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是最真实的生活 专访摄影师万能庆
2015-07-03
 
 
Q:你好,万老师,万能庆这个名字是真名吗?? 
A:呃,不是,真名叫刘庆,这个网名不过是个恶作剧罢了。
 
 
 
Q:什么恶作剧? 
A:原来的某个时候,我在的部门有四个人,后来走了一个,当时我没有说话,挤一挤发现工作还是做得完嘛,后来……到后来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然后还经常帮其它部门打杂,有同事说你简直就是“万能”的,于是我就把这名字一直盗用了。
 
 
 
Q:摄影也算是打杂的一项? 
A:一开始是。
 
 
 
Q: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
A:网上说“摄影穷三代”,我估计就是第三代了,正式开始是04年吧,毕业后用头两个月工资换了台尼康4500,之前用的都是“穷二代”的,海鸥、珠江、奥林巴斯什么的,不过都是胶片,时不时才会按两张。
 
 
 
Q:什么时候开始街头摄影的?
A:应该是三四年前,最开始是拿着相机在街上到处晃,跟陌生人聊天(我属于那种随便跟个陌生人都可以聊上半天的那种)、拍照,后来才知道这东西叫街头摄影,然后看了看网上街头摄影的照片,发现这是我喜欢的类型,就一直拍到现在了。
 
 
 
Q:意思是之前还拍过其它类型的摄影?
A:嗯,走过不少弯路,开始去拍鸟,然后拍舞台,拍人像……直到走到街头摄影这里,我才觉得算是找到了方向。
 
 
 
Q:对街头摄影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A:街头是最真实的生活,没有人会去摆布街头的每个人。他们在哪里,干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拍与不拍,从哪个角度拍,不过是拍摄者个人的态度,个人的意识,一万个摄影师有一万个街头,就算两个街头摄影师一起走,他们要拍的东西也不尽相同,我喜欢这种不确定性。
 
 
 
Q:接触街头摄影以后你有没有什么变化?
A:风格一直都在变化的,之前我比较喜欢突出的主体,比较关注个人的行为,比较关注单个个体,后来慢慢的比较关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人与周围的环境,构图也复杂起来,焦距也越用越短,但基本上还没有到28mm以下,个人觉得过于强烈的视觉冲击只能带来一时的新鲜感,失真似乎并不是街头摄影需要的。其实街头摄影于我还有另一层意义——找到我在这个社会中所处的位置,并且学会如何正确看待它,这对我来说似乎比摄影本身还要重要。 
 
 
 
Q:能不能分享一些街头摄影的技巧?特别是在国内。
A:呃,这个东西,太多了吧,我估计几天都说不完。挑几条最实用的来说吧。第一条,光明正大的先拍,你在街头拿着一个照相机,谁不知道你是要拍照的,偷偷摸摸的反而有偷拍之嫌,为什么说要先拍,因为在国内你要是先征求被摄者同意再拍,那你的照片起码要少一半,而且你会不厌其烦的回答这几个问题“你拍来做什么?你是做什么的?这有什么好拍的?”等他们盘问清楚了,你要的场景和表情都没有了,你半天口舌换来的只能是一张很生硬的肖像照,我觉得举起相机就像是打招呼,表示我要拍你了,如果被摄者有反应,那我们就聊聊,不管是要求我删除照片还是要求我再来一张,或者是让我把照片发给你,都可以,只要你提出要求,我都尽量满足;第二条,是关于心理的,在中国这种内敛的国家,其实走上前要求你删照片和让你举起相机一样需要极大的勇气;第三条,使用手动对焦,练习估焦。
 
 
 
Q:你在街头拍摄的时候一般使用什么器材?
A:开始用单反比较多,现在富士X100系列用得比较多,偶尔也会抓起小数码或者手机就开拍,基本上是哪个顺手抓哪个。只是原来喜欢用50mm,现在用35mm更多一些,因为想容纳进更多的东西。 
 
 
 
Q:最近看你发了一组《中国式碎花花》,怎么想起拍这个题材的?
A:拍这个题材完全是偶然,取这个恶俗的名字也有点玩笑的味道,一天陪夫人买菜,菜市场中年人很多,满眼都是碎花花,然后一路走下来发现只要在视线范围内,就至少有一个穿碎花衣服的中年女性,于是开始关注,顺便也整理一些之前的照片,看有没有和这个题材有关的内容,其实平时我采访别人,也顺路偷师求学:比如专题摄影我就是跟冉(玉杰)老师学的,归纳整理则是从袁(蓉荪)老师那里学到的。照片整理出来以后,我几乎每一次看都会产生新的问题,这些碎花从哪里起源?为什么选择这些图案?何时开始流行?这些照片真的能代表什么吗?年轻人也要穿碎花,但为什么中老年人特别多呢?于是找了历史和服装专业的朋友,都没有答案,他们说没人来研究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东西,潜台词就是说我闲得太无聊。而对于图片的解读也很好玩:有朋友说从图片看到身材走样的中老年人觉得自己也要变成这样有点悲哀;有朋友说隔代带娃成了社会普通现象;有人说中老年人是随地吐痰的主力人群;有人说看到这个就想起广场舞和菜市场的大妈,想着就心烦;有人说底层妇女大多这个样子……无论如何,我很高兴,我喜欢不同视角的街头,更喜欢能带给人不同解读的照片——你骂我都行,就是别闷着不吱声。
 
 
 
 
Q:有没有喜欢的摄影师?
A:Alex webb!绝对的!因为我的世界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注:Alex webbb曾经在一次访谈中说到他拍摄层次复杂的照片是因为随着年纪增长,所经历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
 
 
 
Q:现在四川或者成都的街头摄影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A: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华西的刘陈平老师在陆续整理十多年前的街拍片子,很有意思,其它的就不是很清楚了,欢迎大家邀约我一起扫街。
 
 
 
Q:最近有什么打算?
A:想尝试下带着街头摄影风格的时尚人像;另外,想去印度或者伊斯坦布尔,那里的色彩太让我着迷。
 
 
采访:周玥
摄影:万能庆
责任编辑:赵阳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