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沉醉的夜晚 专访摄影师Friendchen
2015-04-17

 

 

  Friendchen,二十一岁,自由摄影师,喜好黑白摄影,四川传媒学院新闻系毕业生,现居成都,创办公众号“春风沉醉的夜晚”。

 

  在成都春日的夜晚,我与Friendchen进行了一次对话。

  (C:Friendchen L:罗雯)

 

  L:你好,首先非常感谢你能抽空接受这次专访。对你而言,摄影意味着什么呢?

  C:后盾,是精神内核和说话的另一种方式。

 

  

 

  L:那么,为什么选择摄影而非其他形式作为自己的表达方式呢?

  C:是和世界更直观的反应吧。它更为纯粹。

  L:说到直观和真实,一般而言,我们认为通过镜头呈现的是一种真实,然而对于摄影而言,有的时候摄影师会根据自己的理解运用一些技巧,从而达到一种特殊的效果。这种真实是摄影家眼中的真实,你认为,摄影和真实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

  C:就是通过光学或者化学的方式,在第一时间和世界外在产生关系。成像。摄影和真实,我觉得是有选择性的真实。我要看什么,我需要看什么,就会去选择。利用摄影技巧去呈现自己的选择。而且摄影从来都没有单一,内在或者原始的意义,都是人为地选择的。

 

 

 

  L:好的。那么,你认为你和摄影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苏珊桑塔格曾经说:“拍照与世界的关系,是一种慢性窥淫癖的关系,它消除所有时间的意义差别。”你怎么理解这句话呢?

  C:首先,我和摄影的关系,就是一个身体延伸器官,或者就是一个情绪的容器。

  慢性窥淫癖我理解为就是摄影记录的作用。就像在工业时代产生的摄影一样,它被当做一种快捷的工具存在。消除和时间的意义差别,是摄影本身有建构世界和重置时间的作用。摄影是现代主义的产物,错置时间的空间,还能打破传统叙述方法的线性结构。

 

 

  L:当初是怎样走上摄影这条道路的呢?

  C:一开始是玩胶片LOMO,觉得比一般照片有意思,后来真正走上这条路是因为自身喜好吧,喜好电影,喜欢视觉化的东西。

 

  L:有思考过摄影在不知不觉间对你产生过哪些影响吗?

  C:审美意识的提高。还有就是在潜移默化之间觉得会很需要摄影,我需要一个表达和宣泄的出口。

 

 

 

  L:之前你说逐渐成熟之后开始走向黑白摄影,你认为,黑白两色足够展现你的情绪和我们眼前的万千世界吗?其他色彩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C:黑白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灰的黑度,灰阶的排列和变化还有和情感的画面统一。对我而言,它足够了。其他的色彩,和黑白一样,也是表现方式。

 

  L:有过讨厌摄影的时候吗?

  C:从来没有。就像吃米饭,吃了这么多年,还是一样吃,都成了一种生活必需品了。

 

 

  L:你有一组关于五匹马的照片,让人想到植田正治,这些日本摄影师对你风格的形成有没有产生过什么影响呢?

  C:很多,森山大道,山本昌男,细江英公。对风格的影响当然会存在,一开始模仿构图和色调,到后来开始体会他们观察的视角,思考的方式。在一段时间内特别盲目地去学森山大道,就像每个初学者都有一个去刻意模仿的过程。森山大道的高度比,高反差,都很刻意地去学。后来慢慢学会去思考,而不是单一模仿内容。摄影是很精神自主的,所以到后来想要探索自己的风格,就停止了模仿。毕竟风格就像一个人的谈吐,是有辨识度的。

 

 

  L:你怎样定义目前自己的风格呢?

  C:还在摸索的阶段,还不成型。我更想做的照片,是有诗意在里面。

  L:你说的诗意是指?

  C:有自己的情绪和看世界的温情。

 

 

 

  L:可以分享一下你最难忘的一次摄影经历吗?

  C:上个月去西北长途旅行的时候,在青海湖那边,有个小沙漠。因为天气特别差没有车,都快4点了,距离目的地还有140公里。我就在路边搭车,特别沮丧,以为回不去了。无聊就拿着相机开始拍周围的景色,那个时候觉得,无论身处什么情况下,还有我的相机陪我。最后我也很顺利地搭到车。

 

 

  L:是那次一路走一路赚钱,钱花光就踏上归途的北方之行吗?这一路来还有一些什么别的体会呢?

  C:对,其实也没赚到什么,就是漫无目的地走,去看看北方。因为这次旅行时期待了很久的,就是去看一些平时看不了的景色,去感受北方的辽阔和败寒。一种对辽阔景色的情怀。

 

 

  L:往后也会继续这样用照片记录生活中的情怀吗?

  C:会的。之后计划是去满洲里或者图们吧。对生活总要一点情怀和爱意,不然这个世界这么难,这么苦楚,要不就不好玩儿了。

 

 

  L:好的,今天聊得很开心,也祝你今后旅途顺利。总结下这次对话吧,来跟今晚做个道别。

  C:春风沉醉的夜晚吧。我最喜欢的一篇短篇小说,和成都这个时候也很应景。

采访:罗雯

摄影:Friendchen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