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煜 用手机记录生活的美
2015-07-17

 

 

    张煜,教育工作者,摄影爱好者,专注于手机拍照。

 

    (Q问题 A回答)

    Q:我看您许多网络ID都是“张内咸”,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A:因为我大学的时候,在网络看到一个学生导演,叫张内咸。他说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内咸就是去掉口字旁的呐喊,无声的呐喊。我就觉得挺有意思的。而且我特别喜欢鲁迅这个作家,正好《呐喊》是他的小说集,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

 

 

    Q:开始对手机拍照感兴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之前有没有摄影的相关经验呢?
    A:去年八月份买了一台iPhone5s ,然后就开始尝试拍照片。之前用的是一个iPhone4,那时候也会有拍,但是还没有什么摄影的概念。后来,买了5s过后会开始更加关注,更多地去注意拍这些东西。

 

 

    Q:您平时发布到网上的照片都是手机拍摄的吗?也会用其他器材吗?
    A:全部都是用手机拍的。后面因为有些网站会发我的照片,学校里知道后也会把学校里的单反给我用,拍一些领导来视察时的照片。之前是没有用过单反的,但是我后来用来用去还是觉得手机好用。所以一直没有在网上或者APP上发过相机拍的照片,都是手机拍的。


 

    Q:您平时常用的后期处理软件有哪些?
    A:软件我就用一个叫VSCO的软件,还有一个就是苹果iso8.0自带的编辑功能。我也用过Lofter上有人推荐的软件。可是我用不大习惯,所以后来还是用这两个。

 

 

    Q:您觉得相比于其他摄影方式,手机拍照更吸引你的是什么呢?
    A:我觉得手机拍照最主要的就是方便,只用打开相机功能,随时随地都可以拿出来拍。还有就是,手机的可以自动对焦,ISO值什么的叶都可以自动设置,不用像单反那样还需要手动调节。然后现在iphone的连拍功能,一秒钟可以连拍10张左右,很多抓拍都可以抓拍到。

 

 

 

    Q: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会用手机照相,但您的照片似乎特别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您认为自己的作品最特别的是什么呢?
A:我生活在一个南方的小城市,叫衢州,在浙江最西部。然后我拍的东西都是生活中的,比如我上班的时候,就会多拍拍孩子;下班的时候,或者要去哪儿办什么事,办完事就会拿着手机去周围转一转,去找找素材。我觉得我拍的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贴近生活,看到就像是发生在身边的感觉。我也会在网上看别的摄影师拍的照片,他们拍大城市、很宏伟的建筑,摩天大楼,或者从上往下的鸟瞰街景。有些时候觉得我们这个小城市没东西拍,拍不出他们那种好宏伟、好漂亮、好棒的照片,让人一眼就有“哇”的那种惊讶感。但是,后来觉得身边的东西,其实拍拍也是挺有意思的。
    之前我在LOFTER上发了一篇文章,就是说我看到他们拍极简的摄影师,他们拍出来的画面都很漂亮。但是我这方面就好像是空白一样,从来没有拍过这样的照片,我就感慨了一下。后来一个粉丝给我留言说,真正极简就是画面很少的东西,就能讲出个故事,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好像有了一点恍然大悟的感觉。

 

 

    Q:您是如何学习构图运用的技巧的呢?有没有什么想法可以和大家分享?
    A:构图的话,最近这几个月拍会比较注意黄金分割这些原则。但是后来发现,自己以前拍其实也是类似于这样的比例。从一开始拍照的时候,比如我要拍一个人,就不会把他拍到正中间,就会自然而然地把他放到画面左边或右边。那时候大概是凭感觉吧,把它放在比较好看的位置,所以后来就没有刻意去注意这些东西。不过现在修图的时候,iphone的编辑功能会有分割线,会把画面切割成九个小方块,就可以自己去找那个点。

 

 

    Q:您对于手机摄影的发展前景怎么看?
    A:我觉得手机摄影参与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人们的水平也会相应提高。最终受益的应该是我们大众吧,这对人们的审美、美学素养是一个提升,因为摄影毕竟是一个记录美的东西。

 


    Q:虽然我们说现在手机拍摄功能的发展很快,但是它仍然有许多不足:比如噪点问题等等,您在拍摄过程中是如何规避这些问题的呢?
    A:确实是,比如苹果800万的像素,如果是光线不好的话,就会噪点很多,画面不清楚。所以我拍照片都喜欢在有太阳、有阳光的时候,这样拍出来画质会好很多,图片大小也会比较大,有的会达到3M、4M左右。

 


    Q:现在手机摄影非常流行,有的人上菜之前必定要先拍一张才动筷子,有的人看风景是在手机屏幕取景器上看。对于这些社会现象,您有没有什么看法呢?
    A:我觉得,如果说你去吃料理,你觉得这个盘子,或者这个食物很美,你可以拍下来,就像那些美食摄影家那样。但是,如果说你每次吃东西,或者干点什么都要拍下来,可能就过头了一点。然后去到有风景的地方,从我个人来讲,也是先看风景,如果觉得风景很美,然后会掏出手机。但是要是举着手机看风景的话,那就失去了那种你为什么去旅行,为什么去欣赏它的意义,失去了初衷。

 

 


    Q:那您现在的状态是不是每天都手机不离手呢?
    A:我觉得都有个过程,以前有段时间就是这样。去哪儿都有带着手机,经常都拍到手机没电,或者手机内存不足,然后在LOFTER上坚持每天发一到两张照片。但是现在好像不会特别强求自己,如果看到好看的就拿出来拍两张,否则就不拍了。而且现在是暑假,我在教小朋友游泳,上完课也就晚上了,所以就没有很多时间出去拍照。但是肯定不会隔太久,我还是很勤奋的。

 

 

    Q:就您个人来讲,您觉得摄影方面,是感觉和天赋比较重要呢,还是后天的技术比较重要呢?
    A:这样说可能有点自负,但是我觉得摄影来说天赋是要靠一点的,我拍照一定程度上是自己的感觉、想法或者情绪。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勤奋的摄影师,你也可以拍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摄影作品。

 

 

    Q:您觉得您的职业对平时的摄影有哪些影响呢?
    A:我是一个小学体育老师,我觉得作为一个体育老师,和小朋友接触得会比较多,而且我就从小就喜欢孩子那种,就和他们比较能玩到一块儿。所以有些时候有想法,或者是需要他们为我摆拍的时候,他们就会很乐意。抓拍的话,我就说“哎,小朋友你再玩,继续玩这个游戏”。他们也会很尽兴地在镜头面前表现,和我不会有那种距离感或是生疏感。所以我拍孩子可能会拍得更真一点。应该说孩子在我面前都是真实的流露吧。特别是农村的孩子,因为我也是农村的孩子,我有一段时间在农村支教,我拍了很多都是农村的孩子。

 

 

 

    Q:您曾经说过,您拍的照片都是自己生活和工作中的场景,那您是否会担心有一天会拍到不知道要拍什么?
    A:我的确担心过,担心没有东西拍了。如果说对于摄影我有什么担心的话,这大概就是我最担心的吧。

 

 

    Q:现在拍照对您来说除了是个人爱好,还有别的更深层次的意义吗?
    A:有,很多时候会是我个人的一个情感、内心的表达,或是情绪的表达。

 

 

    Q:您从摄影中得到的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
    A:找到了内心的表达方式。

 

 

    Q:我对您的一张照片影响特别深刻:大山里,一个小男孩仰头看着旁边一棵大树。可以跟我们讲一下照片背后的故事吗?你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受呢?
    A:那个孩子是住在村里的,他们一群人放学以后都要先经过橘林、小道、田埂,我就跟着他们,当时我一开始是这样构思的:他们一帮小孩子,穿着很旧的鞋子,就拍他们的小腿部分,一群小孩子回家的影子。我后来发现拍得不好,拍不出那种感觉,就准备回去了。结果转回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儿,我就叫他“小朋友等一下等一下。”我陪着他走了一段路,然后看到一棵长在河边的大树,我跟他说,“你看这棵树好大啊。”他说是啊,然后就仰着头看那棵树。我看到那个场景后就说,“你站在那里不要动啊,我给你拍两张照片。”然后我就一直退一直退,退到了小河边,拍了几张。当时拍了过后,其实我觉得就是废片,因为完全过曝了,天空也非常白。后面我用VSCO修这张图,然后发现画面很多都可以还原回来,我觉得很神奇。调完以后,觉得就是我当时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无论是光线,还是树的颜色,都完全是我当时看到的样子,所以就把它发到了网上。

 

 

    Q:您现在在LOFTER和微博上也积累了一些名气,那以后有没有考虑走职业摄影师的道路呢?
    A:应该不会。一是我不会用相机,当然这可以学。二是我的本职是体育老师,我在这份职业上还有理想要去实现。

 

 

采访:周玥

摄影:张煜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