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大海般的勇气 专访摄影师蔡康
2016-02-05

 

  蔡 康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从新加坡理工大学计算机软件工程专业毕业,回国后从事IT行业。2013年毕业于中国摄影家协会北京摄影函授学院摄影专业, 2015年加入上海市摄影家协会。2010-2015年多次参加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上海市摄影家协会主办的各类摄影大赛;中国摄影家协会媒体举办的比赛并斩获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共计十多项;2013年作品入选上海市摄影双年展、中国·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展览并获得金奖;2015年底《海之境》系列作品入选Foto shanghai2015并在中华艺术宫展出。同时为《五洲图片库》签约摄影师、《携程旅游》签约摄影师。

 

 

  (W:笔者 C:蔡康 S:照片故事)

  W: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

  C:我是在2010年开始摄影创作,那段时间,我拍摄了大量祖国山川河流大好风光的唯美照片。

 

 

 

  W:有喜欢的摄影师么?谈谈他们对您作品的影响吧。

  C:我看过国外很多风光摄影大师的作品,如,Max Rive、Carlos Resende、Christopher Soukup、Vassilis Tangoulis等等。在那些作品中充斥着浓浓的个人情绪,再搭配极强电影感画面和层次,让我过目难忘。其中的情绪会在不经意间引起我的共鸣,或许在这繁杂的尘世间,正是需要这样一份安静的瞬间来帮助我们找回属于自己的瞬间。

 

 

  C:我更喜欢他们的独立探索精神,从他们的作品中我感触到风光摄影不只是跟风和扎堆拍照,更是一种探索和发现的过程。对于这个说法,国外的风光摄影师早已做出了很好的表率。他们常常是单枪匹马的,有时一个人开着车载着行李器材,有时独自翻山越岭徒步涉溪,探寻在那些游客还尚未涉足的大自然中。这一切都显得尤为神圣,镜头下的美景更是妙不可言。

 

 

  W:风光摄影有哪些地方是吸引您的呢?自己又是怎么理解“风光摄影”的?

  C:风光摄影是很美好的摄影修行,虽然每天都要起早贪黑,耐心等待光线,但在美景出现的那一刻却是震撼的:沱江的烟雨晨雾,婺源的水墨石城,青海的碧湖鸟影,坝上的草原风光,禾木的农家炊烟等等,用一句话来形容,那种种的美,美得心都在震颤。

 

 

  C:偏爱风光摄影的我,后来慢慢地也开始在平时度假的旅途中用相机去捕捉让人记忆深刻和能令人感动的画面。游览异地总有意想不到、情有独钟的东西:几处不一样的小店、淳朴又本真的风情、一个满眼皱纹的老人、拖着鼻涕的孩子、一朵奇异的小花、一只流浪的猫,都成了我镜头里的风景,这一幅幅用时间用岁月敲打出的画面就是旅途中最用心感受的风景。

 

 

 

  W:您会提前做拍摄计划么?需要注意哪些事项呢?

  C:就拿我拍海做个例子吧,拍海需要准确掌握潮涨潮落的时间,礁石和海浪的配合少一分多一分都不一样,需要恰到好处。拍海还需要具备一定的体力和体魄,在陡峭的岩涯上攀爬在湿滑的礁石上行走,有时候为了贪图最后一点光影,在潮汐快满盈时弹出最后一张快门,抓起相机撒腿就跑,往往是要沿着下面绕上很远才能爬上堤岸,回头一看好险,潮水早已经没过刚才的位置。总的来说拍摄风光都是需要准备充分才能拍到比较满意的作品。

 

 

 

  W:可以分享一下您在创作中遇到过的那些有趣的经历吗?

  C:风光摄影是需要具备一定体力和胆量的。当我们为了更好的拍摄点攀爬在那高低错落的岩涯时,那一刻我似乎才真正的领悟到了什么是创作与探险的精神,那些信仰的自由与不羁,拍摄的劳累与艰辛等等的一切,最终都在壮美的自然风光中一一被抚平。印象最深是在粤东海岸线拍摄的一次,同行5个人,有4个人都在岩石上摔了跤,其中两个还把相机磕坏了,拍海还是具有相当冒险精神和危险性的。

 

 

  W:您又是如何在风光摄影作品里体现个人风格的呢?

  C:如果你深爱大自然一切美的给予,尊重并且崇敬,那么你就会在拍摄时融入自己的个性和感悟,运用自己觉得适合的拍摄方式来表现。

 

 

  W:我很喜欢您的那组拍海的作品,可以阐述一下作品理念与您的思考吗?

  C:首先我想说我心中的那片海岸线,须有礁石,有海域,有当地人劳作的痕迹和地理地质特点。譬如闽南海岸线,沙滩上三角木桩架子是渔民们捕捞的器具;尖狭黝黑的礁石具有显著的闽南火山地质特色;断层的岸礁险峻中气势磅礴一泻千里;特别是潮位低落时竟无意中拍摄到一座古火山口,在晚霞的圣光中,似乎向人们在诉说那些古老的岁月。

 

 

  C:在粤东海岸线,岩石地质形态更为多样,红石滩、绿苔礁、玄武岩,有的如双龙出水,有的呈刀削状,有的怪异堆砌着在光影里更是显得时而神圣时而诡异,让人感觉仿佛一直穿梭在魔界与仙境。最喜欢用慢门来表现海岸,在我看来长曝的慢门画面以其独特的魅力,将时间的流动不断地累积在画面当中,可以让人在画面当中既看到了流动的过程,也感觉到了瞬间世界停止的恍惚。

 

 

  W:摄影对自己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C:在大多人的想象中60后的人似乎是古板和守旧的,而我却拥有对待生活从不消减的热情,就是因为爱好摄影让自己有了执着的信念和坚持不懈的勇气,虽然说摄影并不是我的主要事业,但它却是我生活之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已经融入了生命的点点滴滴。

 

 
  采访:魏  丹

  摄影:蔡  康

  责任编辑:严  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