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专访摇滚摄影师蛊师
2015-02-06

 

蛊师,摇滚摄影师北京奥美副创意总监曾为Metallica、Mr Big、Behemoth、Suicide Silence……等世界级摇滚乐队拍摄演出照片,也为众多中国知名乐队和音乐人拍摄照片,并设计唱片封套视觉迷笛、草莓音乐节、日本Summer Sonic音乐节(亚洲舞台)官方摄影师 

  

(G:蛊师,W:笔者) 

  

W:你最早拍摄摇滚现场的影像是多久呢。激发了你的拍摄灵感吗? 

G:我是从2009年开始拍摄摇滚乐主题的。因为很早之前(大学时期)就想做一名出色的吉他手,后来并没有实现。这期间是比较痛苦的。到08年的时候,有一天觉得又可以通过自己的专业为摇滚乐做点事情,圆自己一个梦吧。因为我是学美术出身的,广告公司期间又是做的艺术指导工作。所以就给北京的地下乐队设计唱片封套、海报之类。但是这个创作过程是比较麻烦的,从idea到执行,问题比较多,也要跟乐队不断沟通、磨合。后来发现拍照片是一个非常快速的创作过程,通过不断的凝视,和对摇滚乐的理解,瞬间既是永恒。而且想拍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儿,不纠结。所以才拿起了相机。 

  

  

  

W:你一直都和摇滚歌手们走得很近,现在回忆起来,你是很自然地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分子,还是有意识地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和他们交往? 

G:都有,开始肯定是要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出现的。因为会不断的在微博上发最近拍的照片,所以会受到乐手们的关注,他们很喜欢。但因为我的微博头像和我之间很难产生关联,所以他们现场不太容易认出我,这反倒也是一件好事,可以安心拍出照片。 

后来就是大家都熟悉了,彼此都很认可,也就很自然的成为了他们的一分子吧,喜欢的东西都很像,比较有的聊。但我也有意跟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感,很少参加他们的饭局之类。 

  

  

  

W:看到您的照片里拍摄音乐人有台上演出的,也有他们在台下、幕后的照片,您觉得哪种场合拍摄的照片您更喜欢?为什么? 

G:每种场合拍摄的照片,都有他们彼此不同的魅力,我都很喜欢。 

区别在于如果我现阶段拍演出照片比较多,会感觉模式化、雷同。我就会到摇滚乐手的排练室、家中拍摄些不一样的照片。也有摇滚人约我到他的家中拍摄的。就状态来说,他们在舞台上毕竟有表演的性质,不完全是真实的,但是在台下、家中,就会有他们不一样的另一面。但都是真实的。 

  

  

W:你曾经有没有遇到过现场太失控了,无法拍摄了这样的情况呢? 

G:这种情况也比较多见。 

去年五一草莓音乐节,张曼玉演出的时候,狂风大作,舞台上面的架子都被吹开了,情况可是非常危险,相信大家都有目睹或者耳闻。张曼玉是大牌明星啊,不能有任何的危险,所以就被工作人员保护起来,当然就没法拍摄了,只演出了两首歌。还有之前看过瑞典的MARDUK,美国的Suicide Silence乐队,他们的音乐由于太重了,煽动性过强,导致场面急剧混乱。有观众小青年从台上跳水,脚踢倒我的面部的经历。甩啤酒液体的状况比比皆是。 

  

W:你认为现场的拍摄除了摄影技术的把握之外,什么是最重要的呢? 

G:情感、对摇滚乐的爱、对音乐的理解。 

  

  

  

  

W:是什么让你喜欢上摇滚乐的?又是什么让你坚持为摇滚音乐人拍摄照片的? 

G:我是从初中开始喜欢摇滚乐的,到今天也有20年了,当时的美术老师很好,他推荐我听的崔健。摇滚乐是感受、感知、感动和爱。我喜欢这种音乐的真实、纯粹。尤其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可能从小就和真实没什么关系,所以这种音乐和我的追寻真实之路非常吻合。 

至于拍摇滚乐题材照片,今年是第六个年头,从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能拍一辈子摇滚题材,拍到死。就是这样,一种舒服的感觉,我做这个就是能做到最好,做别的可能不行。所以,我也谈不上是在“坚持”,坚持总是感觉很累的,没有人会说:我每天坚持吃饭、睡觉、做爱……我从中体验的是一种幸福。 

  

  

W:这么多张照片,这么多个艺人,您最喜欢哪一张?或者说哪一张照片的背后故事更让您印象深刻? 

G:这个问题感觉很头疼啊,每一段故事都是无法复制的。 

  

W:摇滚乐在你的创作过程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G:摇滚乐是我的骨头,是我的精神内核、我的灵魂。其实我也不太想用“摇滚”这两个字标榜自己什么,摇滚乐就是一种人生态度,它是蕴含在内心中、灵魂里的、眼神里、举手投足之间……而不应该是嘴上的。它给我一种看世界的角度,角度很重要的。所以即使将来我拍摄别的主题,也会带有它的影子,别人也会把我和摇滚乐联系起来吧,这样也好也不好,没所谓的。

 

 

  

W:摄影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改变呢? 

G:荒木经惟说过:所谓摄影,就是人生。我没有更好的语言来形容,我觉得很对。就用摄影来体验这一次人生。 

  

  

  

W:对于器材你通常是如何选择的呢? 

G:目前一直使用佳能的5D mark II,觉得很好用了,画质各方面我都很满意。不过接下来我想尝试一些胶片机。 

  

W:能与我们分享一下你近期的计划么? 

G:近期在准备一个展览,3月在北京的愚公移山酒吧,是觉艺术节主办的。活动期间会有国外的乐队来演出,其中比较有名的就是纪录片《帝企鹅日记》的原声作者Emilie Simon。 

也在考虑创作一些不一样的照片,不一定是摇滚乐主题,可能是观念摄影、时尚摄影或其他主题。总之,想法很多,实现的比较缓慢,每天都很兴奋。 

 

 

 

 
采访;刘季坤
摄影;蛊师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