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镜头都有一个故事娓娓道来 专访摄影师张芮
2016-04-08

  

  张芮,宜宾人,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宜宾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宜宾市旅游摄影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函授学院26期优秀学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网年度十佳摄影师。擅长风光、纪实摄影。

 

  (Q:问题,A:回答)

  Q:您好,首先很感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据了解,您是在近几年才接触摄影的,是怎样的原因让您在年过五十之后,还能拿出激情去进行摄影创作?

  A:接触摄影是在2011年左右,其原因跟我以前的经历有关。年轻的时候,在高中时期吧,我很喜欢画画、写美术字,也一直是班上的宣传委员,那段经历让我对画面的美感就有了一定的认识。后来入伍去北京,提干后在部队政治处任干事,从事了许多摄影工作。后来转业回到家乡宜宾,因为工作的原因,放下了自己的摄影爱好,直到2011年才重新专注于它。

 

 

 

  Q:时隔多年以后重拾摄影,摄影器材的性能和摄影理念都发生了很多变化,对于这些,您是怎样应对的?

  A:如今的摄影和我以前在部队接触的摄影肯定是不一样的,不过就像我刚刚说过的,自己的经历对我快速学习如今的摄影有很大的帮助,毕竟摄影的本质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它是摄影师内心情感的变现。不过就像你说的,时代不同,很多关于摄影的东西都在改变,当我重新拿起相机的时候,买了二十来本关于摄影的书籍,就给自己定下了系统、全方位的学习课程,一边学一边拍,还报名参加了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学习各种摄影知识和摄影理念。我觉得既然要拍,就要拍出好的、有意义的片子。

 

 

 

  Q:您的故乡是宜宾,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川南城市,而关于这座城市的画面也经常出现在您的镜头中,您是怎样把自己对家乡的热爱融入到您的作品中?

  A:我在宜宾生活了几十年,这里记录了我生活的点点滴滴,不论走到哪儿都会觉得很亲切,这是我觉得最重要的地方。当我走在这座城市的时候,每当一个能感动我的画面出现,我就会把它记录下来,因为画面中情景是我儿时或经历或见过的,就好像回到了自己以前的生活中一样,这样的镜头让我很激动。这也印证了 “先感动自己,再感动别人”的那句话。

 

 

 

  Q:从您的作品中可以看出来,您的家乡不光城市很美,附近的乡野山村在您的镜头下也美得很有韵味,说说您对家乡风光摄影的感受。

  A:你看到的是我以宜宾的春天为题材拍摄的《春到我家》系列作品。宜宾处在丘陵地带,这样的地理环境赋予了宜宾乡村独一无二的美景,每到春天我都会去转一转游玩一圈,如今有相机在身边肯定是要记录这些美景的。宜宾乡村的春天,丘陵上的梯田都注满了水准备春耕,丘陵顶上有着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埂顺着丘陵坡度一直排列,构成了画面中的线条,田间劳作的村民和错落有致的民居更是为我的镜头锦上添花,整个画面都很有诗意。我只是用自己的相机把这样的美景分享给更多的人,这让我为自己的家乡感到自豪。

 

 

 

  Q:随后您也拍摄了很多纪实类型的作品,而且获得了很多人的肯定,那您在拍摄这方面的摄影题材时,又是以怎样的摄影理念进行创作的?

  A:在我看来,好的纪实作品就是美感、动感、故事性的相辅相成。就如我拍摄的《川南小酒坊》以及《红红火火萝卜龙》,这些都是富有故事性的摄影题材,体现着川南的民风民俗,有很多的故事可以挖掘。站在摄影的角度,想要拍好纪实摄影,就必须对你要拍摄的事物有着一定的理解和认识,这样你的心中才会有一种既定的画面,跟着自己的内心,就能拍出有故事性的片子,就拿我拍小酒坊来说,去了好几次,和酒坊的老板和工人都有一定的沟通,这对我的拍摄是很有帮助的。

 

 

  Q:那您是如何把握拍摄时机、摄影角度的呢?

  A:因为拍摄地点有很多传统的元素,例如川南民房特有的天窗,城市里很少见的簸箕之类的东西,这些是静景。再加上对他们酿酒的过程有了一定的了解,就能预判出下一个画面是怎样的场景,当选取好机位后,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最能体现酒坊酿酒氛围的瞬间。

 

 

  Q:不难看出来,您的纪实作品很有怀旧的情愫,您觉得这种情愫给您的作品带来了怎样的品质?

  A:可能是因为自己年龄的缘故,对比较年代久远的东西很感兴趣,像萝卜龙这种食材我是从小的时候吃到现在,有很深的感情。我觉得用最朴素、最平和的视角去捕捉它们,最能体现出它们的真实性,原原本本地还原它们最真实的状态,不光我自己觉得舒服,创造出它们的老百姓看过之后都觉得很好,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接地气”,这就是我追求的最真实的纪实摄影。

 

 

  Q:觉得您的摄影作品光影运用的很好,让人感到很舒服,很能感受到自然的味道,说说您在这方面的见解。

  A:我很少用补光设备,就算是在室内也很少用闪光灯。在掌握最基本的用光技能,选取好主题后,需要做的就是观察自然光线出现的方向以及强度,不断地调整机位、视角,就能找到满意的光线环境。拍风光的话,无非就是一早一晚,早晨的霞光和傍晚的落日,不管是乡村的梯田,还是映着夕阳的河面,都是很美的画面。

 

 

  Q:在您看来,作为一个摄影师如何完成自己风格的突破?

  A:首先,需要打好基础,实打实地掌握各种摄影技巧。在遭遇瓶颈期的时候,你要想明白,摄影和照相是两回事,摄影意味着艺术。而摄影的艺术就是要体现作品本身的思想和内涵,你要考虑到自己的作品是否具有打动别人甚至产生社会价值的内涵。一刚开始我喜欢拍风光,可是我现在更愿意拍纪实。我还记得我拍的第一个纪实组照,叫《千里迢迢探亲娃》,那种拍摄时的感动,如今都记忆犹新,不为别的,就因为有人看到它,就会想要了解背后的故事,进而关注这个社会现象。

 

 

  Q: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现今涌现了很多摄影创作方法,后期处理就是其中一种,您是怎样看待这些新兴摄影技术的?

  A:我们展现出来的片子,是艺术的一种体现,为了更好地表达我们自己,必要的裁剪、影调色调的调整我还是能接受的,毕竟摄影作品要有最基本的美的形式。但是,利用后期技术进行移花接木、改天换地是我不能接受的,因为摄影作品的真实性才能体现摄影真正的意义。当然,创意摄影另当别论。

 

 

  Q:对于您现在的生活来说,摄影意味着什么?
  A: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摄影了。在重拾相机的这几年,不仅充实了我的生活,而且也让我觉得生活变得有意义,摄影已经是我表达我自己最好的途径。我的家人觉得我太痴迷了,认为我已经不再年轻,不能再像年轻人一样有很好的精力去摄影创作。可是我因为摄影改变了很多,生活变得很规律,他们也不再说什么了。所以,我会一直坚持拍下去。

 

 

  Q:今后有什么摄影计划吗?

  A:近期的话,想要拍一些扶贫题材的片子,虽然现在社会发展得很快,但是还有很多偏远的地区仍然处于艰难的环境,我希望用自己的相机让外面的人知道他们的困境,进而关注帮助他们。就长期而言,我的摄影愿望是,拍出自己的家乡——宜宾的系列摄影作品,分为春夏秋冬四个板块,每个板块拍三个主题,现在已经拍了三个了,还有四分之三要拍摄,这是我以后拍的最主要的题材。

 

 

 

 

采访:石秀

摄影:张芮

责任编辑: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