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却从不把幻想放过 专访摄影师朱峰
2015-05-29

 

  朱峰,独立摄影师,1985年生人,现居北京,个人网站zhufengfoto.com。

  

  (Z:朱峰 L:罗雯)

    

  L:首先非常感谢您能抽空接受我们的访问,可以谈一谈,摄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Z:摄影对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让自己用不同的方式去发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L:请问您对于摄影器材有没有什么特别执着的追求呢?

  Z:器材对我而言就是工具,顺手的、轻便的就可以。出门我会带两台,一台傻瓜,一台是旁轴,当然都是胶片的。

 

 

  

  L:为什么对胶片情有独钟呢?

  Z:胶片摄影比数码摄影拘谨,可以学会懂得取舍;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成就感,当自己把底片冲出来后拿在手里的心情,激动和满足。

 

 

  

  L:原来如此,曾经看到你分享一系列手机摄影作品,手机与相机相比,特别之处在哪呢?在您看来,它有哪些有缺点呢?

  Z:手机现在算是当前最流行的摄影方式吧。如果说手机的优势,那就是隐蔽性非常好。没有人会对一个拿着手机的人有防备心,相机这点会不同,就算是傻瓜相机也会有异样的眼光来对待。

 

 

  

  L:你曾经分享过贾努兹·卡明斯基的一句话:“如果你看不见或意识不到画面上的颗粒感,你就体会不到电影的魔力。”你怎样看这句话呢?它对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Z:颗粒感是胶片与生俱来的,一个失去颗粒感的照片,那就是数码了,很多人都不喜欢粗颗粒,我正好相反。

 

 

  

  L:可以谈谈偏爱粗颗粒的原因吗?

  Z:喜欢就是喜欢,从心底的一种喜欢,并且我的照片需要这些粗颗粒才完美。

 

 

 

  

  L:好的,在你的作品里,似乎能看到植田正治等日本摄影师的影子,这些日本摄影师对你风格的形成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Z:植田正治、山本昌南、川内伦子都是我非常喜欢的摄影师,自由,随性,简单,大胆。但我并不想成为他们的影子,当然我还在找寻我自己的路,以我自己的方式来对待我所看到的东西。

 

 

  

  L:在找寻自己风格的过程当中遇到过怎样的困难呢?

  Z:最近就遇到这样困难,时常自己走在路上不知道拍些什么的时候,我会用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来度过这困难:就是瞎拍,不管好坏都拍下来,所以现在导致我还有很多胶卷没有冲出来。

 

 

 

  

  L: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在你的摄影作品里,黑白摄影偏多,你认为黑白两色是如何展现我们面前这个色彩万千的世界的呢?黑白摄影最大的难点在哪里呢?

  Z:从黑白中找寻色彩。我喜欢黑白,就像小时候看的黑白电视,永远回味无穷。一直我都觉得黑白比彩色容易很多,所以,2015年开始慢慢用彩色负片拍一组片子,名字叫冷记忆。

 

 

 

  

  L:可以详细谈谈这个计划吗?

  Z:“冷记忆”是我2015刚刚开始拍摄的一组用彩色负片为主的照片,打算用两年时间来完成,风格没有固定,当然也是我的一种新挑战吧。(至于)为什么叫冷记忆,我认为记忆是凉爽的。

 

 

  

  L:未来对于摄影有什么打算呢?

  Z:继续坚持用胶片拍摄,直到胶片从此消失为止。再以后完全没有想过。

  L:好的,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和您聊得很愉快,非常感谢!

  

 

  

  采访:罗雯

  摄影:朱峰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