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力量 人文地理摄影师张千里专访
2014-12-24

 

张千里,人文地理摄影师,《旅行摄影圣经》系列丛书作者,GettyImages、《时尚旅游》、《摄影之友》、索尼公司签约摄影师。专注于旅行摄影,目前足迹已遍布全球多个国家。

 

(Z:张千里 L:林毅颂)

 

 

L:你好,首先很感谢你能抽出时间接受采访。能谈谈第一次与摄影结缘是什么时候吗?有什么样的故事?

Z:家里要买相机,先买了一大堆摄影书。我拿来看完这二十多本书后,发现自己应该会拍照了。等到相机买回来,试拍了几卷,发现拍得还不错,甚至在彩扩店取照片时,旁边的顾客打算出钱买下其中的一张。这事作为一个开头,是非常好的鼓舞。

 

 

L:你大学主修的是金融专业,大学毕业却选择成为摄影记者,其中存在了怎样的转折点呢?

Z:其实没有什么转折点,我就是喜欢做摄影。

 

 

L:2005年,你的作品《海边的老人》获得美国国家地理一等奖,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Z:一个国际认可,算是知道了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也坚定了我走摄影道路的信心。不过比赛结果其实都是很主观的也有运气成分,所以我也不会过多地看重它。继续抓紧走前方的路,远方很精彩,过多的回头只会放慢前进的脚步。

 

 

L:你专注于人文地理摄影,它相较于其他题材来说对你的吸引力在哪?

Z:表面上看最大的特点是不可复制性。任何镜头都是稍纵即逝的,必须反应迅捷,必须不打草惊蛇,必须一击中的。但事实上,人文摄影的本质是关注人,关注人性,关注人与周着世界的关系。许多照片都是人类生存状态的写照,值得回味。

 

 

L:你和太太旅行摄影的故事十分让人感动,迄今为止,你们走过了多少地方?对她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故事吗?

Z:不记得具体多少地方了,大约3、40个国家吧。其实数字没有任何意义,很多国家我们都是反复去的。特别感谢我的太太左手,她对梦想的坚持让我也更加明白生活当中放弃什么,获得什么都在于自己的选择。

 

 

L:在这旅行摄影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面对言语不通的问题一般是怎样解决的呢?

Z:困难大大小小总会有一些,但没什么是克服不了的。语言不通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肢体语言和微笑是全球通用的。

 

 

L:对于人文地理摄影方面,你认为最难的是什么?

Z:我在拍摄时比较怕的是意识跟不上要拍的主题,马上就会发现视觉语言的表达不到位。当摄影脱离了技术层面之后,不是为了与世界相遇,就是为了与自己相遇。有一些摄影,最终还是内心戏。

 

 

L:旅行在你摄影的创作过程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启迪?

Z:我不是为了旅行而摄影,也不是为了摄影而旅行。突然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了,想去什么地方看看,就去了,也不强迫自己一定要拍到什么,当时的真实想法能拍摄下来就很满足。

 

 

L:你认为黑白照片摄影相较于彩色照片摄影的区别是什么?

Z:黑白注重光影对比线条形状,更抽象。彩色需要考虑的层面会更多一些,其实会更难。但好的照片的本质是相通的。

 

 

L:至今为止,你的摄影理念相较于最初发生变化了吗?

Z:以前是拍出好看的照片。现在是在阅读人生。相机只是一种工具,不要为了拍摄而拍摄,站在更高的维度去表达,照片才有摄影的力量。以前觉得自己能拍出一张牛逼的片子特别厉害,现在在做一些事情,帮助大家都能拍出一些牛逼的片子。我觉得这事更厉害一些,所以我的《旅行摄影圣经》系列摄影书、摄影班以及今后计划推出的一些项目也是为了这个想法来服务的。

 

 

L:除了摄影师的身份外,你还从事专业器材评测,这事是怎么开始的?

Z:我摄影记者之后的一份工作就是摄影器材测评人员,做了6年,建立了当时全国最专业的测评室,没有之一。

 

 

L:在照片后期的处理上,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Z:拍好照片,后期可以很省事或不用。但这并不是说后期没用,只是首先要把照片拍好,然后再用合理的后期手段达到视觉表达的效果。只是很多人都以为PS包治百病。

 

 

L:摄影生涯中,有没有欣赏的摄影师?

Z:ALEX WEBB、陆元敏。

 

 

L:对于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还是会一直在路上吗?

Z:一直在路上。

 

 

 

 

采访/撰写:林毅颂
摄影:张千里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