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真实的状态 专访摄影师Harry
2014-11-10
 
Harry(张浩),南京人,毕业于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现居澳大利亚。专职摄影师,作品大多温暖安静。爱拍行人,认为每张不同的面孔底下,都有不同的故事。

(H:Harry L:林毅颂)
 
 
 
L:首先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H:我叫Harry,南京人,2006年到墨尔本读书,目前在Antone Creative做摄影师。
 
 
L:你初次接触摄影大概是什么时候呢?源于一个怎样的契机?
H:小时候,照相机跟家里其他各种大人世界里的东西一样,强烈吸引我。后来大一些,特爱集邮,每天都想去看,或者买几套。小学的时候拿傻瓜相机拍照,然后打印出来照片,很有一种“我自己做的邮票”的感觉,分类整理,装相册。再之后就开始用数码相机了,什么都拍,对拍什么都感兴趣。
 
 
L:你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主修的专业是什么呢?这对你走上摄影的道路有什么影响吗?
H:在学校学的是平面设计,这对拍照的方法和习惯肯定是有影响的,比如我喜欢以和谐的方式来表达内容。
 
 
L:如今对你来说,摄影的意义是什么呢?
H:工作和探寻自我。工作方面,我拍婚礼,家庭,小孩等各种人像;除工作外,我拍摄一切我喜欢拍的东西,比如行人,季节,自拍像,等等。一个摄影师最爱拍,最擅长拍什么,这总能让人对摄影师本人有更深的了解。不过,看别人容易,看自己困难。我常会看我以前拍的照片,或者按照不同主题放在一起,有时突然就有感悟,“哦,原来我是这样看待事物的”,或者“原来我对橘色有如此强烈的执着”等等。
 
 
L:墨尔本是座优雅美丽的城市,它对你的摄影是否带来了启迪或者说灵感呢?
H:无论哪里的人都很有意思。墨尔本对我本人意义重大,但单独说摄影,并不比其他城市带给我更多感受。
 
 
L:你喜欢将街上邂逅的行人作为拍摄的对象,这么做是出于一种怎样的考虑呢?
H:一个人的样子,装扮,头发颜色,抽烟的速度,衣服后背上的褶皱,在电车上给人让座的表情,抱着纸盒子边过街边打哈欠的神态,等等,太多细节,太有意思。
 
 
L:在抓拍行人的时候,有没有一些需要注意的点或者需要掌握的技巧呢?
H:我会站远,或在行驶的电车上透过窗户拍。有段时间每天早上和同事拼车,我就坐在副驾上拍行人。
 
 
L:你的许多作品都是对于生活细小或不显眼的事物的捕捉,平时出门时你是习惯带着相机随时准备捕捉灵感吗?
H:不一定。如果出门,我大概会有预感,今天会不会拍到有意思的东西,(这个预感大约90%准),再考虑带哪支镜头。
 
 
L:选择博物馆和美术馆的艺术品作为拍摄对象,相较于其他事物,有什么不同的体验吗?
H:博物馆/美术馆里的展品,已被精心整理过,品相,位置,灯光,与周围展品搭配等。作为拍照的人,或者记录,或者在艺术品的细节和形状之间找到更多的让人产生兴趣的组合。
 
 
L:作为一名摄影师,你有什么偏好的拍摄主题吗?
H:表现人物真实状态的题材。
 
 
L:在照片的后期处理上,你有什么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吗?
H:后期的目的有各种,我觉得只要摄影师的后期能够在照片中,对主题或者情感的表达有帮助作用,后期就是好的。但是后期本身难度不小,要做到“不露痕迹”的处理照片,难度不比拍照小。
 
 
L:你认为你的拍摄风格相比最初发生变化了吗?
H:以前,同学看我的照片觉得很安静,这个风格到现在没变化。我觉得这跟性格有关。即便拍摄的主题不同,技巧有提高,用眼睛安静的看,并表达,都没变。但是我觉得只要我持续拍下去,风格会变。
 
 
L:拍摄至今,哪位摄影师对你的影响比较大?
H:Jonas Peterson, 和谐,真实,节奏,在他的照片中,淋漓尽致。
 
 
L: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样的期待?
H:拍摄更多意想不到的人。
采访/撰写:林毅颂
摄影:Harry
责任编辑:刘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