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以内梦的边缘 专访自由摄影师扣桑
2015-03-06

 

 

 

扣桑,自由摄影师。毕业于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广告学专业,现在拥有自己的工作室。

 

(K:扣桑  W:笔者)

 

W:据我了解好像你大学的教育并不是这个专业的,能问一下你是怎么跟影像,摄影这种方式结缘的呢?   

K:虽然没有考艺术专业,但从小一直在学习美术,大二我们有为期一个月的摄影课,那时正式接触到摄影这种形式。 

 

 

  

  

W:一张好的影像不仅仅是需要好的摄影技术,丰富的想象力还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来支持。 非常喜欢你的《鲛人歌》系列照片,用照片表达诗词的意境。画面点到为止,给人很多回味的空间。那么对你而言,是什么在给你创作的源泉和灵感呢?   

K:灵感来自日常的观察、阅读和思考,甚至还有经验,没有特定的模式,往往灵感只是一个瞬间的感性事物,而具体拍摄方案的制作才是一个理性梳理的过程。 

    

  

W:拍摄作品中模特的妆容、造型和服装道具的搭配,也是你自己亲力亲为的吗?   

K:基本我会亲自选择和指定,但化妆不是我,由化妆师根据我的意见协助完成。 

  

 

  

W:有没有很想尝试的风格或主题,但目前还没拍过的?   

K:非常多,工作的时间占掉了大部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机会创作完全个人的作品了。 

  

   

W:对你来说摄影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你觉得你的摄影经历了哪些阶段?   

K:真诚。对于创作来说,无论你的形式是什么,真诚都非常重要,再花哨和视觉化的外表依然会被人识破你真诚与否。即使是工作拍摄,也希望立足点是真诚做好一件事,而不是一些无聊的目的。 

自己归纳阶段有点奇怪,也只是普通循序渐进又循环往复的过程吧,从完全凭借感性和冲动拍摄到更理性地策划拍摄,之后又会回归到在理性策划之中凭借感性去捕捉。 

 

  

W:能不能谈一谈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摄影师呢?  

K:不能说影响很大,只能说在比较早时,他们的形式和手法让我看到了更多可能性,比如Sarachmet、Tim Walker、David Hamilton等等。后期的话更喜欢关注摄影师作品中折射出的一种个人气质,比如上田义彦、森川昇、山本昌男和植田正治。 

我一直觉得对我来说,作品受其他领域作品和个人经历影响更大一些,喜欢的摄影师及作品其实是被主观情绪和喜好所选择的。 

  

 

 

  

W:现在摄影在你的生活中占据怎样的位置,摄影有没有给你的生活带来改变?   

K:非常大的比重,因为摄影是我的工作,而我90%的白天时间都在工作。最大的改变是接触的人群吧,以及坚持做好一件事这个过程里带来的心理的变化。 

 

  

  

  

W:除了摄影,平时还坚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K:做饭、阅读和看电影。 

  

W:现在扣桑有自己的工作室了吧,向大家介绍一下你的团队吧。对于工作室和个人以后的发展,你还有哪些新的计划?   

K:工作室主业依然是摄影,另外也在烧陶瓷贩售,团队之前在北京时有五人,大家不都是全职,但配合得非常好。今年3月因为个人原因我把工作室迁移到了杭州,小伙伴们因为地域问题不得已分开了,所以目前是两人,正在团队重建中。 

我希望大家都是用心的人,能尽可能自由地做认为有趣的事即可。希望今年能完成更加个人化的作品,把拍摄方面的工作量进一步减少。   

 

 

 

采访:刘季坤

摄影:扣桑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