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相生尽赋朦胧景致 专访摄影师徐爽乂
2015-10-30

 

  徐爽乂,江苏南京人,现居加拿大多伦多,摄影爱好者。

 

  (Q:问题,A:回答)

  Q:首先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请问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呢,是跟摄影相关的吗?

  A:是这样的,我刚从国内搬到多伦多来,所以工作还没定下来,以前在国内从事的是有关市场的工作。摄影对我来说,纯属个人爱好。

 

 

  Q:从您的摄影作品中,可以发现很多中国风元素的作品,很多摄影师都拍过这方面的片子,可是把中国传统的24节气整合在摄影作品中却不多见。能简单说说这方面创作的心得吗?

  A:24节气呢,也是近两年才开始创作的,大家都知道24节气中我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于是我就把每个节气相对应的时景拍下来,再通过后期的一些处理完成的,后来就成了习惯。南京市一座文化古城,我出生也长在那里,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对传统文化有着很大的兴趣,各种各样的中国古文化都是我创作灵感的一部份。

 

 

  Q: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

  A:最早的话,应该是2002年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买了一部数码的卡片机,就开始拍东西,后来大概是在2007的时候买了自己的第一部单反相机。其实这些年一直在拍,只不过近两年开始集中整理自己的片子,也开始围绕一个主题去创作。

 

 

  Q:看您的作品,您的拍摄对象有很多类型,最喜欢什么类型的创作?

  A:一开始接触摄影的时候,喜欢丰富的画面,元素很多的画面。而现在呢,会刻意突出地去表达,不会让多余的元素打扰到我真正想要表达的。所以现在比较喜欢剪影类型的,就是简单的画面,极简的构图,把最精彩的元素表达出来。所以你在我的片子里会经常看到,在风景开阔的背景里,人物形象的简化,只有精简的轮廓。当然了,碰到很有感觉的画面也会摁下快门拍下来,没有必要拘泥于固定的风格。

 

 

  Q:有几种比较常见的元素出现在你的作品里,像被晨曦、夕阳晕染的天空、水面、花朵、猫等等,能简单说说它们对你作品的意义吗?

  A;对,我很喜欢水面加天空的组合,它们相结合成镜像,形成倒影。我觉得镜像的画面就像一个平行的时空,是神秘的,同时也能囊括很宏大的景象。至于像花朵和猫,它们都是很唯美的形象,在有它们的画面里,用人物做点缀,把人物融入到环境里去,形成和谐的画面,这是我想要的风格。

 

 

  Q:有没有难忘的摄影经历要和大家分享的?

  A:早些时候我还在南京工作,我工作的地方旁边有一所大学,那时候工作的午休时间很长,所以我就拿着相机去校园里闲逛,顺便拍照。校园里一般都有很多流浪猫,有一天就发现一只猫妈妈领着五只小猫咪,你知道女生一般对这些小可爱没什么抵抗力的。于是我就跟着它们,给它们拍特写。慢慢地每天都带着事物去找它们,在不知不觉中跟它们就混熟了,它们也愿意和我亲近,于是就拍了好多关于它们的片子。在南京的时候,拍了很多有趣的也很漂亮的事物,像刚刚提到的猫咪,像玄武湖的荷塘等等。

 

 

  Q:从你的作品中可以看出,逆光拍摄的方法您用了很多,在您刚刚提到过的剪影中也有很多的体现,说说您进行逆光拍摄的一些经验吧。

  A:逆光拍摄是很强烈的光影对比的体现,首先在构图上就得花些心思,你想突出表达的东西究竟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你的脑子里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想法。然后就是曝光了,根据当时的光线条件,曝光值稍微调低一些,这样画面呈现的色彩会更加丰富一些,整个画面也会更加饱满。

 

 

  Q:您很多的作品都是用手机拍摄的,平时在创作时是怎样选取拍摄设备的呢?

  A:其实我很多极简类型的片子都是用手机拍的,而且现在很多手机应用的后期处理都很强大,很实用也很方便。一般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有时候突然有一个很有感觉的画面出现在你的面前,手机就是最方便最快捷的选择了。但是手机毕竟取代不了相机,像需要调节景深的时候,就只能通过单反和更换长短焦镜头来实现了。

 

 

  Q:通过自己的摄影,想要表达什么内涵呢?

  A:前面也提到过,我很喜欢有关传统文化的元素,我想通过自己的镜头,去发掘更多的中国风元素,把它们呈现给更多的人,引起他们的共鸣,从而达到文化推广。这些东西都是发自内心的,是我从小生活的环境决定的。像在南京流传600年的昆曲,之前因为准备出国所以辞掉了工作,在那段时间里有幸能真真切切地去感受昆曲,昆曲的表演方式、舞台布置、戏服妆容都很有特色,所以我希望在文化推广这方面走得越来越远。其他类型的作品呢,我崇尚朦胧美,莫奈的印象派画风给了我很大启发。真实的景象与倒影的结合,虚实相生,结果就能形成神秘而又壮观的画面。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东西,因为有虚有实,所以不会太真切,也不会离现实太远以至于太过虚幻,这就是朦胧美。

 

 

  Q:摄影在您的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对您有什么意义呢?

  A:从一开始接触摄影,一直坚持到现在,我觉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更是一件让我幸福的事情。之所以觉得幸运,是因为在你摄影的时候不经意间就会有你想象不到的事情会发生。同时摄影也会让你碰到很多志趣相投的人,在我家附近,就是我经常拍摄夕阳的地方,无意间就遇见了一位长期生活在加拿大的英国人,我们一起探讨夕阳的拍摄,交换不同的意见。摄影会一直是我的追求,不会停止,它已经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摄影会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会改变我观察事物的角度,让我的目光变得敏锐起来,学会思考用眼睛看到的所有事物。更重要的是,摄影给了我表达自己的方式,把我心里所想的东西通过镜头释放出来。

 

 

  Q: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无论是摄影计划还是人生的规划,简单地说说。

  A:首先自己要尽快在这边安定下来,不过不会确定会不会把摄影当成自己的工作,因为我想保护这个陪了我十多年的爱好,不想因为工作的原因违背我的初衷,拍我不喜欢的东西。近期的摄影计划吧,加拿大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多元文化的拼接让这个国家更有味道,有很多的文化值得去挖掘。这里有很漂亮的极光圣地、瑰丽水景、原始密林,这些唯美的画面将来都会出现在我的作品中。长远的计划,我说过要做中国风的文化推广,以后会抽出一段时间回到国内,拍一组以昆曲和园林结合为主题的片子,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风的魅力,这些古老的文化被岁月沉淀得愈发厚重,不应该被人遗忘而湮灭。

 

 

采访:石秀

摄影:徐爽乂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