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不期而遇的惊喜 专访摄影师喜之狼
2015-12-03

 

  喜之狼,职业音乐人,中国国家地理专栏摄影师,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

 

 

  (Q:问 A:喜之狼)

  Q:我知道你以前是玩乐队的,你是怎么开始摄影的呢?

  A:我是通过户外运动接触相机的,刚开始就是一个卡片机拿来拍游客照,不存在技法,只为开心。后来,我觉得画面不够,到09年才买了第一台单反。

   

 

  Q:从乐队到摄影,这两个爱好是怎么切换的呢?

  A:在我的概念中,艺术门类虽各有不同,但却是相互关联的。正如音乐和摄影,前者抽象,后者具象,但具象中有抽象的所在,抽象中也有具象的调理。两者不仅给我带来不同的启发,更是在相互的激烈碰撞后,让我在一个领域中找到另一个领域所带来的灵感,也能激发我的创作。

 

 

  Q:如何抓住舞台摄影的个人特点呢

  A:舞台摄影是我的一个兴趣,这在根本上就不同于一个工作人员的拍摄了。首先一点是视觉上的差异,我不能到舞台上去,更多的是在舞台下面作为一个参与者;第二点,我以前玩乐队的经历让我知道舞台上需要表现什么,并了解当下哪位表演者更能出状态。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那种现场更能抓住氛围感强的场景,也许这就是对于舞台现场的感觉吧。

   

 

  A:这是我第一次拍的现场照片,图中人物是我心目中的吉他大神Steve Vai。在得知他要来北京开音乐会的那一刻,便什么也没想当下就买了音乐会的门票和去帝都机票。由于不是很大型的音乐会,加之很多圈内人去朝拜,所以票就异常紧张。和一般的演唱会不同,这场音乐会的票是贵的先被抢完,我最后只抢到了最便宜的票,在倒数第二排。所以你看到这张照片,是我不得已用70-200的镜头拍的。现在想想,我还是很庆幸当时在那里。

   

 

 

  A:舞台摄影是我的兴趣点之一,纪实摄影才是真爱。我最喜欢的摄影师Alex Webb,他的作品看似很乱,但是Webb对画面里的人或者其他元素都有很好地把控,最后主题相当明确。他的有些照片,你看一张是不懂的,但是看了一组就会明白。不过解读别人的作品,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揣测,因为摄影本身是很私人的,能打动所有人的照片就太牛逼了。

 

 

 

  Q:现在自己的摄影风格稳定下来了吗?

  A:我现在依然处在不断找感觉的过程中。包括我在拍摄现场的时候,还是会去寻求更多的角度或是感觉的东西。从最早喜欢做大量后期,到现在尽量少地处理,想要更多地反映真实,用场景本身的光影、氛围去表达。你看我最早的照片,其实现在来看都有些处理得过了。所以,我之后的作品肯定还有变化。同时,我希望能形成自己风格的同时还能有所突破,这还需要继续努力。我这种属于“野路子”出身,不像正统科班出来,有很多比如构图、色彩上的所谓的“章法”。我觉得不管科班不科班,就是要多看,多去尝试不同类型的照片。去拍打动人的场景,然后有时候会有场景错失掉,有时候会为了一个镜头去守候。

 

 

  Q:画面形成的时候就明白你想要的是什么吗?

  A:要通过不断的拍摄和学习才会有此技能,从不知不觉——当知当觉——先知先觉,最开始的时候,我经常处于不知不觉中,拍好了回去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但慢慢地,就变成当知当觉了,也就是当时大概知道要什么,也知道之后回去的话,可以怎么处理;然后最后我就可能会是先知先觉,拍下来的时候,就想象得到之后要处理成什么样子。这个“进步”的过程,也许是好事也许是坏事,双刃剑,好的是我一看到就知道怎么处理,坏事是若是形成一个定式的话,一旦固定了,就很难突破,所以拍照最牛逼的就是敢于推翻自己。

 

 

 

 

  Q:这些照片有什么故事吗?

  A:我拍的所有照片,我都记得当时所有的情景,比如我在哪里拍的,什么角度,什么情形,什么参数,和哪些人在一起,我统统记得。所以我的照片几乎都不会删掉,这就是我的记忆。照片,相对于音乐,它更加具象,更直观。我就简单地希望把我看到的,我感受到的,拍下来,与大家分享。这里面会有喜欢或者不喜欢,认同或者不认同,观者的喜好之于自己是一种提升,我和观者的审美是相互影响的,在这种取舍之间,达成将纪录慢慢艺术化的转变。

 

  

  A:这是在孟加拉拍的,在上车的时候,我转身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享受了一把明星待遇。而且那几个小朋友也是正好摆成了那样的姿势,随手就拍了一张,这里的人们很喜欢被拍照,被拍对他们来说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A:这是在孟加拉旅行途中,我们乘坐的汽车在中途坏了,在师傅修车的时候去了旁边的一所学校。这里的人们很朴实,他们很开心地看着我们,老师还请我们去教室里拍照,让我们参观他们的学校。虽然他们相对贫穷,但是他们的校服是很整洁的,他们的笑容是很淳朴的,这让我印象深刻。

 

 

  A:这是去年宝玉则的途中,在阿坝县的格尔登寺拍的。当时,我觉得画面中的三个人很有意思。女人念念有词地磕着长头;男的围着烧松枝的火炉一边转,一边丢着隆达,也就是大家说的“风马”,而且还一边大声的吼叫着,声音非常的巨大;火炉后面一个小男孩可能是转庙转累了,在火炉后面休息。同时,火炉不停的燃烧着,冒着浓浓的白烟,空气中也弥漫着松枝的香味。我觉得这些松香味和滚滚白烟里,弥漫的都是祈祷的气息。

   

 

  Q:旅行拍摄给你带来了什么?

  A:因为行走在不同的地方,不仅能体会到每个地方不同的文化风俗所带来的差异,还能接触到不同环境生活的人,以及感受到环境对他们整体状态的影响。这种感觉就如同欣赏不同风格和不同民族的音乐一般。所以我所拍摄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在行走中记录下的每一个瞬间,它们都承载着我所接触到的每一个人和看到的每一个场景,而每一张照片在被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也就有了单属于它自己的主题,而这些主题也正是每张照片的生命所在。

 

 

  Q:对摄影有什么期望?

  A:人嘛,总希望有自我价值的体现,最基本,让我觉得设备买的不亏,没有浪费器材。再一个,人往高处走,不愿意往后退,希望摄影能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吧。

 

 

  A:比如这张我在尼泊尔杜巴广场上拍的照片,这里在每天早上商铺开门前是一个很大的菜市场,等商铺开门以后,早市也就结束了。现在,画面中望过去的这个神庙已经不在了,425大地震把这个塔毁了,后来这张照片参加了尼泊尔赈灾的影展。

   

 

  Q: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A:我会继续拍现场,当然,人文纪实也会坚持拍下去的,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也许还会尝试一些其他类型的拍摄。希望从各种状态中学习不同的表现形式。最重要的还是要跟着自己的内心走,毕竟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才会有纯粹的感情色彩。

 

 

 

采访:魏 丹

摄影:喜之狼

责任编辑:刘 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