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感官的苔原 苏亚的摄影世界
2015-04-10

 

 

 

   苏亚(Sueya),自由摄影师,就读于四川师范大学广告学专业,作品曾刊登于《VISION青年视觉》,电子影像杂志《某时某地》创办人。

  (S:苏亚 L:笔者)

  L: 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能跟我们谈谈,第一次接触摄影的时候,它带给你怎样的触动吗?

  S: 干涉与占有。

 

 

  

  《比喻》

 

  L: 为什么选择摄影作为自己的表达方式,相较于文字等其他表达方式它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S: 对我来说,最早的摄影就是图像。我偏爱它色彩的灵动、光影的调配、符号的隐喻、按快门的快感。后来逐渐,摄影开始不单是图像,有时候我会根据文字来构思图片。某些时候,文字与摄影的关系就像歌词与韵律的关系,相辅相成,但如何拿捏好这个度,给彼此留好空间,或许是难点所在。

 

 

  

  《比喻》

 

  L: Ansel Adams曾经说过:“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在你的创作过程中,有什么对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呢?

  S: 所有由经感官触角而及的思想世界。

 

  《比喻》

 

  L: 在创作中你都是如何捕捉灵感,最终形成作品的呢?

  S: 好像也没有刻意捕捉。有时候拍摄属于无目的状态,后期创作来确定一个主题,也有时候会对某一主题很感兴趣,再构思如何用图像进行表现。

 
    《比喻》
 

  L: 《比喻》这系列作品让人想起安迪沃霍尔代表作《玛丽莲·梦露》,他在作品中努力消除个性与感情色彩,企图描绘高度发达的商业文明下人们内心的冷漠与疏离。而与之相反,《比喻》更像是在冷漠的表面下暗藏着诸多情感,这系列图像背后的隐喻是什么呢?

  S: 从个体来讲,我们的眼睛、鼻子、嘴巴、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进行着不同程度的修饰与掩盖。从客体来讲,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不复存在的世界,好像一切都只是场比喻而已。悲哀的是,蛋白质的分子结构是真实的,人的情感也是。

 

  《比喻》

 

  L: 你的作品给人风格鲜明之感,有的人对你冠以“后现代”、“意识流”的评价,你对自己风格的定位是什么呢?

  S: 可能是:“春风里咯咯笑风”。

 

  《比喻》

 

  L: 你是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的呢?

  S: 否定否定再否定。

 

 

  《wall》

 

  L: 作为一名青年摄影师,一路上会伴随一些非议,如一些人认为你的作品不太容易理解,这些你怎样看待呢?

  S: 肥皂剧的好处在于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都是编剧 。我们在不同的象限里,各自开心就好。

 

  《比喻》

 

  L: 你和朋友一起创办了在线杂志《某时某地》,它是一部怎样的杂志?创办初衷是什么呢?

  S: 这是一部难以定位难以阐述的电子影像杂志,若要给其一个标语,勉强称其为“发生在发生之中的电子影像杂志”。我们所有人都存在在时间与空间之中,一切都在发生,也都在错过。我们的初衷可能不符合当下主流价值观的倾向,我们鼓吹平凡,拒绝标签,否认既成的偏见。我们妄图用爱人之心,拥抱每一个身处时空里的陌生人。

 

 

  

  《vampurity》

 

  L: 对于未来的摄影之路,你有什么打算呢?

  S: 好好做一只热爱宇宙的小蚂蚁

 

  《vampurity》

 

 

  

  采访:罗雯

  摄影:苏亚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