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摄影当作一种生活方式 专访摄影师詹田力
2015-08-07

 

 

  詹田力,成都满足视觉工作室首席摄影师,摄影爱好者。 

 

 

 

  (Q问题 A回答) 

    

  Q:您好,首先很感谢您能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请先介绍一下自己。 

  A:大家好,我叫詹田力,安徽人,在成都从事摄影工作已经六年时间,希望能与众多摄影爱好者一起探讨摄影。

 

 

 

  Q:请问是怎样的经历让您和摄影结缘的呢? 

  A:这个得从08年说起,当时刚上大二,因为自己性格方面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决定退学,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父母在思想方面比较开明,比较支持我的决定,于是我就找了一份摄影助理的工作,之后接触过很多类型的摄影,然后就一直干到现在。其实高中的时候就玩过摄影,不过只能算是小打小闹,那个年龄什么也不懂,只知道自己喜欢就想去做。可能这也是我之后决定从事摄影工作的一方面原因吧。 

 

 

 

  Q: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确实很幸运,那您在工作之外最喜欢拍哪些类型的照片? 

  A:街拍和摇滚吧。因为工作的原因会去很多地方,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会有新鲜感,就会拿着相机去扫街。就是那种没有目的性的拍摄,觉得一个画面有感觉就摁下快门。摇滚呢,其实在上学的时候就有一个摇滚梦,也想组织一个乐队,所以到现在就会很愿意去拍跟摇滚有关的东西,也算是弥补一些遗憾吧。 

 

 

 

  Q:那您在这几年的摄影过程中有印象特别深刻的拍摄经历呢? 

  A:肯定有的,我记得有一次在天津出差,拍的一张街拍照片,就是一张被植物藤蔓缠绕的栅栏,画面场景其实没什么特别。然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概两三个月吧,在整理照片修图的时候,才发现当时那张照片画面里,其实是有一个人像轮廓的,只不过是被栅栏上的藤蔓遮住了,他的目光透过藤蔓直视我的镜头,就是那种很警惕的眼神,到现在依然还记得那种眼神。我对这张照片印象特别深刻,在摄影过程中让你会有突如其来的惊喜,可能这就是摄影的魅力了。 

 

 

 

  Q:那在摇滚的场景拍摄方面呢? 

  A:其实摇滚一直都有拍,成都有很多音乐节,加上有自己喜欢的乐队,所以机会很多。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应该是与荷尔蒙小姐乐队第一次全国巡演的合作。那次前前后后去了十多个城市,拍了很多照片,后台忘我的排练,乐队表演的投入,被点燃热情的观众,青春、疯狂都很清晰地记录在我的镜头里。可能以前大部分都是在拍表演现场吧,那一次是全程跟拍,跟她们吃住都在一起,好多台前幕后的画面是以前没有捕捉到的。只能说是更深层次地理解什么叫做热爱吧,想把热爱的每一件事情做好都的不容易。

 

 

 

  Q:每位摄影师通过摄影表达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那在您看来,您想通过自己的作品表达什么呢? 

  A:这个其实我很难系统地给你一个回答,因为在我看来,摄影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就像有些人喜欢看书写字,有些人喜欢喝茶玩牌,摄影也是我的一种休闲方式,我不想我的生活方式被赋予某种特殊的意义。可能是每个人的性情不一吧,有的人喜欢拍一些人间疾苦的东西,可能他们想唤起人们心中某些东西吧。我不喜欢太严肃的事情,轻轻松松地拍照,过我自己的小生活,不想去改变什么。至于我的作品能给别人带来什么,这可能就算是惊喜吧。

 

 

 

  Q:好的照片、拍摄场景可能随时会出现,您是怎样抓住这样的时机,又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呢?那如果拍摄时画面场景变化太快,该如何处理? 

  A:首先,我觉得摄影是一件很主观事情。每个摄影师对画面的感觉不一样,都会有自己的判断,都会在脑海里想象着自己想拍的画面,有着一个模糊的框架,当时机成熟的时候,自己想要的画面就会在自己的相机里了。还有就是你得喜欢自己拍摄的东西,只有你感兴趣了,你才能真正地去理解你想要拍摄的东西。相对来说这点是比较重要的。至于画面变化太快的情况,如果准备工作做好了,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实在是错过了,那就不拍,相信还会有机会再拍摄。

 

 

 

  Q:您从事摄影工作已经六年时间了,说说自己现在在摄影创作处于哪个阶段,近期有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 

  A:现在的自己,应该是处于模仿的阶段吧。自己的作品想要有很高的辨识度的话,还需要时间来淬炼我的拍摄技术。目标的话,我和朋友一起开的工作室马上就开始运作了,长期规划确实没有太多,但肯定是要做好做强的。至于摄影创作方面,就像我刚刚说的,我还是会把摄影当作一种生活方式,一直就这样拍下去。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人能认可我的作品,所有的人应该都希望被认可,我也不例外,我也很享受被人认可的感觉,就像厨师被人称赞做的菜好吃一样,这也是我继续进行摄影创作的动力之一。

 

 

 

  Q:有自己喜欢的摄影师吗?或者其他的艺术作品? 

  A:平时喜欢看电影,最喜欢的导演是香港的彭浩翔,他的电影作品让人觉得很舒服,无论是剧情陈述、拍摄角度、画面的后期制作都会让人有种很自然的感觉,觉得就是用不太严肃的方式说一个故事给观众听。摄影师的话,喜欢罗伯特弗兰克和日本的植田正治。前者以一本影集《美国人》改变了现代摄影的方向,是非决定性瞬间的提倡者,通过极其随意的眼光观察这个平凡的世界,以表面上看去不经意的一瞥融入摄影家对人生的独特见解。植田正治的作品辨识度很高,属于超现实手法一类,他在上世纪中期拍摄的作品即使放在今天仍然很前卫。他的作品真的令人很震撼,无论结构分离、疏离的人物布置的超现实感还是透视消失的空间的超现实感,都能让人感受都非常浓郁的艺术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