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中的狂想和真实 自由摄影师当时专访
2014-09-16

当时(黄韵洁),成都自由摄影师,实力观念摄影师。摄影风格诡异、小清新,后期想象大胆。

 

(D:当时 X:熊萌)

 

 

X:你第一次在专业的网站发布你的摄影作品是什么时候?那时候你接触摄影有几年了?

D:2010年,当时还在上大学。在2010年之前,我一直用手机、卡片机拍照片,主要还是玩票性质的,只发在空间之类的地方。后来,我买了单反,开始在专业网站上发照片,觉得专业一些。我刚接触摄影是08年,刚进大学,时间多了,人也闲了,就开始四处走走拍拍。大学生都应该有一个能坚持很久的业余爱好,不然日子就白白溜走了。

 

 

X:现在摄影对你的工作和生活来说,意味着什么?似乎你说过要在2014年创办属于你的摄影工作室,现在进程怎么样了?

D:100%的影响力。我会尽量保证一个星期一次的出片,有时候是客片,有时是自己去找。有时候也会拍厂家和商家的服装,是商业的吗?是,但是我挑我喜欢的衣服,让模特穿来拍,坚决不要拍那么淘宝。至于摄影工作室,还在酝酿中。有时候我觉得我想做的不单单只是摄影工作室,而是包含了咖啡、休闲、缝纫、绘画以及摄影等的多元化的工作室。有这种想法的我,还是太年轻了。现在的我宁愿做一个自由职业者,漂泊不定的生活比较适合我。

 

 

X:有没有考虑过加入其他摄影工作室?

D:暂时不考虑。其实现在我也在一个摄影培训机构做讲师,但是有很多条条框框,我本身又是那种转身说走就走的个性,对于机构来说,他们也很没有安全感。现在我的课就少了,只有有课的时候才去。我觉得自由职业者的生活很自在,我摆过地摊,做过二房东(笑),还买些股票,最近又开始做淘宝,卖一些自己做的汉服。没想过靠什么赚钱,就是爱好多变,什么都想尝试。自由不仅仅是指人身自由,职业爱好自由也很重要啊。

 

 

X:2013年的时候被网站评选为实力观念摄影师,以你的创作经验来说,观念摄影是怎么样的?拍好观念摄影,最重要的是什么?

D:观念摄影,度娘的定义肯定比我好。我在拍照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观念、想法,就是尽可能用摄影技巧拍好当前的画面。后期的想法比较多,但也是跟着感觉走。生活中,会有那种有想法但说不出来的时候。摄影也有隐藏的意义,欣赏者比我先总结出来,那也很好。我现在在拍汉服,不可能加入更多狂想的东西,更多的是画面上的东西。踏实地呈现画面的美感是摄影最根本的要求。

 

 

X:你的观念摄影作品通常主角是漂亮的姑娘,在拍摄的过程中,你是怎么和被拍摄者交流沟通,尤其是你的组片“365梦境”系列,梦境这种不好表达吧?

D:“365梦境”系列其实是在拍被拍摄者的梦想,每次拍摄前我都会问模特的梦想是什么或者印象深刻的梦是什么。所以“365梦境”系列,我是被沟通的,我尽量用我的领悟去呈现她们想要的画面。这一组我拍成诡异的风格,还是有我的任性的,毕竟模特们还是很想美美的出境,拿到照片,她们都吓了一跳。但是整个过程,对于我们都是一次不错的体验。

 

 

X:我非常喜欢你的《365梦境》系列照片,尤其是那种黑童话的感觉。以《女巫裁缝》为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摄影记录梦境的全过程吗?

D:我确实非常喜欢黑童话的阴暗的感觉,很酷很神秘。当时,被拍摄的女孩跟我说,她想做一个裁缝,还要有女巫的感觉。她本身就非常有想法,跟我的诡异风一点也不违和。我仔细听了她的想法,再去设计具体的场景,再加上我的后期,这幅照片就出来了。

 

 

X:能够实现这么大胆的想象力,你的后期功力确实相当深厚。你是怎么学习和运用后期的?好的后期,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D:高考毕业那段假期真的是非常漫长而且无聊。那时,我拿手机拍照,效果很不满意,于是在网上开始自学PS,网络上这类资源还是很丰富的。PS水平好了,又开始不满足手机拍照了,专门又买了卡片机,乃至后来的单反。我学过一年画画,所以艺术审美对学PS和摄影还是很有帮助的。后期的作用就是让模特更美,照片更美啊。

 

 

X:好的摄影技术是一个好的开端,丰富的想象力还需要大量独立于摄影之外的东西支持。对于你来说,是什么在不断丰富你的想象力?

D:如果是自己创作的话,可能拍摄前期会看一些电影、电视剧去做一下采访。比如拍汉服,我就去看看《红楼梦》、《青蛇》,找一些参照物,看看故事情节来演绎下。读书的习惯和记梦的习惯也能丰富想象力。梦里的想象力完全无法估量,梦到什么,醒来就赶紧写下来或者录音,这也是拍摄时想象力的来源之一。

 

 

X:现在你的摄影风格情感上更细腻了,而且还有故事和诗歌的配合,现在策划一次拍摄是不是要比以前复杂一些?

D:我确实在不断尝试新的摄影风格。我的工作没有更复杂,我仍旧是一个摄影师。增加的麻烦我交给了我的一个好朋友。她在大学时就写过穿越小说,现在她帮我当枪手,写一些古典气质的诗歌、故事配图。图文搭配,有时候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X:在摄影和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D:记不起来,应该没有吧。

 

 

X:最近,你在忙什么?有新的摄影计划吗?对未来有什么期待?

D:近期可能会去尼泊尔拍婚纱摄影。目前还在拍汉服,开始是商家给我派服装,后来我觉得很有兴趣,自己又去拉了很多赞助。摄影师也是要有商业头脑,我的目标就是在我的墓志铭上刻着:一位有钱的艺术家。

 

 

摄影:当时

采访/编辑:熊萌 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