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三郎与猫的故事
2014-11-24
 
丁三郎,独立摄影人,作家。现居上海,被誉为中国拍猫第一人,常年与猫为伍。已出版图书作品《遇见▪萌猫家族》、《遇见喵星人》、《摄影小时光》、《遇见猫的国》等。
 
(D:丁三郎 L:林毅颂)
 
 
L:绝大多数人了解你是因为你拍摄的猫咪作品,那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拍摄猫咪的?有什么故事吗?
D:最初上街拍照在2004年,当时街头猫数量很多。各种地方都有,其中有个花鸟市场,那儿有只大个子黑狸花猫性格很好,又肯被拍。从那时候开始喜欢拍猫。
 
 
L:除了是摄影师,你还是漫画小说的创作者。你认为绘画对你摄影方面起到了什么影响呢?
D:绘画的经验,能够帮助理解摄影画面的明暗层次,颜色风格等等画面语言,简单的说,美术经验可以提高摄影表现力,但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很多会摄影的人,不见非得会画画。
 
 
L:目前为止,你已经出版了书册《遇见喵星人》、《遇见▪萌猫家族》、《遇见猫的国》和《摄影小时光》,这些作品是否是对你目前摄影生涯的一次总结呢?它们之间想要传达的东西有何不同?
D:总结谈不上,这些书是我作品的一小部分。猫的国系列偏重故事。喵星人偏重画册。萌猫家族偏重故事与画册之间的平衡。摄影小时光则是一部实用教材。
 
 
L:从零五年至今,你记录了200多只猫的故事,每只猫平均下来大约需要拍摄多少照片呢?
D:多则5000张以上,最少的也就只有1张。熟悉的猫,连续拍摄超过3年的,基本在5千张以上。也有拍到1万张以上的。
 
 
L:你拍摄猫咪“玫瑰”就花了9年的时间,用作品展示它一生中的大小事。你对于拍摄过的每只猫的事情都记得如此清楚吗?这是如何做到的?
D:识别猫需要掌握几个技巧,比如会取合适的名字,记住花纹,性别,性格等等,有一些猫更特别,只要你见过之后就再也忘不了。TA们和你喜爱的亲友一样,记得如此清楚才是亲友。和你的拍摄对象心心相印,你才能拍好TA们。
 
 
L:拍摄猫咪静态与动态的照片之间要表达的侧重点有什么区别吗?需要什么技巧?
D:对初学者来说,静态画面要多注意眼睛光泽,动态画面则须注重拍下全身和动作姿态捕捉,以及注意环境背景。需要的技巧在拙作《摄影小时光》中有很多讲解。
 
 
L:至今为止,你在拍摄猫咪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呢?
D:拍摄猫过程中遇到的都是困难,最常见的困难,比如猫不配合。上海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许多时候路人太多了,没法拍猫。
 
 
L:平时除了拍摄猫咪,你也拍摄飞鸟、花卉之类的,那么选择猫咪作为长期拍摄对象,它更吸引你的点在哪里呢?
D:难拍,是构成愉悦的基础。
 
 
L:你对猫的习性十分的了解,为了很好的拍摄,你做过哪些准备呢?
D:只需准备罐头和逗猫棒。催吐毛球的罐头很适合外面的猫吃。拍猫摄影人对猫帮助比不上职业救助者和机构,但也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L:看你的作品,每只猫的名字都很奇特。你是会给邂逅过的每只猫都取一个名字吗?取名字的标准是什么呢?
D:给猫取名,第一,我尽量不给猫取名,尤其不认识的;第二,根据脸大小,饼是王,蛋是王子,包是大一点的,豆是标准大,米最小。之外还有锅级,是一种变形的饼,不见得比饼更大。总之,饼蛋包豆米是我给猫取名常用名的词根。饼,包,豆,米级大小易理解,其中蛋级潜力和变数比较大,不以大小来论。
 
 
L:每张猫咪的作品你都会配以自己精妙的解读。这是否是在为猫发声呢?拍摄猫咪久了它们是否能为你带来领悟或体会?
D:一直都从自己视角出发,不习惯代替猫发声或者写拟人。不过最近新开了一个“莫辜负系列”,可看作为猫发声的系列。TA们一直都能带给我许多启发和灵感。
 
 
L:你拍摄的猫大多是流浪猫,那么你自己有没有养猫呢?如果有,你觉得它(们)与流浪在外的猫有什么气质上的差别吗?
D:养过,也是曾经流浪的。区别不算大。区别在于是不是认定你。
 
 
L:拍摄一张好的猫咪的照片,有时候需要蹲守一下午或是一天。有没有哪一刻觉得很累?能坚持这么久的理由是什么?
D:对自然摄影师,尤其野生动物摄影师来说,这几乎不算问题。拍摄动物不要以人类的时间为准。这是有经验的动物摄影师的共识。你不可能让外面自由惯了的动物迁就你,并来习惯你的时间。搞错了这一点就没法拍好动物。最好的做法,就是和TA们在一起,忘记时间。回过头来看发现坚持这么久,其实不算什么。你要准备足够的时间,并一开始就打算在你拍的对象身上用掉这些时间。自然摄影也是一种修炼,使人拒绝许多干扰,唯有足够的耐心和洞察,自然、宇宙和世界才会向你敞开其神秘永恒的丰富。
 
 
L:对你本身来说,对于器材你通常是如何选择的呢?
D:我较喜欢85mm1.4G这只定焦镜头,对焦速度足够快的机身都可以用。
 
 
L:一般来说,你对照片的后期都是怎样处理的呢?有什么重要的建议要和我们分享?
D:后期处理只需服务前期,不能喧宾夺主。有一些前期没有拍好的照片,可以在后期中得到补救,但我不喜欢补救。我的拍摄量很大,让我有充分余地选出曝光较好的作品。所以很多时候几乎不后期。当然我也有一些后期处理的作品,总体数量不多。后期不显得生硬,这是一个摄影品味的表现。欠缺品味和经验,容易用力过猛。
 
 
L:拍摄至今,本身有没有比较欣赏的摄影师?
D:欣赏的超过1000人。特别喜欢艾维顿,细江英公,大卫贝利,寇德卡。
 
 
L:能与我们分享一下你近期的计划吗?对于未来,又有什么期待?
D:近期在拍摄星星与猫的笔记本。未来会多拍一些黑白的作品。
 
 
 
 
 
采访/撰写:林毅颂
摄影:丁三郎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