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就在一条大河” 张克纯专访
2014-08-18

 

 

张克纯:1980年生于中国四川,现生活、工作于成都。曾参加第四届Photoquai摄影双年展,盖布朗利博物馆,巴黎;第二届新德里国际摄影节,新德里;第六届L'Iris d'Or 摄影奖作品展,萨默塞特府,伦敦;Remote Places, Close Spaces 摄影展,Street Level Photo works,格拉斯哥等国内外多个摄影展览。 《北流活活》摘得2014阿尔勒发现奖(Discovery Award) 

  

( Z 张克纯 L 罗然 ) 

L: 您在大学期间学的是广告,为什么您最终选择了做一名职业摄影师,而不是广告设计师?您第一次拿起相机是在什么时候, 是怎样的机缘下让您对摄影开始系统的拍摄? 

Z: 是的,我在大学学的广告,毕业以后做的室内设计,摄影是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到了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时候,毕业就开始买相机慢慢用相机拍摄一些东西。最后设计也不想做了,就慢慢系统的学习摄影,开始转做摄影。 

  

 

  (2014阿尔勒摄影节颁奖现场) 

 

L: 您最喜欢并擅长拍摄的类型是什么? 

Z: 最擅长拍摄的是艺术摄影,这个应该算是做的比较多的东西。 

  

 

 (三影堂+3画廊张克纯摄影展) 

  

L: 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想法去拍黄河沿岸这样一些地方? 

Z: 2008年我在做另外一个项目拍摄,当时是第一次去黄河,其实每个中国人都对黄河有一定的感受,它也承载了很多东西,像命运的摇篮,文明的发祥地,母亲河,这些印象。所以我当时第一次去黄河边,有机会沿着河边走一走,我就觉得作为摄影师,它也许是我摄影风格的体现。一直到09年回到成都,我就开始着手准备一些工作,最后得以成形。 

  

 

 

 (《北流活活》作品集当中《向沙漠抽水的人》) 

  

L: 数次往返,从黄河的源头青海一直拍到到山东入海口,以广阔而细腻的视角去呈现该流域的现状, 你所拍摄的作品和你预期计划的创作有什么不同吗 

Z: 我拍摄的作品和预期想象的是有一定不同,因为我很喜欢美国一个叫阿莱克·索斯的摄影师,他拍摄过一组叫密西西河畔的睡梦的摄影作品,我很喜欢他那组作品风格。当时我到了山东呆了一个多月也拍了很多东西,但是我发现中国的现实和我想象的风格概念反差很大,不太一样,最后我也做出了一些调整,出去呆黄河呆了几个月以后,就呈现了您现在所看到(北流活活)现在黄河边的样子。 

L: 在《北流活活》作品集里里面大家对其中三幅作品(《向沙漠抽水的人》《煤场里的佛像》 《墓地》) 能简单讲述下它们创作背景吗?  

Z: 其中有一幅是《向沙漠抽水的人》,那个拍摄地点是在宁夏的一个叫‘中卫’的地方,当时那整个都是腾格里沙漠,很大一片沙漠,就在黄河边的。那里的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沙漠中种树,然后浇灌那些树,因为在沙漠当中如果缺水树木就将要死去,所以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在水塘里面抽水,然后浇树。当时拍摄这部片子的时候觉得这幅画面,也展现了人类生活的缩影吧. 

  

 

 (《北流活活》作品集当中《煤场里的佛像》) 

  

Z: 《煤场里的佛像》也是在宁夏那边拍的,它的背景是在贺兰山,在贺兰山里面有一个寺庙,寺庙的周围有很多煤矿煤场.这个寺庙的来历是这样的, 之前在这个地方有一个煤厂的老板,他有一天梦到山谷里面金光灿灿的,他就决定在山谷里面修一座庙,他自己在里面做主持,其他煤厂老板朋友就决定捐资为他修了一个几十米高的佛像。而这个摄影作品是怎么来的呢?这个佛头是当时佛像做坏了,被扔到附近的煤场的画面。我当时看到的画面有种超现实的感觉,当时就拍下了那幅作品。 

  

 

 (《北流活活》作品集当中《墓地》) 

  

Z: 《墓地》这幅作品的创作背景是这样的,我当时坐在从石嘴山去内蒙古乌海的公共汽车上。看到公路上一大片公墓,其中有一群人在为刚逝去的亲人下葬。当我下车想拍摄这个画面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远去了,留下一座新坟和背后的化工厂。我就在原地创作了这部片子. 

L: 您在进行摄影创作中对摄影器材有特殊要求吗?目前,您旅行摄影的时候的常用装备是什么? 

Z: 我在拍摄中使用的是4x5大画幅的相机。拍摄过程中我带着一辆折叠的自行车,坐车或者坐飞机坐火车都带着这个折叠车。到了当地以后我喜欢骑车看到了喜欢的画面就拍下来。因为我喜欢慢慢看,慢慢拍。 

  

 

 (08年汶川地震 作品《地震中的狗》) 

  

L: 您的那副震撼人心的《地震中的狗》,可以讲述下拍摄该画面的历程么,您是直接亲自去到震区拍摄到的画面吗? 

Z: 当时是08514号,地震发生第三天,我去四川绵竹汉旺镇,东汽家属区看到的一个很震撼的场景,当时房子是成九十度倒塌下来,房子主人养了一条狗,是拴在厕所外面的阳台上,房子倒下以后,狗被拴绳吊死了。当时就记录下了这幅惨状。地震的时候我是在震区呆了一段时间拍摄了很多片子。 

  

 

 (三影堂在+3画廊展) 

 

L: 您在三影堂在+3画廊展的三张《山水之间》的新作品相对于以前的创作有什么不同的特点?后期的作品还是会按照这样一个感觉去进行吗? 

Z: 《山水之间》是在正在做的一个项目,我在环境里面让拍摄者的人和我做了一个置换,让他们最后来按快门,然后我在画面里面。我想的是中国当下生活中,我们既是事件的旁观,也是参与者,这是我的创作想法,目前我这个新的作品还在继续当中。 

  

 

(新作品《山水之间》图片之一)             

  

L: 在现阶段摄影在您的生活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您对您未来的摄影之路还有什么样的新计划? 

Z: 摄影是我不可缺少的生活方式,我现在也是职业摄影师,当然也会尝试用影像的方式做一些不一样的作品,至少现在是有这样的想法的。 

  

 

 (法国阿尔勒的古剧院,韩国策展人具本昌,正在介绍其推荐的中国摄影师张克纯的作品) 

  

L: 您觉得拍好摄影作品,您觉得最难的是哪一方面?可以给摄影新人提一些建议吗? 

Z: 我觉得做摄影,最难得还是坚持,在中国做职业摄影师这件事也比较艰难,你不仅仅是要呈现一个东西。建议还是要贵在坚持,如果真的想把一件事做好的话。 

 

采访/编辑:罗然 

摄影:张克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