画面元素本来就很少,所以就特别需要一个亮点来支撑着,要不就会显得很空洞。精美的线条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更容易使构图更加的饱满。

 

 

  Q:每个人的摄影作品都是在表达着自己的内心,您想通过自己的摄影表达些什么?

  A:其实我拍的片子里面一般都有人,从拍摄的角度上看,是为了结合这种动静关系,给冰冷冷的画面带来一点活力。而我拍照的时候一般都只拍一个人,一般情况下是为了表达现代都市人虽然身在繁华的城市,但是却总有非常的孤独的这种感觉,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有时候想找个人说说真心话真不容易。

 

 

  Q:您的很多片子,人物、环境,出镜的时机都很巧妙,让人觉得耳目一新的感觉,在构图、视角这方面您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吗?

  A:在构图和视角这方面,我是看了大量的别人的片子,然后觉得一些好看的片子哪些自己是可以拍得到的,慢慢的进行改良,然后融入自己的想法在里面。

 

 

  A:我扫街可能和一般人不同,因为我有很多画面都是从上往下拍的,一般一天的扫街我都会花一部分时间在找这机位上面,所以很多人问我说为什么可以垂直拍得到斑马线,其实可能我已经找了很多天了。辛辛苦苦找到这些机位后,当然不能浪费吧,所以我都会在那里等很长时间,到特定的人走到特定位置的时候才按下快门。

 

  Q:那您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A:我呢,从事的是医疗行业的工作。现在的生活很简单,工作日上班,周末出去拍照,朋友们都抱怨周末不能出去一起嗨。周末的生活也变得规律很多,很早就会跑出去扫街,守在一个地方拍好多照片,虽然我拍照很费时间,不过我觉得很值得,特别是拍到了自己想要的照片就会很高兴很高兴。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采访:石秀

摄影:谢燮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