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城市之巅 专访“爬楼党”摄影师严磊
2016-02-19

 

    严磊,四川宜宾人,现居北京,江湖人称磊哥。国家摄影签约摄影师,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GettyImagesChina华盖创意、京内网特约摄影师。APP作品发布平台《微摄》

  摄影作品曾被《中国国家地理》、《影像视觉》等知名杂志刊登;于2015年参加北京国际摄影周影展,展出个人城市风光作品。 新浪微博:爱摄影的磊哥

 

    (W:编者 Y:严磊)

 

山城重庆

 

  W: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

  Y:我于2008年开始接触摄影,2010年在产生浓厚兴趣的基础上逐步转变为对自己一种生活态度的展示。主要拍摄题材有城市风光、自然风光、古建筑。

 

北京阅兵飞行队

 

  W:怎么开始爬楼的?

  Y:由于工作原因身居北京这座最美都市,尽管繁华丰富,但明白终有一天会离开。于是想站在制高点处以独特的视角,用手中的镜头来记录下这个城市的生生不息。

 

北京西站

 

  W:据我所知,城市里很多高楼的楼顶是不能随便进去的,您是怎么办到的呢?

  Y:部分高楼尚未修缮完整,我们通常会选择一些未竣工的高楼进行拍摄,若遇到想拍的高楼机位会通过物业或者委托朋友帮忙进入楼顶拍摄。

 

凌晨 天安门广场

 

  Y:很多时候,为了找寻一个合适的拍摄位置,所做的踩点工作需要上很多座楼,以找到不被遮挡的宽阔视域。而为了更好的取景角度,我们甚至会在保障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移动到高楼顶层的防雨台上,还要兼顾保护手中设备的安全。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夜间爬楼也是一个与业主、保安斗智斗勇的过程,因为经常会被当成是小偷而被拒绝进入大楼或被强行删片,内里艰辛自不必细说。

 

天津

 

  Y:通常在每个黄昏日落的前半小时,最适合拍摄夜景的时间段,若光线良好我便会穿梭在城市大大小小的高楼建筑上,登顶对将要拍摄的城市夜景进行“探视”,一般会提前近一个半个小时爬上高层建筑外立面的脚手架、信号塔等地以占据制高点。这种拍摄前的准备工作,我们称之为“踩点”。

 

上海中心

 

  W:在城市的至高点,城市环境一览无余,希望透过自己的作品,呈现一个城市的发展进程吗?

  Y:每个人对世界的看法不同,而我选择用画面,用镜头,用摄影来表达我对生活的热爱。在我的镜头下,每座城市都是生气蓬勃的。

 

APEC会议

 

  W:“雾霾”是去年最火爆的关键词之一,透过镜头,您是怎么看待或者对抗“雾霾”的?

  Y:雾霾对于我们爬楼党一族来说可以称得上是致命的,我们常戏称为“镜头的眼罩”,根本无法进行拍摄。

 

上海

 

  W:您对北京这个城市的热爱,源自哪里?

  Y:北京作为国际都市,风光旖旎,既有古色古香的建筑标志,又有与时俱进的现代气息。北京以古都的魅力和城市的轻快吸引着我久久不肯离去。

 

外滩

 

  W:拍了那么多的城市,对它们的共通之处或是差异之处,您有什么感触吗?

  Y:从北京到上海,从杭州到广州,从厦门到深圳,到香港,每个地方都极具它的独特之处和魅力所在,所以深深的吸引着我,愿意用镜头去诠释,去解说,去放大它们的美。

 

 
  采访:魏  丹

  摄影:严  磊

  责任编辑:严  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