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光绘摄影师杨潇(inhiu)专访
2015-08-10

   

  

  杨潇,网络ID: inhiu,穷游网用户体验设计总监,城市废墟探险与光绘摄影狂热者。她曾走访全球20多个国家进行废墟光绘摄影。

  

  (问题Q 回答A)

  Q: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夜间摄影的?还记得第一次夜间摄影的情景吗?

  A:第一次接触夜间摄影是在一个西班牙叫menorca的小岛,身为北京孩子的我,从小没见过璀璨星空的银河。在menorca壮丽巨大的银河给我非常难忘的印象,浪漫至极,当时我就融化了。那是我第一次领略了夜间摄影与星空的魅力。

  

   

  

  Q:无论是夜间光绘摄影还是废墟摄影,应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您觉得吸引你坚持下来的最大的魅力在哪儿呢?

  A:是很辛苦,也很有趣。这些年去过很多国家进行夜间摄影。夜间摄影的魅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光的控制与运用,并通过这种方式的拍摄建立我与拍摄主体之间的联系。日光下看上去平淡无奇的景象,在黑夜中会以另外一副面孔出现。也正是在黑暗中,人们才会更加诚实的珍视温度与光亮。当夜晚环境光相对充足时,环境与拍摄主题之间的关系、阴影、氛围都很令我着迷。

  而在完全漆黑的环境时,通过自带的人工光源,对拍摄主体进行不同角度、颜色、亮度的打光。从某种程度上讲,被拍摄的主体被投入了拍摄者的选择和二次创造,这种关系的建立则是让我最为激动的时刻,甚至是从纯生理上能让我感受到巨大快感。用一句比较装的话来讲就是,夜间摄影让我在“现实”中,通过对光的运用,创造了只属于我自己的“非现实”。

  一直以来很喜欢brutalist风格的建筑,现存在世的很多这种野兽派建筑都处于荒废中,建筑物内的故事也被存封。这些雄性的、力量感的建筑随着时间渐渐衰退,被人们遗忘,英雄末路后的衰败产生的反差美最令我动容。

  走访拍摄这些废弃建筑是我平时的最大兴趣,也是我夜间摄影的最主要拍摄主题。

  

   

  

  Q:废墟探险在国外的发展状况如何呢?

  A:废墟探险这种行为自古就有,但近些年被固化为一个专有名次urban exploration,简称urbex。urbex文化在欧美国家很流行(当然还是在小众文化的大范畴内),最发达的国家有:美国,日本,法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俄罗斯,德国等。

  并且相对于中国来讲,欧美发达国家对于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意识更好,推翻重建发展的速度较慢,这样得以保留更多的废弃之地。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论从普及程度到相关咨询的流程程度都比较发达,有不少相关的主题网站、论坛,我也认识很多热衷于这个主题的玩家(简称urbexer)。同时,因为这个文化发展的比较成熟,也孕育出很多所谓的圈内游戏规则,真正的hard core urbexer非常严格的遵循这些规则,比如:不在网络上透露任何建筑物的具体地点和进入方式,进入后不能带走或留下任何东西,只允许完完全全的记录,不对所记录照片进行过分艺术加工等等。

  urbex也根据探险地的不同分很多类型,很多玩家为通吃型,也有少部分玩家只专注于某一项,如前一阵很出名的俄罗斯徒手爬高楼的探险组,就只做“high stuff”主题的高楼攀爬。我自己这些类型基本都接触过,最喜欢的是纪念碑,地下,工业军事这几个类型。urbexer的探访目的也不尽相同,常见类型有:文化历史记录,探险极限运动,摄影,涂鸦创作等。

  我自己是纯摄影驱动型!

  

   

  

  Q:您每次在废墟探险面对废墟时,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

  A:一直以来我就很喜欢这个,在前期的时候,就会查阅很多的相关资料,一直处于一种很期待的心情。其次,在许多的废墟在进入的时候,是有一定的困难程度的,在去之前还是比较忐忑和紧张的,经过了一系列的准备好不容易进去了过后,当时的那一刹那是很激动的。在真正拍摄的时候,因为大部分是夜间,内心其实是一个很平静和舒适的状态,当然生理的状态一点都不舒适。因为它很安静,也没有人打扰,这个平静的时段是我特别享受的。但是随着你拍摄的时间越来越长,特别是到了后半夜以后,体能方面有一定的下降,身体上那时是很疲惫的,但是你还是想要把它坚持完成。所以这整个过程是不同的阶段是有不同的心理状态的。

  

  

  Q:您多次提到关于夜间摄影中的利用人工光源关于进行二次创造的理念。那么,您在夜间摄影时,人工光源运用的灵感来源自哪儿呢?

  A:主要是两方面吧。首先是建筑物本体,它的结构是什么样子,哪一部分是我自己想加强的,哪块儿的材质是我最感兴趣的,这部分是建筑物本身所决定的。另外一部分就是我平时对于光本身,不管是从工具的层面还是技法的层面,平常我就比较爱看、爱琢磨这些东西,也经常在淘宝上买各种东西在家里做实验。其实也不单单是灵感,而是自己的一种判断和积累。

  

   

  

  Q:最难忘的拍摄经历发生在什么时候?

  A:虽然后来还有很多刺激、危险的经历,曾经在零下30多度夜间爬过整宿的雪山,在一个古城堡被安保巡逻直升机搜查过,翻过4米的墙头进入一个废弃法庭,雷雨天在70多米的纪念碑顶端差点被雷劈,在水位到大腿全是蝙蝠的地下管道泡过12小时,在满是冰面的建筑物里跪着拍过一宿等等。

  但最难忘的还是在保加利亚budzludzha。

  我在两年内前后一共去过6次这个地方,看到了它的每一面:白天,夜晚,迷雾,暴雪,电闪,盛夏,日出,日落。而到访的第一次是在夏末黑夜里的一个非常大雾的天气,一片黑暗中我知道它就在我眼前,可什么都看不见,黑暗形式的完完全全的空。到访的最后一次是在冬天白日下的一个暴雪天,一片飞雪风暴中眼前的纪念碑转瞬即逝,消失在一片天地相连的纯白中,白色形式的完完全全的空。

  很多人对于废墟遗迹最大的兴趣是它们背后所承载的历史,故事,政治符号等,对于buzludzha我的感情非常纯粹:抛开它身上所承载的所有的历史文化符号,在不同环境和时间下的美感呈现,建筑物主体散发出来的不朽的气息无比迷人,对我来讲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永恒”。

  

   

  

  Q:您觉得自己是一个冒险家吗?

  A:其实就我来说,我不是为了冒险而冒险。比如说,就废墟探险所谓的这个文化里面,里面有很多玩家,大家的目的其实不太一样。有的男性玩家,他们会非常享受这个探险的过程,这个过程他们觉得非常刺激。然后对于自己完成的事情也会很有成就感。如果是和这些人相比,我其实对这个方面的享受程度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如果我可以在床上躺着就直接把照拍了,那我也会挺高兴的。相对于冒险本身,我更享受冒险过后带来的美感。

  Q:您认为夜间摄影和废墟摄影中,团队协作所起的作用有多大?

  A:对于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毕竟从安全和体能方面的考虑,在进入的过程中需要别人的协作。但如果说光绘那一块儿,国外的有些相关的玩家,他们会有很多人,比如在一个大场景下,大家可以分别打光,这个对于我来说,我是不太能接受。因为之所以我喜欢废墟探险和夜间摄影,就是比较享受晚上没人打扰我很清静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一般就是两个人左右,最多最多是三个人,再多我就会觉得闹得受不了。一般拍的时候我需要一个模特,然后我来进行打光,这种两人组合对我来说是最舒服的。

  

   

  

  Q:国内您有没有推荐的废墟拍摄地呢?

  A:事实上,废墟探险无论是从安全还是法律法规的角度上看,都不是一个很稳妥的运动。因此我一直把它看成一个私人化的游戏,更多的就是在朋友的圈子里玩,无论是安全还是其他角度都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所以我一般都不在大众媒体上做官方推荐。

 

  Q:如果香港九龙城寨没有拆除,您会想去一探究竟吗?

  A:特别想!超级喜欢!我前几个月去长崎,那边有一个游戏厅,分了好几层,里面的很多场景包括一些老的物件都是直接从香港那边抠过来的。因为我没有看过真正的香港九龙城寨,去那儿的时候就感觉喜欢极了。包括80年代的电影《银翼杀手》,里面的很多末日感场景都是仿造九龙城寨。如果能看到真正的九龙城寨,那简直是不能更棒了。

  

   

  

  Q:就您的观察来说,您认为废墟摄影在国内的未来发展前景如何?

  A:我最早开始有意识地系统地接触这一块儿是2012年,从这三年来我自己的感受上来讲,对这个东西感兴趣的,包括媒体的报道,包括图书的引进,大众的关注度是逐渐升温的。大家对这块儿越来越感兴趣,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是什么。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就我现在感受到的,它是一个不断升温的状态。

  但国内整个废墟探险文化和国外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处于刚刚开始起步的阶段。香港和台湾有专门团体,大陆我没有听说过。相关论坛只有一个叫中国城市探险论坛,但里面内容比较少且粗糙。国内我知道的作品不错且相对深入的个人有一个叫怀特贼的,也是base北京周边,剩下我认识的和我一起玩的朋友基本还是住北京的外国人。

  另外,国内的废墟探险有一点弊端的就是,就我所在的北京以及其它国内我所知道的一些城市,相关的废墟遗留下来的,保存得比较好、比较美的地方,不太多。我们在经历的文革以及改革开放以后,拆的速度非常非常地快,大家对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不足。这一点和西欧的一些国家相比,他们明显是做得更好的。甚至东欧这方面也比国内保存得好,他们的发展速度没那么快,也没那么多新的东西需要建。所以相比之下,国内可供发展废墟探险的地方可能就比较有限了。

  

   

  

  Q:废墟摄影的领域内,您有非常特别喜欢的摄影师吗?

  A:Eric Lusito、Jan Kempenaers、Mark O'Neil、Benoit Paille、Markus Lehr

  (最后两个不是纯废墟摄影领域的)

  

  Q:您的职业的选择对于摄影生涯影响大吗?

  A:我毕业后就职于微软和阿里巴巴,从事用户体验设计方面的工作,现在在穷游网任设计总监。相关的点可能是作品中对美学的基本判断、构图、用光和设计中的基础美术规范彼此相通。以前工作与兴趣中的最大矛盾就是没有足够时间,不过现在在穷游,本身就是聚焦于境外游的旅行网站,也很鼓励员工出去玩。

  

   

  

  Q:除了摄影,您会尝试用其他的形式记录生活或旅行的点滴吗?

  A:不太多,最爱的还是摄影。

  

  Q:最近有新的拍摄计划吗?

  A:我9月底、十一的时候准备再去一次格鲁吉亚,以及亚美尼亚。我今年4月份过去格鲁吉亚,因为我每次去的时间都特别短,也就十来天,就根本不够,所以决定还是再去一趟。

  

   

  

  杨潇关于国外urbex网站的推荐

  关于urbex的基础性介绍:

  A Complete Guide to Urban Exploration

  http://www.terrastories.com/bearings/urban-exploration-guide

  以下是我经常上的国外urbex论坛和网站,供大家参考:

  http://www.urbanghostsmedia.com

  http://www.talkurbex.com/

  http://www.28dayslater.co.uk/ (uk)

  http://www.haikyo.org/ (japan)

  http://www.michaeljohngrist.com/ (japan)

  http://www.artificialowl.net/ (categories by locations)

  http://twistedsifter.com/2013/02/urban-exploration-with-chris-luckhardt/

  http://www.thebohemianblog.com/p/darmon-richter.html (east europe)

  http://americanurbex.com/wordpress/(america)

  http://www.urbanghostsmedia.com

  http://www.ratsnruins.com/(europe)

  http://detroiturbex.com/index.html(detroit)

  http://uexplorer.wordpress.com/2009/07/05/skee-station/ (based in Norway)

  http://general-kosmosa.livejournal.com/49955.html(ukraine)

  

  采访:周玥

  摄影:杨潇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