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6 我们在路上
2014-11-21
 
 
1896视觉工作室隶属于西南交通大学校团委,成立三年以来,发表了多部优秀作品,引起了校内外不小的轰动。如今,这一群热爱摄影的年轻人依然在前进的路上。
(1896工作室:G 于润泽:Y)
 
 
Y:你们最初是怎样与摄影结缘的?为什么喜欢摄影?
G:这个问题估计我们每个人都不相同,但是共同的契机可能都是有了自己的一台相机吧,也可能不是自己的,自己家人的啊什么的,同时也是对影像方面的事情感兴趣,不然也不会去拿起相机。
为什么喜欢摄影的话,因为图像的表达相比写文字等形式更加直观,而摄影与其他艺术形式不同,摄影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的艺术,不管是老式胶片机还是现在的数码相机,其中都是有它所在时代最顶尖的技术所存在,可能这也是我们这群工科男喜欢它的原因吧,可以摆弄器材嘛;除此之外,摄影也是一个与世界紧密联系的艺术方式,当然纯艺术摄影探究不在此论,我们拿起相机,更多的是想表现自我意识,无论是风光人像人文纪实各种各样的图像表达的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观感与诉求。
 
 
Y:有过什么难忘的摄影经历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G:难忘的摄影经历应该很多吧,我们工作室中的每个人兴趣的领域不同,比如王为介就比较喜欢人文纪实类的作品,需要走遍大街小巷,去到我们生活中的,但是可能不会是对于别人来说感兴趣的地方,但是确确实实是足以表现他想要表达的主题,在这中间可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跟他们交流听他们讲故事,在聆听其他人的时候自己也能得到不一样的收获;李相俊同学的影像主要以风光为主,而且与普通的风光不同的是他更热爱极限运动:登山,他相信无限风光在险峰,四川周边的山基本上已经被他爬完了把,他印象深刻的经历就是在费劲千难万险,有时候真的是生命危险,登顶之后,内心的愉悦寄予于山顶大美风光的图像。秦洋是兴趣导向性的拍摄者,他拍的东西从来都是跟着兴趣来,今天拍延时明天拍人像,有一次试图尝试用钢丝棉来做光绘效果,那天晚上还在下雨,冒着雨甩钢丝棉,雨滴与火星一起洒在已经湿了的地面上,映射出的了与晴天不同的光线效果,但是那天拍摄也比较辛苦,因为要护着相机不进水,身上基本上都被小雨淋透了。每个人的经历都有很多,就不多举例了。
 
 
Y:自己拍摄过的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部?是在什么情况下拍摄的?
G:工作室里每个人都有很多作品,但是对于我们工作室的集体创作的话,最近比较满意的就是《韵动交大》的延时摄影与《蓉城35mm》了吧,延时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一个东西,在去年12年曾经尝试做了一个《交大的一天》的延时,工作室也是靠这个拿到了学校的第一批设备支持,但是现在看来拍摄技术与表达方法存在很大问题,于是在2年之后又有了这一版,在我们解决了技术上的难关之后,前期拍摄加后期前前后后用了近3个月的时间终于做出来,效果也比较令人满意;《蓉城35mm》则是我们工作室的社会化项目的第一个拍摄计划,也因此选择了比较熟悉的表现方式,加上第三方设备的支持,前前后后拍了3个月,每个月2期,尽可能的涵盖我们日常能看到的与看不到的成都生活景观,最终出片的效果也是很让我们满意。
 
 
Y:从开始摄影到现在,你们的摄影风格发生过什么变化吗?这种风格是怎样一点点形成的?
G:风格变化肯定是有的,人天性于趋向美的东西,最初接触摄影也是被摄影的美学价值所吸引,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越来越多看到照片的内容,除了色彩棒构图赞之外还有什么,我们变得趋向于有着鲜明的主题丰富的内容的图,而随着阅历的增加对于社会的观察也会越来越多,自己的思考也会越来越多,比如我从开始喜欢颜色清丽的景物静物人像到现在的人文纪实,这就是一种变化吧。
 
Y:你们认为一个好的摄影师应该具备什么品质?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好的摄影作品?
G:一个好的摄影师,技术的要求是基础,很多人现在去模仿森山大道,他的粗颗粒,失焦,高对比,咋一看很“容易”拍出来,不过俗话说得好“没学会走就想跑是不行的”森山的风格的形成正是在他对于所有传统摄影拍摄手法掌握的炉火纯青之后的突破,所以基本功是必要的,不然一辈子也就只能拍出“失焦,粗颗粒,高对比”,除了技术之外,就是“相机背后的那双眼”了,也就是人的思想,情绪等主观性的表达,以及对于世界的敏锐的观察力,一个好的摄影师,能把身边所有的场景变成他的游乐园,就像前几天比较火的合肥的那位街拍摄影师刘涛,他的作品中观察力的功力相当深厚,将整个城市变成了他的游乐场,这个也是跟人的阅历正相关,不管是看书还是在路上,我们都还差的很远。
好的作品的话,风光人像类就是“美”没别的判别标准,但是其他类型的图片的话就是看技术表现跟思想都能完美表达摄影师的想法,而摄影师的思想深度也是各不相同的,如果作品中的思想也能达到同等高度,就是上乘佳作了。
Y:你们觉得摄影作品的纪实性和审美性是否冲突?更看重哪一点呢?
G:纪实性跟审美性本身并不冲突,这个要看作品的分类,像早期的西方新闻摄影,卡帕的那些战地的图片,比如诺曼底登陆之类的,现在给很多人看他们都会说这个拍的怎么这么不好看啊,都没对上焦啊什么的,但是这张图因为其特定的历史时段而赋予了它特殊的价值,所以纪实类型的作品的话,它的社会价值可能会偏重一些,而其他类型的摄影,风光人像商业之流,当然是审美性远大于纪实性了。
 
Y:在进行摄影作品后期处理的时候,要怎样才能做到既美观又真实?怎样把握这个度?
G:真实本身就是个伪概念,眼见为实早就被艺术理论证伪,作品的后期处理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的眼中的观感完全表现,而不是为了“真实”而“真实”,我们去看一些后期过度的作品,可能我们会觉得不适,但是在作者眼中的图像就应该是那个样子所以后期处理成了那样,拍照嘛,首先就是要自己开心,如果仅仅是为了做到大众审美,而忽略了自己的诉求那是很可悲的,当然如果能在自我表现的同时,大部分的人也认可你的图片,那就是一组好作品了。
 
 
Y:你们说,现当今国内的纪实摄影很多人走入了”审丑主义“的误区,你们认为纪实摄影应该是怎样的呢?
G:纪实摄影的概念最早来源于西方“Documentary Photography”,在中国译作“纪实摄影”,我们认为中国的纪实摄影的概念更加宽泛,应该包括西方的“记录摄影”,“人文主义摄影”这类的范畴,这一类摄影不以美学价值作为最大要求,而是更加注重于摄影的社会意义,但是这并不是拍烂片的借口,之前摄影评论家刘树勇曾经评过中国摄影界四大通病,其中一个就是“流行一种虚伪的淳朴风”,他们沉湎于对过去的幻想中,或者根本就是对于社会的曲解,断壁残垣,穷乡僻壤,越穷越破败的地方越是能激发他们的“创作欲”,而他们本身是没有在这种环境下生活过的,这种所谓的“纪实摄影”只是满足了个人表现欲望的“到此一游照”而已,我们认为的纪实摄影,你必须要在你的创作环境中生活,只有亲身感受才有去表现的权利,王富春老爷子拍火车拍了几十年,大半辈子都是在火车上过,他所拍摄的“火车上的中国人”之所以成为传世佳作跟他几十年如一日的火车生涯是分不开的,亲身感受才有发言权,这是我们认为纪实摄影创作的必要条件。
 
 
Y:是怎样的一个契机让你们创办1896视觉工作室?
G:1896视觉工作室的概念诞生在2010年末,最初的动机是成立一个有完全独立思考能力的视频及摄影组织,工作室正式成立于2011年初,10级的万幸同学的独立音频作品《声息》在校内发型,正式落上了1896的LOGO。《声息》成功后,由最初的概念提出者李金峰介绍的几位摄影高手和万幸介绍的几位视频制作高手一同成立了1896视觉工作室,定位于半学生组织半独立创业工作室。

 
Y:看你们的官微了解到你们前段时间在招新,你们一般倾向于挑选什么样的人加入你们的工作室?
G:当然首先还是有一定技术水平的,其次就是符合工作室的整体氛围,简单说就是合得来的人,我们很享受集体创作的氛围,很希望有技术有想法的同学跟我们一起,而通过招新确实也招到了一些不错的人选。
 
 
Y:随着工作室知名度的越来越高,你们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G:工作室现在还处于一个发展中的阶段,知名度什么的不敢说,我们还是尽力去做好自己的事情,生活的变化倒是没有太多,因为本身拍摄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Y:你们怎样评价自己的摄影作品,比如《交大的一天》、《蓉城35mm》等?
G:从11年至今工作室的作品质量也在稳步上升,但是仍然没有达到我们内心希望的那样,我们对待每一部作品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都是我们的心血之作,而且质量就当时的需求而言不会让我们当时的心血白费,现在还是沉下心磨砺作品的时期,希望之后能作出更好的作品。
 
 
Y:1896视觉工作室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样?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G:工作室未来的发展仍是向我们定位一样,依托于学校的半独立摄影组织,通过商业的一些活动来获取资金与技术支持我们自己有兴趣的拍摄计划,做好工作室的传承,在学校一代一代的发展下去,我们的目标很宏大,希望做西南地区最专业的校园摄影组织,但是现在离这个目标还是很远,仍需要脚踏实地的去经营。 
 
 
 采访/撰写:于润泽 
摄影:1896视觉工作室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