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而川流不息 专访摄影师袁小波
2015-12-10

 

    袁小波(笔名:要有光),软件工程师、ALPA相机荣誉摄影师、技术顾问

 

 

  (Q:问 A:答)

  Q:您是怎么开始接触摄影的?

  A:因为工作,我被公司委派到了国外。我在国外的那段时间除了工作以外,很无聊,就看了很多旅游画册,这激发了我拿起相机拍照的想法。

 

 

  A:我现在的职业是软件工程师。之前有一段时间,我在北京开设过自己的收藏级的影像制作工作室和一个小画廊,现在回到四川,也回归软件行业的老本行了,打算近期把自己的工作室重新开设起来。

 

 

  Q:一般在什么地方发表您的作品?

  A:其实我很少公开发表我所拍摄的照片,更多的时候是和一些朋友私下分享,例如QQ群,或者微信群,朋友圈等。

 

 

 

  A:我所拍摄的那些景物,基本上都是我曾经经历过的生活场景。对我而言,拍照的意义是记录那些我所怀念,或者行将消失的的场景;它们不仅存在于现实和相机镜头之中,更存在于我的记忆里;留住这些景物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没有把这些照片当做广泛意义的“作品”,而是更具有个人意义的照片,犹如家庭相册一般,所以,我没有太多想把它们当做作品供所有人品鉴的想法。

 

 

 

  Q:您对影像价值的理解是什么?

  A:不同类型的影像有不同范畴的价值,例如新闻摄影的影像价值在于记录和报道的新闻及文献价值;纪实报道摄影的价值在于用影像来佐证和阐述事件和现象的报道及文献价值;艺术摄影的影像价值在于呈现艺术家的艺术理念、观念和技艺。但我坚信一点,影像是转瞬即逝并不可逆转的时间长河中的一个切片,它最大的价值就是呈现“那一刻”时所发生的意识和事件。

 

 

  Q:什么样的影像您会觉得有价值?

  A:从摄影的角度出发,我比较喜欢一些相对古典和传统的影像;从题材的角度出发,我比较喜欢报导纪实类的影像和自然景观类的。

 

 

 

 

  A:我个人不太喜欢当代观念摄影,因为我觉得静态影像对思想和逻辑的承载力过于单薄,而观者的解读又会受到指向性极强的具像化画面干扰而解读生涩浅薄,所以我不认为摄影影像是思想观念的理想呈现方式,其表现形式上也过于形而上。

 

 

 

  Q:在您看来,后期的艺术加工是必须的吗?

  A:这个要分影像的应用范畴。有些应用范畴的影像应尽量强调其真实性,例如新闻摄影;而有些应用范畴的影像则应更强调其表现力,或摄影师的个人情感倾向和表现形式与风格,例如主要诉求艺术表达的影像。

 

 

 

  A:所谓的影像后期制作与艺术加工是不可一概而论的,不同的应用范畴应有不同的对待方式。而我个人则根本不在乎“摄影影像的客观性和真实性”,我认为没有绝对的客观,也没有绝对的主观。你端起相机选择被拍摄的范围和事件的时候,就已经丧失绝对的客观了;而你拍摄的东西是现实存在的,无法受到你绝对控制和摆布,所以你也无法绝对主观。

 

 

  Q:谈谈作品集《川流不息》的创作初衷吧。

  A:一开始并未设置拍摄的“题目”,甚至也没有仔细思考为什么会喜欢拍摄这样的题材的照片,但后来随着拍摄的深入和对拍摄题材的思考,结合四川本土的流域文化特征,以及生生不息的传承,所以将这个主题的照片定名为《川流不息》。川既有河流也有四川的意思,流既指流淌,也象征四川自古以水路作为交通、物流和文化、人口汇集的流域文化,不息则是指历史、风土、文化源远流长,传承不息的意思。

 

 

 

  Q:从最初接触摄影到现在,在选题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A:促使我拍照的原因就是刚才所说的“拍照的意义是记录那些我所怀念,或者行将消失的人或者场景”,而不是为了拍照而拍照,所以从开始到现在,我在选题上没有什么变化。当然我也会拍摄一些自然景观照片,因为我也是一个自然主义者。

 

 

  A:总的来说,我在方向上一直没有变过,即使未来我会尝试一些别的题材,也不会将《川流不息》终止掉。

 

 

 

  Q:对于摄影,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吗?。

  A:一定要说经验的话,那就是在准备拾起拍照这个爱好之前,想好自己为什么要拍照,拍什么,然后就一切都简单了,技术总是最简单的,确立目标才是最难的。

 

 

采访:魏  丹

摄影:袁小波

责任编辑:刘  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