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于平常 专访摄影师汪登攀
2015-03-11

 

 

(L:笔者  W:汪登攀)

L:您好,请简单的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W:朋友们好,我的名字是汪登攀,现居黄山市。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往来杭州、绍兴、上海等地。目前我在网易LOFTER上有一个主页wwwwonderful.lofter.com,欢迎朋友们访问并指教。 

  

  

 

 

L:能否谈谈摄影与文字的关系。 

  

W:在我的主页上,有时会为照片写一些文字。这可能是受台湾摄影人阮义忠先生的启发,因为在他的书里,都会围绕一幅摄影作品娓娓道来,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另一方面,现在拍照的工具越来越多,每天都有海量的照片诞生,如果拍摄者能够表达一些与照片有关联的语句,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无意义的拍摄我认为言之有物的照片生命力应该会强一些,对于人文类的照片尤其如此,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解读摄影作品 

 

 

  

  

L:什么时候开始摄影,又是什么时候踏入纪实摄影这个领域的?是否存在着几个阶段? 

  

W:具体的开始时间已经很难追溯了。大概每一个摄影人在学习之初,都是拍些花草静物、风光美女之类的,但后来我觉得对于这类摄影,很难建立某种情感关联。比如见到一幅很美的风光照,也许除了觉得美轮美奂之外,很难产生拍摄者--作品--观赏者之间的情绪共鸣再者,对于大多数的摄影人而言很少有机会去到又美好又先人罕至的地方,因此很难收获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太多情况下都是一群人在同一个地点对着同一个方向拍出雷同的照片。在这样简单的想法的指引下,我逐渐把镜头转向街头和人文。也许,从我的理解来说,真正优秀的风光摄影实在是太难了吧。 

街头类的摄影由于更加灵活多变,基本不再受到地域和时间的限制,随时可以拎一部小相机甚至手机出门,而且那种不可预知以及因此带来的惊喜或沮丧,更能让自己觉得刺激,欲罢不能。 

关于存在什么阶段,可能还是在于拍摄时心、眼、手的协同水平吧,而马格南的摄影师通常被认为是个中的顶尖高手。 

 

  

  

  

  

L:那么摄影和文字,你更享受哪一种创作方式呢?图像充满了力量,文字却能给人无限想象。那你认为哪种艺术方式的力度更大? 

  

W:在拍摄时,不会有时间去想文字的事情。照片在沉淀一段时间再来整理时,往往会觉得有话要说,或者觉得加旁白更加丰满。当然在这个读图时代,想让观众看完一篇文章没那么容易,因此文字的表现手法也显得特别重要。在这方面,我还是认为阮义忠先生开创了一种图文相互完美结合的形式。从他近年出版的书籍比如《正方形的乡愁》、《人与土地》、《失落的优雅》等等,有时候一眼看去很平常的照片,因为文字的美感呈现,瞬间就平添了特别大的可读性。 

另外,我的理解,艺术方式并不存在表现力度上的大小,每一种形式都有对应敏感度较高的受众。但是如果能够打通它们之间的某些壁垒,我觉得是一种扩展受众的很好的尝试。 

 

  

  

  

  

L:你在博客里面曾经说过,想拿相机去捕获一种质朴与平凡,那你在街头拍摄中是否有遇到过希望捕捉而拍摄不到的场景?在拍摄的时候,遇到过的特别有趣的事儿是什么呢? 

  

W:街头摄影就像出海捕鱼,没有办法保证收成,所以面对失手和遗憾必须抱以平常心,甚至宽慰自己下一张会更精彩。因为我的拍摄态度一般比较谦逊平和,所以基本上没有遇到特别抵触的事情发生,也许是自己出手比较快吧,嘿嘿。也因为此,可能也难以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吧——因为也许对象还没有发现我的拍摄动作,而我已经离开了。 

  

 

  

  

  

L:目前最喜欢的一张作品是哪一张?当时现场是个什么情况? 

  

W:最喜欢的照片应该是还没有拍到的下一张吧,她在等我,等我快点去发现。 

 

 

  

L:能说说你目前摄影的时候的常用装备是什么么? 

  

W:拥有自己的工作室,配备全幅数码单反及摄影棚。自己的拍摄一般是胶片,相机林林总总包括各种旁轴、单反和中画幅,以及手机。 

  

 

  

  

  

L:街上的人和生活是你摄影的基本要素。那么影响你的摄影师有哪些呢? 

  

W:我认为自己永远是摄影修行之路上的信徒,但是,更要因此而避谈受哪位前辈的影响——影响和禁锢往往是孪生兄弟。而且摄影功夫在摄影之外,一切都是可学习和借鉴的营养,比如阅读、思考、历练等等除了之前说的马格南和阮义忠,还有吕楠、吴家林、王福春等大陆前辈,他们跳离那个时代对于摄影的所谓“正统”定义,从思想者的高度去驱动快门,留下很多堪称经典的作品,我非常非常之崇敬和景仰。 

 

 

  

  

L:摄影对于你意味着什么?你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表达怎样的感悟和体验呢? 

  

W:在这个摄影越来越普及、遍地都是摄影师甚至妄称大师的年代,我越来越与人谈摄影,也几乎不参加摄影活动,这是一种自闭,亦是一种自省。除了商业摄影,我们跟随内心捕获的那些影像,它是我们对于摄影幻念与现实场景的一次次邂逅或缘分交集,它如此主观,它的作用仅仅在于取悦自己的内心,如果能够做到这样,我认为已经足够了。 

  

 

  

  

  

L:最后,对其他喜爱摄影的朋友说些什么吧! 

  

W:由于自己天资平俗,所以无甚高见。我能分享的理解摄影是一门艺术,而所有的艺术都是主观的,所以摄影者需要独自完成每一次创作——你出发的背影越孤独,离好作品就越近 

  

 

 

采访:刘季坤

摄影:汪登攀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