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园田居 专访人文摄影师Vihike
2015-01-16
 
 
Vihike,原名陈俊,是人文摄影师、自由撰稿人,上海险峰户外运动俱乐部的领队,如今他来到了东北农村,过上了“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农民生活。
(V:Vihike Y:于润泽)
 
 
Y:您当初是怎样接触到摄影的呢?又是为什么会喜欢上摄影呢?
V: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里的摄影社团经常会展示许多摄影作品,他们拍摄的许多奇妙景象非常吸引人,吸引我走上了摄影之路。喜欢摄影是因为可以用镜头代替画笔,描绘我所经历的旅程和见过的风景,并可以将这些美丽和欢乐的时光铭记下来。
 
 
Y:您比较喜欢拍摄哪种题材的照片?为什么?
V:比较喜欢拍摄自然风景,尤其是那些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拍摄风景无需依赖闪光灯或人工光源,只需等待最合适的光影时刻即可,而且不同时刻的风景有不同的美丽,比如同一地方白天和晚上,春天和秋天,景致各不相同,等待同一个风景不同时刻的美丽,感觉很好。
 
 
Y:您有什么特别的拍摄经历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V:在西藏阿里地区的无人区穿行了许多天,感觉自己也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和遇到的藏野驴、藏原羚等动物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物,完全的溶入了环境,我除了按下快门,不会用其他任何方式去打扰这些野生动物,以至于我竟然可以在距离藏野驴3米外、野兔2米外、野鸡一米外拍下了一些清晰度很高的照片。
 
 
Y:据了解您不仅是一名摄影师,也是一名资深的户外运动爱好者。请问您为什么热爱户外运动呢?户外运动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V:户外运动让我可以到达许多普通摄影师难于涉足的地方,或者拍到许多普通摄影师难于拍摄的题材,比如可以走进阿里地区藏民的帐篷,喝新鲜的羊奶,记录他们的放牧生活。户外运动是我业余时间最喜欢的生活,不仅让我养成了热爱运动的习惯,也让我有了更为充实的生活,增添了许多难忘的经历。
 
 
Y:请问多年来从事户外运动的经历对您的摄影有什么影响呢?
V:让我更为关注生态和自然。在进行户外运动和拍摄的时候,通过对比可以明显感觉到地球的变化。比如2010年和2014年我曾经两次到达卡若拉冰川,冰川的位置就有许多变化,通过照片上的细节对比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地球变暖对环境的影响。
 
 
Y:看您的微博我了解到您现在在东北从事农作物种植的工作,这种退居山林的生活是很多人所向往的,但鲜有人有勇气真正去过。请问您当初是怎样决定去当一名“农民”的?
V: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引人关注,但现在普通老百姓很难吃到放心的食材,一般人没有土地可以耕种,即使在城市近郊有土地,但是空气和水源也被污染了。为了给家人和朋友带来放心可靠的纯天然食材,我就去长白山下过上了返璞归真的农民式生活。
 
 
Y:您怎样评价目前的生活状态?
V: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模式,我有一半时间生活在都市,还有一半时间在路上旅行或在深山里耕作。既可以感受大城市的便利,又能享受到山野的安宁自在,有许多难忘的旅途经历,也能见识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生活很充实。
 
 
Y:目前摄影在您的生活中处在什么位置上?您还会坚持摄影吗?
V:非常重要的位置,会坚持摄影。通过摄影我记录下了许多美妙的故事,比如在西藏珠峰东坡的徒步、阿里环线自驾游,或者是美国东海岸的春天,或是印度瓦拉纳西的苦行僧,回味这些照片,就如同回到了当初的旅程,这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Y:关于您的工作和生活,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呢?
V:接下来我会继续经营我的农场,并试图将其打造为一个小而美的精品食材品牌。同时会继续背包旅行和摄影,三五年前我更喜欢作为户外领队带上许多小伙伴出游,而现在我更喜欢带上卫星电话去无人区探寻那些原汁原味的传统生活,开春之后我就会踏上前往青海玉树的旅程。
 
采访/撰写:于润泽
摄影:Vihike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