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摄影师谢罡 孜孜以求的自然与人文摄影追溯
2014-07-22

 谢罡,摄影师与撰稿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签约摄影师。中国最美的214国道地理品牌创始人,著有《雅鲁藏布大峡谷里的墨脱》等。

 

(X:谢罡 M:熊萌)

M:我们都知道您是一名军队退役上校,通过您的各种撰稿文章也能够发现,您自己也经常提及这个职业的经历,您觉得这个职业给您和您的摄影带来了什么?

X:人民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我坚定地认为它是一个培养正能量,磨炼人坚强意志的地方。我在军队现役30年,从野战军到边防部队,从基层到机关,从作战训练到边防执勤,在太多的酸甜苦辣中构架了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这个构架及其不断的调整改造,就是潜在的智力支撑,这些必然影响我的言辞和摄影行为。

 

  

M:您幼时师从著名画家钱来忠和摄影师李志国,从时间上来说,您对摄影的爱好是否在进入军队工作之前就已经形成了?

X:我是从大凉山的小县城里走出来的孩子。小学时,受到了州群艺馆长钱来忠老师“工农兵美术班”的感染;中学阶段,得到了县文化馆长李志国老师的美术摄影的传授和大力支持;高中毕业前,接受了四川美术学院易本奎老师的帮助教育;还有父亲的135照相机,这些都对我的摄影爱好起了关键性的作用。特别在摄影方面,仅有相机是不够的,没有李志国老师的胶卷、相纸和暗房的支持,亦不可能有我今天持续的摄影追溯。

  

 

M:从您接触摄影至今,您的摄影理念经过了怎样的变化?现在对摄影最个性的见解是什么?

X:摄影是艺术,每一个摄影人都在为一幅图片能够更多地展现独到的思想,表达更多的信息,扩展丰富的艺术元素而努力。然而,这是一个很漫长很现实的提升过程,需要厚实的图片积累以及知识与技能支持。我羡慕那些与生俱来的艺术天才,但我不想只拥有浪漫的自信和炽情的炒作。于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用老老实实、孜孜不倦,去品尝这残酷的过程和美丽滋味。尽管如此,我对摄影问题也有我自己的看法。一方面必须坚定地追求摄影的艺术美,因为图片的艺术美是摄影传播的基本条件。另一方面,也应深刻看到摄影在社会各领域的自身传播功能,可以说摄影在社会各个领域无处不在。然而,摄影又几乎受到其它自然与社会科学的制约与促进。所以,摄影必须与其他学科有力结合,摄影才能真正展现其价值。

 

  

M:您是中国最美的214国道品牌的创立人,214国道整个道路呈现着不可多得的生物多样性、地质多样性、景观多样性,丰富地自然与历史文化,独特的宗教和少数民族风情,您是怎样发现这条不可多得的国道风光的?

X:这个有两个原因。首先,我三十年中的工作大多是军队司令部的工作,接触的地理、气象、历史、民族、宗教等方面的问题很多,促使我养成了学习分析这方面问题的习惯。其二,我工作过的地方和工作需要去的地方,以及家庭要素,几乎都在214国道附近,从1985年进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离开过。在工作、生活和出差全国后的比较,深深地发现214国道自然与人文内容的丰富多彩,没有一条国道可以比拟。比如说:214国道经过长江、黄河、澜沧江、怒江、雅砻江、黄河、红河发源地;国道上有30个民族;藏传佛教四大神山有三座在214国道上等等。

 

 

M:我收集到的您的摄影作品非常大气磅礴,这是您风格之中最重要的吗?还是说您的摄影作品中不乏细腻的元素?

X:前不久,尼康中国向我约写一篇如何拍摄大气风格图片的文章,他说我的作品很有大气风格。你也这样问。不过,我还真没有自我发现呢。当然,能得到大家的公认是好事,因为我觉得这个风格很重要,它有很强的视觉感染力,能给予人一定的精神释放。我认为大气与细腻是不可或缺的,互为依存,补充衬托。我想,你在我的作品中应该看到了。

 

 

M:老师的作品被公认为侧重人文地理方向,您觉得人文和地理在您的摄影作品之中以怎样的关系存在的?

X:应该是侧重地理方向,既有人文地理又有自然地理。地理是研究自然和人文的综合学科,把摄影放在里边,那就是追溯其自然美、艺术美和社会美。至于怎样的关系,我觉得事物不是孤立的,也是辩证统一的,拍摄应以创作主题来确定,梳理其中的地理关系。

 

 

M:曾经听过一句话“一个好的旅行摄影师是半个地理学家”,但是我看过您的文章和摄影,我觉得您岂止是半个而已。您觉得丰富的地理知识在您的摄影创作过程中是扮演者一个怎样的角色?

X:应该说地理知识在摄影创作中扮演着一个参谋与助手的角色。地理知识太重要了,很多时候是事半功倍的作用。比如:拥有必要的地理知识后,你可以掌握季节天气变化规律,知道如何表现地质地貌特征,知道某个民族的风土人情等等。

 

  

M:您曾经提过您很重视军人客观的地理思维,那么在您的作品之中这种思维是如何影响您的摄影创作的?

X:是的,军队指挥员在平时工作中接触的地理内容多,必然影响到自己的摄影创作。至于影响我的成分,我觉得有三点:一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做好准备工作。二是宏观的看一处景色,联系起来具体分析;三是灵活捕捉光影,不拘一格的呈现。

 

 

M:拍好人文地理方向的摄影作品,根据您的拍摄经验,您觉得最难的是哪一方面?可以给摄影新人提一些建议吗?

X:最难的是不熟悉要拍什么,怎么拍。所以,我认为摄影之外的功夫最重要。也就是多读书,多涉猎学科,多分析研究,增强“下意识”能力。也就是说看到事物后,马上知道是什么,拍什么,怎么拍。

 

 

M:您曾经说过“只知道追求摄影艺术,而认识不到摄影的记录传播功能是摄影家一生最遗憾的事。”我也仔细阅读了您的博客,感受到您在传播这方面做的努力和诚意,您觉得摄影如果放在记录传播这条传送带上,它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X:我认为摄影作品只是在业内,在小圈子、小群体内传播,甚至是孤芳自赏,那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所以,摄影既然是艺术,既然有记录传播的功能就必须以最大的功能去发挥。它最大的价值是让人们知道并分享了世界的美,同时也有历史和现实意义。

 

  

M:当摄影师完成一幅摄影作品之后,对影像的解读会不会出现与初衷不符的情况,您认为怎样才能避免这样的状况发生?

X: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一是悖于初衷,二是新的想法产生后的遗憾。我认为这是件好事。悖于初衷,说明自己看到反省了存在的问题。有进一步的新想法说明你在奋斗。绝对避免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事物总是在变化,我认为多在拍摄前“做功课”很重要,做足了就减少了失败的可能性。

  

 

M:在浏览您的博客作品之后我也忍不住产生旅游的热情,你可以跟我们谈谈摄影和旅游之间的关系吗?

X:这个问题或许是因为我在博客上发了旅游稿的原因吧。其实,我还真没有过“真正”的旅游,我外拍都是工作行为,很少有游山玩水的事。或许在拍摄过程就是一种旅游的行为吧,感受了自然,体验了人文,分享了美好。

 

 

M:最后,老师可以透露一下接下来有开始新的旅程并且开始新的摄影计划吗?

X:是的,八月又要前往西藏、青海复拍和补拍214国道的题材。

 

 

 

 

 

采访/编辑:熊萌

摄影:谢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