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路上 专访摄影师王鹤
2015-04-29

 

王鹤,面包旅行特约摄影师,环球旅行者,专栏撰稿人,现居成都。

(W:王鹤 L:罗雯)

 

L:首先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们的专访,能跟大家介绍下自己吗?

W: 一枚身患重度强迫症的风光摄影师,纪录片导演。喜欢在旅途中结识各式样的人,如果爱上一个地方,就会无休止的往复那里。对户外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正计划攀登海拔7509米的慕士塔格峰。

 

 

L:请问是什么促使你走上摄影这条道路的呢?

W: 我非常喜欢旅行,喜欢感受不同地域当地的生活。而每一次旅行都是我的美好记忆,我希望我能将这份美好记录下来,让自己可以时常回味,也能将这份美好分享给他人,唯有摄影可以完美记录下我看到事与物,记录下我的情感,记录下那一个个不平凡的瞬间。

 

 

L:在摄影的过程中,一路走来,有没有什么人对你产生过重大的影响,是你特别想感谢的呢?

W: 一路走来,不得不感谢的是父母对我的支持,从最早的资金支持给我购买了第一台单反,让我走上了摄影之路,不久后我赚到了第一桶金,到后来毕之业后事业上的支持,没有他们的理解,我就不会在这个阶段走上摄影之路。

 

 

L:对你而言,摄影的初衷是什么呢?

W: 发现美,记录美,同时,如同作家将自己的情感写进文字之中一样,摄影师也会将自己的情感融入到每一张相片中,让每一个瞬间都赋有生命。

 

 

L:把摄影当做职业,曾遇到过什么困难吗?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呢?

W: 摄影作品往往代表着一个摄影师的水平,而摄影作品的积累与提升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并不是选择去走这条路就能立刻赚到钱,要花很长时间,要忍受很大的压力去坚持你的信念,不要改变你最初选择它的态度,不能将相机当成你赚钱的工具,我想,如果你真心喜欢去拍摄的话,一定可以做的更好的。

 

 

L:许多摄影师都对器材和技巧有着狂热的追求,但有的人又认为其实作品的好坏在于拍摄的内容,拍摄对象及展现方式别有新意的话,哪怕是一部手机也能拍出好的照片,你怎么看呢?

W: 我是很同意这个看法,一张照片的好话不在于画质的好坏,而是你怎样去表达你所看见的事物与感受,是你操控相机,而不是相机操控你。而且,现在的手机画质并不差,手机里的后期App也越来越多,相信手机很快会成为以后职业摄影师手中图片输出的主要工具。

 

 

L:你的作品《神山之眼》刚刚从来自全球43个国家的一万多份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由美国摄影协会举办的PSA国际摄影大赛绶带奖,这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W: 每一次参加比赛都是一个学习、提高自己的过程,当比赛成绩较之前有所提高时,都是对上一个阶段你努力的肯定。所以我拿到了绶带奖,并不说明我拍的好,但这会让我更加坚定之后的路。

 

 

L: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你认为,静默的自然是如何打动人心的呢?

W: 就是这大美而不言的大自然,才是最能打动我的,这也是我喜欢户外运动的原因,像徒步、登山这样的运动我感觉是最能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完美融入的,而当你有了一份情感之后,你才能拍出更有故事的照片,才能更热爱这个世界。

 

 

L:据你的拍摄经验而言,拍摄人像和风光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呢

W: 其实我觉得广义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都需要与被拍的对象有「感情」上的交流,比如你与大自然的交流,你要去体验你所在自然中的感觉,人类对于大自然是渺小的,我们是需要像大自然致敬的,而人像的拍摄更是如此。狭义上来说,人像对于人工光线的要求要相对于风光所需自然光的要求更为复杂多变, 点是人像摄影师不得不忽略的问题。

 

 

L: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你首先会观察留意的是什么呢?

W: 我会去当地生活气息浓重、游客少去的地方去观察当地人的生活,作为一个参与者而不是观察者,我喜欢有生活的地方,有生活才有故事。

 

 

L: 在目前去过的地方中,哪一个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呢?是什么特质使它在你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W: 我所去过的地方中印象最深的就是四姑娘山了,而且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过去,很多人就问我,你一次又一次去四姑娘山,不烦吗?我总告诉他们,我的户外之路是从这里开始的,而且这里有让我爱上户外的人。他叫尔甲,他是我第一次去登山的时候相识的向导,在他的帮助下,我成功的登顶了四姑娘山的大峰,也与他这个纯朴的藏民登山向导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们之间还有许多故事,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分享给大家听。

 

 

L:会一直坚持行走,坚持拍摄下去吗?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呢?

W: 当然会一直坚持下去,拍摄下去,毕竟摄影现已是我人生中的一部分了,需要我与相机一起去完成的事情还有很多。接下来今年的环球旅行就要开始了,韩国、摩洛哥、尼泊尔、日本都是接下来的目的地,希望可以拍摄到更多不平凡的瞬间。

L: 好的,非常感谢,祝您今后旅途愉快!

 

采访:罗雯

摄影:王鹤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