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太阳会消失 专访风光摄影师燕儿
2016-01-28
  
  
  燕儿 一个旅居在北加州旧金山的华人软件工程师,两孩子的妈妈。当初买相机是为了拍孩子,后来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风光摄影,喜欢一个人外出拍照。
  
  
  
  (Y:燕儿  W:笔者  S:照片故事)
  
  W:留给自己爱好的时间多吗?
  Y:我大部分时间不用加班,去年我碰到了一个很支持我爱好的老板,他偶尔可以让我在外面上班,只要我能完成任务就行。不过今年开始可能就不行了,公司内部调整,老板换了,工作要开始忙了。其实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我老公很支持我的这个爱好,可以说,如果没有我老公,就没有这个爱好。
  
  
  
  Y:我觉得每年的假期不够用,一半的假期要留给与家人度假,(度假时)一般都很少拍照的。一半的假期我可以独自外出拍照。但因为孩子还小,课外活动也比较多,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利用周末在家附近拍照。幸运的是,美国西部风景很美,不用出远门就可以拍得到美景。
  
  
  
  W:独自外出拍照真的是一个人一台相机,一去几天么?
  Y:真的是呀,去年我一个人去冰岛,两个相机,三周。前提是一定要做好研究,要去的地方一个人是否安全、 有没有野生动物、碰到了如何对付...这三周,我基本是徒步加野营,我还一个人在棕熊出没的路基山野营了五天,晚上一个人外出拍银河。因为拍摄要等待最佳光线,所以前面的两三天是我的固定行程,其余时间都是跟着光走,如果碰到我非常喜欢的景色,我会再等待,直到拍到满意的照片为止。 
  
  
  
  W:有没有试过和一群摄影师一起采风呢?
  Y:如果有可能我还是会选择一个人。因为人多了,到最后每个人想拍的地方不一样,这样就必须妥协。这会影响我拍照的思路,对我而言是的。
  
  
  
  W:现在常用什么设备呢?
  Y:(摘自公众号)
  相机和镜头:我用的是尼康的D800E,有3600万像素的专业级的全画幅单反,画质好,高感好,特别是与之配对的尼康超广角镜头14-24mm,是拍风光的绝佳组合。镜头常用的还有尼康的24-70mm(拍风光的话几乎用不上),70-200mm(偶尔用),85mm(很少用)。 
  三脚架:GITZO 2541
  云台:有两个都是RRS的,BH-55和BH-40。BH-55比较重,徒步的时候我会选择BH-40. 
  快门线:都是Nikon家的。一个是MC-30A, 一个是MC-36A。 MC-30A平时用,MC-36A拍延时和夜景比较多。 
  滤镜:用滤镜的暗部遮挡画面的高光区可减少反差,拍出暗部细节和亮部天空不过曝的作品。现在几乎不用滤镜。如果对滤镜感兴趣,可以看公众号历史信息《燕儿的常用滤镜和使用体会》。  
  摄影包:F-stop的Loka UL。非常喜欢这个包,可以用来徒步两三天。
  
  
  
  W:风光摄影有哪些地方如此吸引你呢?
  Y:我喜欢户外活动,在没有结婚前,还不知大啥是DSLR,就常常外出爬山,有空就找新的地方去爬山。有了相机后可以记录自己眼前看到的,也就是把以前喜爱的户外运动扩展了。因为爱上摄影,也把爬山的爱好发展到徒步野营。我最喜欢的是高山湖泊大海,喜欢在高山之巅看世界、在狂风暴雨中看大海奔腾。
  
  
  
  W:您的作品是怎么体现个人思考和风格?
  Y:我喜欢大自然的色彩,所以我的照片几乎都是彩色的。把我眼中看到的(景象),在后期里用色彩、不同的构图表达出来。由于技术的发展,后期处理得好(的话)可以有换天换月的感觉,但我的平衡点是不能违和的,不能违背大自然的规律,然后才是后期上的再次创作。
  
  
  
  W:有哪些特别深刻的回忆吗?
  Y:很多深刻的记忆。一次连人带包掉海里了,因为包特别重,浮不上来,同行的摄影师来救我,我把他也拉下了水。还有一次野外徒步五天,自己钓鱼、烤鱼,还吃到了BBQ鹿肉,在野外碰到了棕熊和她的两个宝宝在远处漫步。在冰岛一个人野营,碰到美国三个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他们不能想象我一个女的在野外,就在山上陪了我一晚,还请我吃了他们做的意大利面。
  
  
  
  S:我拍摄北极光的经验没有银河这么多,就在挪威遇见过四次。和拍摄银河不同的是,如果极光强的话,满月下拍完全没有问题,5秒就可以拍得很好没有噪点。一般来说晚上十点到第二天三点都可以拍,我一般先去踩点,多看几个前景,如果运气好,一个晚上可以出好多不同前景的照片。
  
  
  
  W:接触摄影是缘起于两个女儿,现在的爱好,您觉得有偏离最初的想法吗?
  Y:没有,我还得感谢我的女儿,是(因为)她们我才会想到买相机,有了这个受益终身的爱好。她们很崇拜她们的妈妈,常常让我发照片,然后可以把照片给她们的朋友看,为这样的妈妈骄傲。我也希望有一天我和她们一块儿行走在天地之间。
   
  
  
  编后记:“为什么情侣们要亲吻?因为鸽子们咕咕叫;为什么漂亮的花会凋谢?因为那是魅力的一部分;为什么太阳会消失?是为了装饰地球的另一边。”这是法国电影《蝴蝶》中的那首歌,刚好,我在燕儿的作品中看到这样的浪漫。
    
  采访:魏  丹

  摄影:燕  儿

  责任编辑:严  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