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成为自己” 摄影师阿斗专访
2014-09-18

   

    阿斗,1973年出生于四川绵阳;1995年毕业于四川阿坝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美术系,主修油画, 现工作生活于四川成都。阿斗曾获2009三影堂摄影奖,2007美国WIPI摄影机构文献奖,2007荷兰“KLM Paul Huf奖”世界100名青年摄影师提名,以及日本MIO世界青年摄影大赛最高奖和评委会特别奖。阿斗的摄影作品已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等地展出。

 

 

(Adou:阿斗 X:熊萌)

X:阿斗老师,您好。首先,据我了解,您曾经主修的是油画,那后来是怎么跟摄影这种影像形式结缘的呢?

Adou:我摄影在少年时,不是结缘,是少年时候的志向。而学画画原因很简单,我住在山里,所有人不知道摄影该上什么学校,什么系。回头看幸亏没上电影学院的摄影系。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们学习的只是实用摄影、经验摄影;而摄影艺术和实用功能无关。

 

 

X:您在川内出生,在川内学习、工作生活,从您的生活主要轨迹来看,您始终没有离开过四川。那么,在您的摄影作品中,是否有或隐或现的四川痕迹?

Adou:我基本和四川地域文化无关。我从小生活的环境很封闭,和哪点都不像。尽管我母亲是四川人,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她说四川话,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是活在四川,心在大山。我觉得我也许更像活在电影蜀山那种真空环境和梦想中。如果蜀山真的有,那才好。

 

 

X:从您这些年的摄影作品来看,不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内容上都有着显著的变化,这种变化的背后一定有您摄影观或者艺术观的变化吧?

Adou:每个人都会变的。无知,在追求的道路上不是拦路虎,而是一种好奇的精神潜质。我觉得我依旧对这个世界很无知、很好奇,所以总是没有那么多顾及。可以说艺术观,价值取向总是当下最直接的动力,至于怎么变我从来不强求,但是我从来不畏惧也不刻意抗拒这种指引力量。我不会营造自己,我只会成为自己。

 

 

X:您的摄影作品在纪实之中又掺杂着一种极致的抽象表达,比如2012年的《阿斗》这组作品。这组作品是因为一个怎样的契机或者灵感而造就的呢?

Adou:这算不上纪实作品,如果所有相机生成的作品都算纪实作品的话。契机就是想去做了就做了。灵感来之于自然和梦境,或者说人生体验。

 

 

 

 

X:我从您的这组照片中,感受到一种类似于基督信仰的东西,尤其是耶稣受难等形象。这种理解是否符合您最初的意图?您本身是否有宗教信仰?

Adou:为什么不符合最初意图?最初的是什么?人只有在体验中才会不断发现自己,找到自己。我想我有信仰,但不属于哪种特定的宗教。在这个问题上我总是好奇,探索。

 

 

X:如果欣赏您摄影作品的人没有领悟您的意图或者歪曲、误解了您的意图,您会怎么处理?

Adou:不处理,为什么要处理?我不可能在乎他人怎么看我,因为我也不是他人。他人的理解,或许能让人减少孤独感,但那也会很快被一笑了之。所以我总是给人不近人情的感觉,是的,我就是那么的不近人情,我不懂那是基于什么样的动机。

 

 

X:您的摄影作品通常是以组图的形式,有着统一的主题和情绪。为什么选择组图作为表现方式,你是如何让众多的碎片瞬间形成统一的主题的?

Adou:不知道,真不知道。这不是图编游戏,也更不是拼图。我总觉得规划人生,或者规划主题的人比较可耻。这是诡计,是种计谋,是种目的和现实的无情。也许这里我是偏执的。

 

 

X:要想做出与众不同,并且有意义有美感的摄影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可以给摄影新手一些建议吗?

Adou:美感是什么?意义是什么?至于与众不同,也许是天生的。我也不是老手,任何问题,如果说一个真诚的人,不可能对经验之谈当作习惯;这恰好是最不好的习惯。只有对个体是新的,那就一定是新的,至于是不是大家感兴趣的,真不重要。

 

 

X:另外,您收获了国内外摄影界的众多大奖,这些大奖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您的生活因此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Adou:摄影没有什么大不大奖的问题。得奖只在于证明自己,已经证明了不需要反复证明。摄影运动员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把爱当真爱,摄影不是体育竞赛。我爱摄影艺术,我讨厌摄影运动,越来越讨厌。至于生活发生的变化,也许这是很多年轻人想的重点。其实根本不存在。是的回头看,真不存在。

 

 

X:根据您的经验,国内外的摄影奖项的评判标准有着怎样的异同?国内外的关注点怎样去把握?

Adou:战胜裁判赢得比分的技术能力我已经充分证明过。再做就恶心了。他们肯定不如你,你只需要做到这点就足够了。走他人的路,让他人无路可走,这本身就是弯路。出发点错了就要及时纠正过来。而他们确实在误导年轻人。尽管有年轻人明明知道,也要技术性短期进入;那就要花更大代价回头。

 

 

X:现在,对您的工作生活来说,摄影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未来有什么有趣的摄影计划吗?

Adou:摄影可以用用,它的价值就是可以用用,当工具的。好玩的,好奇的,能真挚表达和使用的,都是好的。对我来说有趣的事情很多。只要是我不熟悉的,我大多觉的有趣。喜欢的,就是真的有趣了。对了我最近在做一个大放大机,至于干什么,我想,做好了就又有了新的玩具。这一定是有趣的。

 

 

摄影:阿斗

采访/编辑:熊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