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摄影师廖静 前期拍摄与后期创作的交响
2014-07-17

 

(L:廖静 X:熊萌)

X:首先,可以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吗?

L:当然。我叫廖静,2011年获得佳能青年摄影师称号,SILEN ARTS.静观艺术工作室的创办人。也是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数码媒体艺术系的专业教师。

 

X:那么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并且真正爱上摄影的呢?

L:要说接触摄影的话,是高考的时候。那时,我们画室的一个师姐,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当时还叫北广。她的一个朋友就是摄影系的,他的片子拍得特别好,我很喜欢也很羡慕,就产生了浓厚兴趣。在他的影响下,就接触了摄影,我觉得特别好玩。当然,我们小时候也经常玩傻瓜相机,在家里或者同学聚会里充当“小摄影师”。但那时候还说不上什么摄影,就是拍些东西留念。真正的专业摄影,还是从大学开始的。学生会活动、社会实践、实习等等五花八门,可拍摄的素材多了,就想着拍得更好、更专业一些。摄影是融入在生活里的,为别人定格一个生动的表情,记录一个难以复制的场景都让我很高兴。我觉得这是摄影才能达到的,其他媒介的表达都有所欠缺。

 

 

X:您的职业是数码媒体艺术系的专业教师,那么这是一个怎样的专业学科?和摄影有关联吗?

L:数码媒体艺术是一个新的学科,它涵盖的艺术与技术的专业知识范围是比较广的,而我们系设有三个专业方向:游戏设计、数码影视、网络传播,学生需要综合学习这三个方向的专业知识才能成为社会所需求的复合型人才。摄影是学生必备的基础技能之一,专门开设有“摄影基础”与“广告摄影”课程,除了摄影之外,我们还拍微电影、制作数字游戏等等。这其中任何一种都跟光影有关,而摄影同样也是光和影的艺术。它们都是相通的。

 

 

X:从您的摄影作品可以看出您很重视摄影的后期效果,对于一幅效果已经很好的原片,后期它能够增强或者创造出什么样的更独特的摄影价值吗?

L:后期现在的称呼还挺多的,像有一个说法是数字暗房,仿效传统的胶片暗房技术而命名的。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完全,我认为后期是二次创作,它可以更多更自由地摆脱原片的束缚。通过后期软件这样的工具,使原片焕发第二次生命力,第一次生命当然是摄影师的镜头赋予的。我们可以通过色调、滤镜等,使原本客观存在的画面主观地改变,更具有个人化意识。比如我的作品《心中殿堂》,如果你看到原片的话,你就会被最终的成品吓一跳,我几乎让它面目全非。我应用摄影捕获图像,再通过软件进行二次创作,这样的交响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X:您的部分摄影作品非常的大气,富有创意。这种创意是前期摄影时构思的,还是后期处理时进一步揣摩出的?

L:对于摄影,第一步还是要拍好它。要用扎实的摄影技术先拍出来,才能给二次创作留下更多可发挥的空间。针对原片的感觉,再去寻找适合的后期效果来进一步创作。比如说PS里面有滤镜、图层效果、千变万化的色彩,我们究竟用哪一种?需要不断尝试,积累经验。最终,结合自己的审美艺术风格,对同一个原片的二次创作产生不同的效果,也可获得更有价值的灵感。

 

 

X:可以跟我分享在创作您的某一幅摄影作品中发生的有趣的事吗?

L:同样以《心中殿堂》为例,这个片子是我们去凤凰采风时拍摄的。凤凰的吊脚楼、风雨桥,其实很多摄影师都拍过,也都大同小异。学生就问我,怎样才能与众不同,独具魅力呢?我就挑出了一个效果普通的原片,在学生面前演示了一次。我只用一个滤镜效果就可以了,在10分钟内让学生见证摄影与后期的结合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我采用“极坐标滤镜”,刚做了第一步,整个画面就已经呈现成三角形的山丘形状,随后我继续第二步第三步,到最后惊喜地出现了一道“佛光”。围观的学生纷纷说:“赶紧膜拜,赶紧膜拜……”但我没有满足,我相信它的视觉效果可以更好。使佛光泛着一点黄,画面才更丰满、立体。现在谁还能一眼看出来这是沱江上的船和吊脚楼的形象呢?后期不在于工具,而在于灵感。我的灵感就是源自网络上一个国外的摄影师的一组经过极坐标处理的摄影作品。我就觉得,这样的方式是可供参考的。另外极坐标滤镜很适合处理建筑类的照片。

 

  

X:《五教》那张照片拍摄的是一个教学楼的光影轮廓吗?

L:对。它是我们美术学院整个教学楼的外景,是在晚上拍摄的。我在前期利用色温拍摄,使画面获得冷暖对比比较强烈的色彩,然后再用“线之绘”滤镜进行后期处理,就达到了既像绘画又像摄影的作品。它的光影效果特别好,摄影是光和影的艺术,我们一定要捕捉光影效果,摄影作品才能立体。

 

 

X:您有特别喜欢的摄影大师吗?他的什么最吸引你?

L:我喜欢两个摄影师,第一位是安塞尔·亚当斯,一个在英国生活的美国佬。他是1984年离开这个世界的。他提出了一个区域曝光法,这个理论是非常著名的。他的一些摄影基础理论、黑白照片的暗房处理效果以及对摄影的执着都让我万分敬佩。特别是,黑白照片的意境、层次特别值得推崇和学习。第二位摄影师是时尚摄影的一个领军人物陈漫,北京的女摄影师。我喜欢她身上非常睿智的灵气。她在前期拍摄完成之后,利用后期技法加入中国元素,使作品有大气磅礴、淋漓尽致的感觉,而且每一幅作品都跟主题丝丝入扣。她是非常有想法的一个女摄影师,我很喜欢她。另外不得不说,摄影数码化给了很多女摄影师更多的发挥余地,因为机器没那么重,也可以结合一些后期的技法,使自己的作品独具一格。据我所知,在成都就有好多姑娘们在摄影上是很不错的,当然,我也是姑娘之一,嘻嘻。我还没有她们玩得那么出色,但我对摄影是从骨子里面衍生的狂热,不会放弃。

 

 

X:不论是您的大气的风光摄影,还是耳目一新的创意摄影,甚至是纪实摄影带来的韵味都让我很欣赏,可以冒昧地问您一句,对于您来说,有没有最擅长或者最乐于表达的一种摄影风格?

L:在摄影这条路上,我什么都在尝试。我认为只要是视觉效果好的摄影作品,它就是有价值的。因此我一直没有给自己和作品定位,每一种摄影风格,像纪实、人文、观念、时尚人像等等,我都有自己的玩法。我常跟学生说,你心中有,画面就有;你心中没有,画面就没有,这是强求不来的。摄影风格有时候也需要因地制宜,符合此时此景,此心此情。我希望不会出现哪一类特别擅长的,而是希望能创造出一门独特的风格。

 

 

X:您的《打捞者》从影像内容来看像是纪实摄影,但是太极的构图创意又更接近于观念摄影,您自己是怎么判定的呢?

L:在凤凰的沱江,我在桥上,从上往下俯拍一个在沱江打捞垃圾的人。他跟江面形成了这样的几何关系,拍起来像太极的图形。我既是被这个有意思的构图打动,同时也是被打捞者的辛苦打动。因此,我不给它贴标签,我不会定义它到底属于那一类,只要我能够把自己摄影的感觉表达出来,我觉得它就是成功的。你觉得它是纪实的,那就是纪实的;你觉得它是观念的,那就是观念的。一幅摄影作品是见仁见智的。

 

 

X:不断的尝试过程中,你肯定有了很多风格不一、独具特色的摄影作品,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作品分类管理经验吗?

L:作品分类管理,这是我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我喜欢拍,但是都没有及时进行处理和分类。我的作品积累了很多,身边的朋友也都劝我把这些作品整理发表。但我觉得我享受的是摄影带给我的快乐,我在体会摄影的过程,并不是为了它后面的功利性。当然这也引发我的思考,我的确应该要善于整理和管理这些摄影图片。所以,接下来我会好好整理我的所有作品,用黑白和色彩对他们进行大归类,然后再根据题材细分。

 

 

X:最后可以透露一下,近期有正在进行的或者计划中的摄影计划吗?

L:我即将以穷游的方式去甘南,约上小伙伴,去感受一下拉卜楞寺的庙宇和僧人,去到远离喧嚣尘世的宁静的地方。通常,在我的前期拍摄和后期创作的协作下,每一次旅行都会有新的创意和收获。但是也不能完全肯定,毕竟是第一次去,也不太清楚当地的情况,这只是我的预期。每一次在创作的旅途上,我就会很快乐,因为我爱上摄影的原因很简单:“它让我生活很丰富,我很开心!”。

 

 

 

采访/编辑:熊萌

摄影:廖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