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帝浣 每张照片都是人文摄影
2015-08-28

 

  林帝浣,大学教师、专栏作家、画家,同时也是一位摄影师。在他眼中,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是一个无可取代的人生故事。

  

    (问题Q 回答A)

  Q: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最开始的时候是什么吸引了您?

  A:从小喜欢书法画画,十年前为了给画国画搜集素材拿起了相机。

  胡乱拍了一些时间,发现摄影与绘画有大不相同的地方,虽然同样追求构图、色彩、意境、创意,但摄影具备的来自客观世界的真实的力量,是绘画无法做到的。因此十年来拍摄的主要题材都是人文纪实题材,很少涉及商业摄影或艺术摄影领域,我一直觉得摄影这种真实的力量是巨大的,同时也是魅力无穷的。

 

                                                                                          浙江绍兴,安昌的老茶馆

 

  Q:您走过了那么多的地方,哪一个地方,或者说哪儿的人给了你最大的触动?

  A:为了拍摄好看的照片,这些年走遍了中国的东南西北,每一个地方都会有让人心动之处,尤其是去到陌生的地方,遇见住在那里的人们,他们的喜怒哀乐,信仰追求都会各异,让我的人生也会为之触动而开阔,从这一点来说,我只是以摄影之名去旅行,以旅行之名去领悟自我。

  每个地方无论优美或残败,繁华或荒凉,都会让我能短暂感受别一样的人生况味。也可以这样说,我的旅行,不为了是去最美的地方,而是为了去未曾到达的地方。

  我生活的城市广州,和我长大的故乡湛江,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也是我觉得能拍出最好的照片的地方,因为我了解,且有刻骨之恋和切肤之痛,也是我反反复复去拍摄的目的地。

  因为懂得,所以有爱,有深刻。

 

                                                                                              广东湛江,海边的渔民

 

  Q:现在的人对于陌生人的警惕性都比较高。您在拍摄人物之前一般如何与被拍摄人物进行交流?

  A:现在越来越少偷拍,如果在路上遇到想拍摄的人,都会先把相机藏起来,上去打个招呼,聊几句天,相谈甚欢,再随手给对方拍张照。如果对方决意拒绝,那么应该尊重对方的意见,放弃拍摄。

  很多时候,这种对陌生人的警惕性,是源于对来者的不了解,如果你能诚恳坦诚与对方交流,别装逼,别作,那么被拒绝的几率是很低的,有许多拍摄过的陌生人,后来都成了长期联系的朋友。

  茫茫人海中,有缘相遇,淡淡相处,也是我们共同的福分。

 

                                                                                           西藏波密,桃花谷里农妇

 

  Q:您曾说过摄影十余年,在摄影器材上花的钱不超过一万?现在这个数字有变吗?

  A:由于近几年通货膨胀,现在算起来大概两万多了吧。

  钱花的最多的,还是用来买相关的历史文化书籍,和吃当地最好吃的美食上面了。

 

                                                                                           四川大邑,调教手表的老人

 

  Q:您拍摄时,什么是促使您按下快门最重要的因素呢?

  A:自己的内心和看到的景致发生触动的那一瞬间。

 

                                                                                           西藏阿里,等待过关的女孩

 

  Q:您觉得这些年的摄影经历对于自己的心境产生了哪些影响?

  A:与人的交往更平和,自信,更能深切理解到庄子那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看过许多不同地方的不同人们的生活,由此反观自己的内心,会觉得以前特别重要的那些东西,其实大多数都不太重要。人生在世,求得温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享受无拘无束的思想带来的创造的快乐,此生便不虚度。

  还有,美食虽好,浅尝即可,多吃会肥。(此处应该有大哭表情)

 

                                                                                           陕西榆林,城墙上的小学生

 

  Q:拍过这么多的作品,您个人最喜欢的一张或者一组照片是什么?

  A:那些富有人情味的温情瞬间都是我喜欢的,《我想给你拍张照》应该是最喜欢的一组。

  拍下的这些陌生人,其实也是在拍下我自己。

 

                                                                                 四川新都桥,为妻子包扎受伤的手的农夫

 

  Q:您曾经把照片分成过五个层次,您觉得自己现在大致处于那一阶段呢?(叙事的照片、美丽的照片、摄影师的照片、动人的照片、历史的照片)

  A:平时拍摄的照片,大部分是叙事或美丽的照片,偶尔状态好的时候能拍出摄影师的照片,一直在苦苦追求拍出动人的照片。

    所谓动人的照片,其实自己说了不算,得问读者。

 

                                                                                        贵州镇远,舞阳河上的打鱼人

 

  Q:人文摄影其实是一个相对广泛的概念,您自己是如何理解人文摄影的呢?

  A:所有的摄影都是人文摄影,由人所拍,拍人所爱。

 

                                                                                            广东阳江,流浪粤剧艺人

 

  Q:您如何看待现在社会上的各种摄影大赛、摄影节?

  A:和玩摄影器材一样,是摄影的另一种玩法,可能大部分这种活动,重点都是扎堆抱团互相鼓励,或者借个由头聚会喝酒吧。当然,偶尔也会有很优秀的摄影作品会在这些比赛里露出来,能让我们看到。我的态度是不反对,不热衷,有空有机会也会去看一下,做个沉默的观察者。

 

                                                                                             上海青浦,独居的老人

 

  Q:您在每次外出旅行摄影之前,都会做哪些方面的准备?

  A:基本的准备不说了。不会为去某个地方做特别的知识准备,但如能保持不断的读书学习习惯的话,每去一个地方,就好像花了毕生的时间,来准备好去那里的。

 

                                                                                          威宁草海,湖边的留守儿童

 

  Q:现在兴起了一种旅行方式——穷游,对此种现象您怎么看?

  A:年轻人最重要的,是用全身心去学会一门安身立命的手艺,能把自己的技能,推到自己能够达到的巅峰。这时,你的旅行才能看到自己的东西,有独立的感悟。

  自身有足以傲视群伦的能力,你的旅行才是充实而瑰丽的。就算做不到这一点,起码能让自己生活安逸,才会有旅行的风花雪月。

  从来不相信,旅行能让人脱胎换骨,灵魂升华,你本来是什么样的人,就只能看到什么样的世界,旅行的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仅是你自己思想的本身。

  说走就走的旅行,得先具备走的能力。 

 

                                                                                             西藏阿里,等待转山的人们

  Q:您觉得自己书画艺术上的修养对于摄影有什么影响吗?

  A:更多的应该是学养和气质上的影响,这是好的部分。

  单纯的构图色彩那些的模仿,是会远离摄影真谛的。

 

                                                                                            重庆渝中,最后的十八梯

 

  Q:您是如何处理工作和爱好之间的关系的呢?

  A:旅行有时,工作有时。

    旅行的时候专心旅行,工作的时候专心工作。

    因为工作艰苦,旅行才会痛快。一个终年流浪的人我想象不出来有什么好快乐的。

    因为有旅行的快乐,才能让人甘于工作时漫长的艰苦。

 

采访:周玥

摄影:林帝浣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