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分享快乐 专访摄影师阿卓志鸿
2015-01-30

 

 

阿卓志鸿:生于198595  彝族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人新华社签约摄影师、五洲图库签约摄影师、新浪认证旅行摄影师、旅行摄影撰稿人 

生平简介:拿过笔,扛过枪。曾在部队做过宣传干事,目前在横断山脉间一个很难找到的山沟里处于行摄工作并行的生命状态。

 

 

牧羊女——四川盐源 

(T:唐英  A:阿卓志鸿)

  

T:你以前在部队做过宣传干事,又是什么契机让你走上旅行摄影师这条道路的? 

A:我以前是学美术的,摄影这一块儿主要是受我父亲的影响因为父亲一名摄影记者我在十四、五岁开始接触相机。从部队做宣传干事出来后,刚开始我是在画画,后来发现用相机可以捕捉到画笔画不出的一些东西。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开始背着相机到处行走拍到什么好的片儿喜欢通过社交网络与朋友分享。

 

收获的季节——尼泊尔 

  

T:我看过你的组照 凉山彝族女人—— 丰收年,照片中妇女的爽朗笑容和秋收的麦田、远处的高山,都是最真实的生活写照。在作品中可以看出你的家乡的热爱,那么故乡对你的有何影响?  

A:家乡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是最美的,我最开始接触拍摄的物体都是自己生活周围的东西。从自己彝族人的身份去拍摄彝族人,跟其他人拍摄彝族人视角上是不一样。因为最开始真实的生活场景,语言沟通,不会让我的拍摄对象有心理压力,她们会很真实的表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了解,拍摄首先要取得对方的信任、和他像朋友一样相处,尊重对方,才能拍出感动自己打动别人的作品。我自己的摄影成长是离不开家乡的。

 

凉山的女人——四川昭觉 

  

T:旅行摄影都会长时间离开家,和家人相聚的时间会相对减少。你的家人支持你摄影吗? 

A:父母都是很支持我的,我的这种价值观都是他们培养出来的。父亲是搞摄影的,母亲是我绘画上的启蒙老师所以他们很理解我的这种状态。作为父母来讲,他们都希望我过的开开心心的。我的成绩也让他们觉得,这么放纵我是对的。 

  

费瓦湖上的情侣——尼泊尔 

  

T:在你早期的作品中,多数是关于彝族人生活的场景,后期逐渐扩大的摄影范围。对于执着于一点拍摄和逐渐改变拍摄风格,你怎么看待这种变化?你发生这种转变是由什么影响的?   

A:其实我认为我的风格没变,变的是我拍摄的题材和画面。最初拍的是自己身边的、本民族的东西,后面就走出了这个圈子。我觉得我的风格就是记录真实,至于我为什么越走越远呢?主要是想出去了解更多的文化,得到更多的学习机会。我可以直接接触不同的民族、生活方式、自然风光,在这个途中可以结识到更多的良师益友,我认为这是一种学习方式。 

身边有不少的朋友认为,摄影不必舍近求远,身边有很多可拍摄的题材。我之所以走这么远,是因为不想做一只井底之蛙。我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有不同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我不想浪费自己的一分一秒。

 

扎西德勒——西藏 

  

T: 在旅行摄影的过程中,有遇到特别的困难吗? 

A:旅行摄影中肯定是有困难的,而且突发性伤害的可能性特别高。09年的时候,我为了寻找一个更好的机位拍摄哈瓦雪山,由于积雪较厚,冒险攀爬过程中从高处摔下来,把鼻梁摔断了。离最近的村子差不多有十公里距离,自己顿时感到十分无助。最后还是靠着在部队里训练出来的毅力坚持走到了村子,我一路提醒自己:只要有一丝希望,自己绝不放弃。现在照镜子,都能看见自己的鼻梁是歪的。这次经历过后,我在拍摄路途中头脑清醒了很多,不管自己去哪儿都得让自己和家人放心,尽量不让自己冒大的风险。 

  

旅程——西藏 

  

T:旅行的过程中,让你对最初的摄影目的、摄影观念产生的何种改变? 

A:我摄影的目的是一种分享,很多时候我就觉得是摄影最大的享受就是让自己快乐的同时也让他人更快乐。我拍的这些东西逐渐被人熟悉后,有很多人想找我拍一些商业片儿之类的,但是我从来没接这方面的东西。我的摄影并不是为了谋生而生,而是为了发现更多美好的东西。 

这让我变得很怪,越来越怪。如果我觉得我自己去拍了一个摆拍的东西过后我再看到这张照片我会自己觉得很羞愧。比如说是拍一些人文方面的东西,我身边摄影的朋友也有摆拍的经历,有的时候我会跟他们搞不拢。我目前是比较古老的一种拍摄方式,我不喜欢增添多余的因素在我拍摄的对象里面。 

  

苦行僧——尼泊尔 

  

T:每一次旅行目的是提前定好的,还是随时出发?出发前会有定好拍摄目标吗? 

A:很多时候就是只要自己有时间,想着“我去那儿吧”就走了。甚至有一次,我跟朋友去了泰国回来,刚到机场就觉得自己没事做了。过完海关出来听见有人说拉萨的航班怎么怎么的,我就去把机票定了,5个小时后人又到了拉萨。现在即使我一个人出去,就背个摄影包带着证件,其他的什么不准备。   

我只要有一个专题,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拍不完它,这是一个真实的问题。要让自己处于一种很放松的、头脑清醒的状态,有很多抱负反而会更累。 

  

加勒渔民——斯里兰卡 

  

T:每个摄影师找到自己的风格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为一个旅行摄影师,每去一个地方你是如何找到自己要拍摄的主题的?   

A:先了解它吧,等你差不多懂了再去拍这样是最好的。不能盲目的抱着相机像机枪一样的到处扫射,这是一种很失败的一种方式。 

我很少去风景名胜的景区,那都是经过包装过的,很难找到最真实的东西。我会在一些小街道、小巷子里面转转。看过他们最平常的生活,才构思该自己要拍摄的主题。 

 

悟——泰国 

  

T:现在你几乎走遍了国内,还去了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在你的镜头下,你觉得出国拍摄与国内拍摄有什么异同? 

A:国外拍摄肯定跟国内拍摄最大的不同就是语言交流了,最初我几乎无法与人交流的,然后慢慢学习语言和本土文化。跟国外摄影师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摄影观念上的交流,虽然有些出入,但是精髓的东西还是不变的——摄影就是分享幸福的手段。当你融进他们那种氛围的时候,对于自己本民族的文化也会有更多的自豪感。 

  

凉山少年——四川昭觉 

 

T:接下来你有何拍摄计划? 

A:等我的客栈装修完后会去印度,像一个流浪汉一样地去漂一阵。拍摄主题等我去了印度再定,相信会比较棒的。 

 

晨——云南大理 

 

采访/编辑:唐英

摄影:阿卓志鸿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