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影像沉淀历史与文化 专访当代摄影家袁蓉荪
2015-06-03

          袁蓉荪近照 2014


  袁蓉荪 四川当代摄影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签约摄影师。此番我们相约袁老闹市中的阳光茶房,共叙摄影家常。

 

  蜀人俗事

 

 龙舞古郪江


邛崃桃花滩庙会

 

 西来镇老传统


  周子古镇悠悠然


  青神县乡村老相馆


  中山古镇老街市


 

  袁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四川网络广播电视台与四川省摄影家协会网共同主办的四川摄影栏目的专访。看完你拍摄的《空山》,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当初是怎么想到要去拍摄古代石窟的?

  袁蓉荪:今年已是我拍巴蜀石窟的第十个年头了。2005年一次行走乡间古道的探寻之旅,豁然洞开:一龛龛在荒山中长满苔藓的古代石刻造像吸引了我,石像虽风化残损,端庄慈祥的微笑隐约可辨,石板路上积水的马蹄印无言诉说佛与众生千年的故事,灵动山间,似一阵清新的风吹过,就此萌发寻觅拍摄石窟的念想。

  石窟造像艺术,是一部开凿在石头上的史书,集宗教、建筑、服饰、雕刻、人文历史于一体的恢弘篇章。我醉心于摩崖石窟千年风蚀的道道石纹和斑斑石花;石刻上残存的朱砂、石青等矿物质颜料历经岁月洗礼的迷人光彩;盘根错节的古树和慈眉善目的菩萨一同呼吸旷野的清新空气;特别是那些穿过浩瀚历史风尘的石刻造像端庄静穆神态,千年不变,使人入迷。遂一发而不可收拾,开始系统研究拍摄巴蜀石窟。这些年走遍了巴蜀大地,不论深受文物保护的石窟群,或荒山野岭散落民间的石窟之地,都跋涉前往,唯恐遗漏。拍摄石窟造像不仅为佛像本身,更是留存这过往历史。石窟千年,人生有限,延续千百年信仰传统的老人慢慢故去,留存不断消失的历史背景下千年石窟的影像,连接巴蜀石窟文化的人文历史,记录下这段活态的历史。我觉得,人类文明的衍化进程中,信仰与宗教意味的图本,不仅是人类文明的起源,更是文明发展的重要推力。心灵的崇敬,并非宗教的崇拜,而是对人类文化和文明的虔诚。

 

  现在那些石窟怎样了?

  袁蓉荪:这几十年的变化,可以说比过去千年的变化还大。首先是文革破四旧,许多地方珍贵的唐宋石刻敲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信仰教育缺失与全民经济潮,使难有畏惧之心的歹徒挺而走险,疯狂盗取;幸存石窟大多成为旅游景点或文保单位,围墙圈起,百姓迁走。佛像菩萨千百年来在田边地头注视众生,百姓耕田犁地祥和生活的情景,已成往昔。

 

  佛窟背后也会引出很多民俗的东西,就像是它们背后的故事?

  袁蓉荪:对的。自幼受传统文化影响,一直关注历史文化题材,如非遗传统手工、古镇民风民俗、历史文物遗迹等等,这样自然中,石窟艺术进入我的视野。中国石窟艺术由北方进入巴蜀大地,其辉煌却是唐宋时期的巴蜀达到鼎盛,自古就与这方水土一方人有关。这里的石窟也不仅仅是佛窟,还有许多道教、儒教的,以至儒释道三教并存,这显示巴蜀社会文化现象丰富多样。他们的生活一部分依赖于这些传统文化的支撑,石窟融入他们的生活、劳动,这些都会有内在的关系。

 

  山崖上的风景

 

丹棱·郑山唐代石刻 2011                                 


  蒲江·佛儿岩唐代石刻 2012


   大足·千佛岩唐代石刻 2011


   潼南·千佛崖唐代石刻 2012


  大足·三清古洞宋代石刻 2010


  

   安岳·华严洞宋代石刻 2009                                    

 

  纪实摄影和人文摄影是两个范畴还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从你这么多年的摄影经验来看,如果一个摄影师要开始纪实摄影这条路,应该注意哪些?

  袁蓉荪:纪实摄影和人文摄影是一个范畴两个说法。纪实摄影是有关人或人文的摄影,解释人与环境,人与社会活动间相互关系,其本质是人文摄影。人文,是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现象,人文主义也是一种世界观。生活中的人、人性、人的历史、人感知的各种文化现象的写照,就是人文摄影。这两者没法分开,我们也不要非得下一个很准确的定义去界定它们,只是看你从什么主题哪个角度切入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我们做任何事情包括摄影都要三思而后行,想好为什么拍,再说怎么去拍,不能盲目跟风,别人拍古镇你也去拍古镇,人家去拍手工作坊你也去凑热闹。做文化影像,一定要沉得住气静得下心,浮在面上,成天闹热成不了事情。

 

  说到主题,街头摄影似乎就没有明确的主题?

  袁蓉荪:无为而为,看似没有主题,但却又有主题。街头摄影对象是街头的人间生活百态,根据关注点不同可不断细分架构,拍得越多,认识得越深刻,积累叠加多了,主题自然脱颖而出。街拍一定是要多看多拍,眼明手快,才能及时捕捉自己感兴趣的转瞬即逝的影像,既要有娴熟的技术手段,也要有生活经验的积累,有经验就可预判可能出现的精彩瞬间。

 

  不知道您现在除了摄影师还有没有其它的身份?

  袁蓉荪:曾经专业学习美术,后来做过展示、舞美、包装、装修等设计工作,虽然我1985年就是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但在2005年以前,一直把摄影作为业余爱好,以摄影为绘画和设计工作拍摄资料、素材,摄影也是调剂工作与生活的重要方式。想着人生的短暂,觉得该做点自己喜欢的更有意义的事,为自己而活,这之后,我就不再从事固定工作,潜心文化,专心摄影。起初靠过去的经济积累,逐渐稿费、图片收入成为一个经济来源,真正算是一个自由的职业摄影师。

 

  现在摄影潮流波涛汹涌,不少的业余爱好者准备投身到职业摄影师,尤其是在获得一些摄影比赛的奖项后更加跃跃欲试,对此你怎么看?

  袁蓉荪:不可否认,大多摄影人都有这个过程,我在80、90年代也参加一些摄影比赛展览。比赛如检阅,获得奖项可看着一个阶段拍摄的肯定,增加信心。但切忌不要太看重比赛获奖,因为获奖成果往往是一时而不是一世的,获奖的因素很多,没有获奖不一定不是好作品,同样,获奖了不能说明作品有多了不起。应当注重你拍摄的东西是否是你内心沉淀的,是不是你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职业摄影这条路一直很艰难,现在更加困难。我建议年轻人先去做好自己的专业或本职工作,喜欢摄影,且先作为一个爱好,在工作事业及生活有了一定基础,思想心智也成熟之后,再认真考虑怎样把摄影爱好发挥出来。

 

  佛影梵心

 

  大足·宝顶山 2010


 安岳·茗山寺 2009


 安岳·茗山寺 2009


  安岳·卧佛院 2009


  夹江·千佛崖 2010


  内江·东林寺 2012


  营山·透明岩 2011


  蓬安·石佛沟 2013


   丹棱·刘嘴 2011


  安岳·卧佛院 2008

 

  历史与文化需要沉淀,而现在最火的却是社交网络,人们总是希望在第一时间把当时拍摄的画面传递出去,摄影的快与藏,对于这两者,你怎么看?

  袁蓉荪:这个不一而论。突发新闻、即时情绪表达,就适合及时地展现给观众或分享给朋友。如果是一个长期关注的题材,需要一定的厚度与跨度,就要深入思索反复咀嚼的积累,这就得慢,沉淀后的厚积薄发。

 

  虽然我们轻视器材,但我们也没法避免地要说到这里,胶片和数码,大中小的画幅,各有所长,出门总得带上件称手的兵器,你的选择依据是什么?

  袁蓉荪:以拍摄需要来选择器材。我使用的器材有林哈夫4×5页片机、612胶片机、数码单反包括微单,每次出行会根据拍摄需求组合器材。前年去西藏阿里、新疆南北,40多天高海拔、高强度拍摄,我还是带上林哈夫拍胶片,因为这旅程中有我觉得胶片拍摄的价值;如是一个普通选题报道,带上数码单反相机足够了;而去年独行法国、意大利博物馆1个月走走看看,专门买1套微单出行,轻松方便,馆里或街拍也不引人注目;现在一些活动,带上手机了事。相机就是工具,顺手好使就OK。

 

  在完成一个专题的时候,是否会出于统一风格的考量而使用相同器材呢?有人说一个专题只能用一种器材。

  袁蓉荪:确实有这说法,也有这样做的,我认为不一定这样绝对,除非影像成像形式本身就是重要特点,比如湿版影像、大画幅超景深这些,一切还以表现力来决定。

 

  是否有考虑在拍摄照片的同时拍摄视频?

  袁蓉荪:目前没有考虑。偶尔我拍视频是作为工作资料,就算花絮吧。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要学会放弃,有舍才有得。但是,也不否认在当下, 视频独特的表现形式和表现力,够精力也可以尝试。

 

  对于资料的保存和管理,有没有经验和大家分享?

  袁蓉荪:历经艰辛的拍摄得来不易,让它们安全、有序的收纳保存,是摄影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对于胶片来说,要注意避光防潮,用专门的袋子分门别类地放进恒温防潮柜。数码文件则分类建档储存在外接硬盘里,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储存时一定要备份。

 

  感谢袁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期待您新作品的呈现。

 

  采访:刘庆

  摄影:袁蓉荪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