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景为布光为笔 专访摄影师陶子
2016-02-26
 
 
    陶子 现居上海,高新技术产业单位投资基金部部长和财务部部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上海摄影家协会会员。
 
 
 
    (W:笔者 T:陶子)
  W:您早期的作品多以风光为主,都跑过哪些地方呢?
  T:早期我以风光为主,慢慢地在风光中带一些人文。去的地方很多,一般每年利用假期和年休假安排几次长线。就拿去年至今来说,去了广东沿海的深圳湾、大鹏岛、惠东;湖南湘西凤凰古城、贵州铜仁梵净山、中国舞龙之乡;四川牛背山;云南东川红土地;云南文山县普者黑;四川川西诺尔盖草原、甘南、青海湖、茶卡盐湖。还有有黄山、塔川秋色、婺源石城、福建土楼、浙江丽水松阳等地。
 
 
  W:有没有特别偏爱哪一方水土人文?
  T:说起偏爱,我最喜欢是湘西的凤凰古城。可能被沈从文先生《边城》影响,我先后去了六次。现在有很多对凤凰古城的负面报道,我觉得这是不公正的。当然这个是题外话,我作为一个游客的角度来看,就拿新闻炒作凤凰古城要收门票一事,炒的沸沸扬扬,导致整个古城一下子萧条了,激发了很多矛盾。其实,游客如果不进旅游景点是不用买门票的,而且凤凰大部分经典之处都不需要买门票。这一点对我们摄影人来说影响不大,因为主要风光基本都是在景点之外。关于收门票之事的好坏,我很难评判,只是觉得有些新闻的负面性会误导很多人。
 

 

  

  W:我看您的批语中或多或少有些禅意,是因为你自己信佛,还是喜欢这类题材?
  T:对于宗教,我本着尊重客观规律,对于中华文明的精髓是通用的,好的要继承和借鉴。
 

《剪纸传承人》 

  

  W:您现在转而关注的“人文”有哪些题材呢?
  T:就拿湘西凤凰古城来说,我拍过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剪纸传承人。拍摄是一个偶然瞬间,拍摄完这张后交流,才知道她的情况(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剪纸传承人)。第一年拍摄完成后,(这张照片)得了一个凤凰国际大奖。第二年,我想拿给她看,可是在凤凰虹桥边却找不到她了。第三年,我又来到虹桥边询问,一个穿苗族衣服老人说她生病后就不再出过苗寨,现在已经去世一年多了。第五年,我又问一个苗族老人,她告诉我她们是妯娌。没有让她知道这张(以她为主角的)作品《剪纸传承人》拿了奖,我觉得还是有点遗憾。
 

 

《玩霸王鞭的老人》

  

  T:其实凤凰还有很多可以拍的。譬如《玩霸王鞭的老人》,这是苗族人小时候玩的玩具,一直玩到老,类似健身器材,慢慢变成习惯,老了也没有丟下。不过现在年轻人都不玩这个了,所以恐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带着她去凤凰》

  

  W:相信您走过的古镇应该不少吧,为什么情有独钟“凤凰”呢?
  T:可能是我生活在大都市上海,对城市以外的地方都感兴趣。喜欢凤凰古城也由于被小说《边城》所吸引,还有就是在凤凰,我经常能拍到自己喜欢的作品。
 

 

  

  T: 最想拍的是沈从文先生《边城》里的故事,主人公翠翠一生等待的人,他也许明天就回来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想给她画上圆满的结局,就创作了一副光绘作品。
 
《可爱的小狐狸》
 
  T:说起光绘,因为我喜欢幻想,喜欢美好的童话世界,光绘摄影也是创意摄影的一种方法,这和绘画有联系。记得一次在元阳,夜空星星特别亮,我就创作了一只夜空中的精灵——《可爱的小狐狸》
 

 

  

  T:去海边,面对浩瀚的大海,也用同样的方法创作了站在云端遥望世尘的感觉。
 

 

《放飞》

  

  W:我很好奇光绘摄影在技术上是怎么做到的呢?
  T:需要荧光棒,LED手电筒,闪光灯,相机,三脚架,还有自制发光源。其实很简单,光绘摄影就是用带光的笔(荧光棒,手电等)画画。拍摄需要长时间慢曝光完成。光绘摄影成功率是和经验有关,在不熟练的情况下需要反复锤炼,得到一张满意的作品的确需要下很多功夫。譬如这张《放飞》,空中的白鸽很难画,不像在平面的纸上,直接在空中,有透视感,又没有一个对照点,这需要反复尝试。
 

 

  

  

  W:关于光绘,您的创作灵感是什么?
  T:在风光和人物摄影中,能融入自己随心所欲的想法,我觉得光绘摄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光绘摄影通过光为画笔,直接定格在画面上,最终画与自然融合、主观与客观融合,梦想与现实融合。
 
 
 
 
  采访:魏  丹

  摄影:陶  子

  责任编辑:严  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