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摄影师龙致江 摄影是行走的艺术
2014-07-09

旅行摄影家-小龙 IUCN摄影师,旅行摄影师,《环球人文地理》《旅游生活家》专栏撰稿人。

 

(L:龙致江 X:熊萌)

X:首先,能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吗?

L:我叫龙致江,大家都叫我小龙。我很早就开始了旅行和摄影,因此路上的驴友前辈们就“小龙小龙”的叫上了,我很喜欢这种没有距离的称呼。另外,我其实不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摄影师,摄影爱好者这个说法更适合我。

 

X:那么对摄影的爱好又是如何萌生的呢?

L:我和摄影的互动是很早就有了,我的父亲也是一个发烧级别的摄影爱好者。在当年那个胶片时代,我的父亲就给我和我的家人、房前屋后都拍了很多照片,冲印工作也是在家里完成的。因此我对摄影这些东西从小就很熟悉,也慢慢耳濡目染,开始对色彩和美变得非常敏感。现在看到美的东西,分享的愿望就非常强烈,摄影不得不说是非常适合留住美的瞬间和给予他人直观感受的一种载体。后来,我开始自学摄影,跑了无数图书馆,看了很多大师的摄影作品,深深地感受到自己拍的照片是比较局限的。我总结出来的最大的原因是我的世界太狭窄了,我必须走出去,摄影是行走的艺术。

 

 

X:您确实做到了,旅行和摄影成为了您生活中不可分割的要素。在漫长的旅途中曾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L:挺多的,2012年的时候,我骑行去尼泊尔,在拉萨和三个驴友结伴同行,两男一女,都是很强大的人。其中一个来自北京的男生骑行滇藏线的时候还捡了一只小狗,那只小狗陪着他到了尼泊尔,又回到了内蒙古,最后返程北京。一只小狗跟着主人旅行了几万公里,这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它的一生应该很幸福了。在旅行的路上,人类和动物、植物之间的感情变得特别纯粹,这是城市之中的社会关系无法比拟的。

 

X:在您的旅行之中,您的摄影风格和理念有发生过变化吗?

L:当然。最初的我为了开阔眼界,就一心向往某些特定的地方,得到特定风景的照片,算是“看山只是山”的过程。后来,我更多的是去关注旅途之中自我意识的改变和与自然更亲近的交流,用一些为难自己的方式,比如骑行、徒步去完成我全新的旅行和摄影,拍出更丰富、更饱满、更富挑战性的影像。我希望我的作品不只是一种风光,而具有一种独特的人格色彩,诠释旅行中的内在价值。

 

 

X:您遇到过那么多的风物和人,有没有某个场景、某些人,让您不再单纯地想拍摄风光片而转型拍摄人文片?

L:确实很多最初靠风景片发轫的摄影师,最终放弃了这块阵地。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2006年的时候,我在年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停留期间偶遇了一个正在闭关的僧人,叫做俄建宗治。他是青海当地非常有名的佛学大师。我们聊了很多,但是大师却极少提起佛法之类,而是不停地讲牧民的淳朴、愉悦的生活和对家乡美丽景色的热爱。大师看天地的时候眼里只有天地,而不是晦涩的佛语。其实人生真的很短,我们也一直活在人类建造的围城里面自我膨胀,但是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自然中的一草一木才是世界的原住民,我希望能够用我的脚步去了解、记录他们。而人文摄影这个领域有很多知名摄影师远远拍得比我好,也拍得比我深刻,我要做的只有尊重和欣赏他们,同时也坚持我想拍好的旅行摄影。

 

 

X:据我的了解,您的“雪山篇珍藏专栏”、“骑行川藏线”等作品多次被刊登在《环球人文地理》等知名杂志上,这对您的摄影和旅行有什么意义吗?

L:能在知名杂志上刊登自己的摄影作品,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但这仅仅是一个阶段的肯定而已。每个风光摄影师都是好“色”的,在某个时间拍到了一些被认可的好作品,这是肯定没法满足的。这世界这么大,有那么多等待我们拍摄的风光还等在未知的路上。知名杂志的肯定让我高兴,但同时也给我带来了深刻的影响,那就是我们的脚步很难再停下来。

 

 

X:在旅行和摄影的途中,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L:风光摄影和人像摄影、纪实摄影有非常大的区别,它们的可控性是不一样的。人像摄影和纪实摄影按快门的时机是人决定的,而风光摄影师按快门的时机是天决定的。比如我骑行到梅里雪山的时候,想要拍摄著名的日照金山的日出景象,但连着八天,天气都非常恶劣,但是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等待。等待时间的长短是无法人为计算的。同时,好的摄影作品一半是拍出来的,一半是跑出来的。对身体素质和适应能力的挑战也不容忽视。还有什么困难,这很难说,上了路,什么都可能发生。以前我骑行到了云南的盐井镇,相机坏了。而盐井镇没有修相机的商铺,甚至也没有地方卖电子元件,旅程只能半途而废。这些都是风光摄影师背后的辛苦,是看图片的人很难体会的。

 

X:我知道您曾经在川大做过一次摄影个展,很多大学生也非常喜欢您的作品,从而去模仿您的骑行经历、摄影作品等等,你是怎样看待这种模仿的?

L:其实这不算是模仿,我相信每一个年轻人都有一个走出去看看世界的愿望。倘或我真的激发了他们动身的念头,我很高兴用这样的方式和他们进行了灵魂上的交流。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选择自己喜欢并且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

 

X:在摄影之外,你似乎非常融入现实,兼职单车教练,展卖手工非印刷明信片,最近还在筹备旅行记录摄影室,我很明显的感受到骑行和摄影不仅仅是审美的手段,同时也是您谋生的手段,你是怎么平衡这两者的?

L:没有一个人会把自己的一生花在旅行上,我并不是一个为了旅行摄影而抛下一切的人,我很愿意把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陪伴我的家人。同时我也不抵触传统的人生规划,比如成家立业、养家糊口,我也会这么走下去。但是人们除了生存以外还要生活,愉悦的生活。我很高兴能够发展我的爱好去融入现实,骑行培养了一名单车教练,摄影催生了明信片和旅行跟拍摄影室。这大概本身就是一种平衡。

 

X:在跟拍摄影时,如果客户的拍摄要求和您的摄影理念相悖怎么办?

L:我个人认为找我做跟拍摄影师的人必是欣赏我的,是知己;能够对我的拍摄手法有异议,提出建议的必是有自我意识、独特想法的人。无论是遇到了欣赏我的还是对我的拍摄有指教的人,我都很开心,人生总是需要知己和诤友的。

 

X:可以透露一下,最近有什么新的有意思的摄影计划吗?

L:我一直回想我这些年的旅行摄影的经历,进藏的五条线路,青藏、中尼、川藏和滇藏我已经骑行过了,只剩下新藏线。所以我打算在今年九月完成最后一条线路的骑行和拍摄。最后,我会把这五条路线的图片进行整理,完成我的旅行摄影集。一个人完完整整地去完成记录进藏的五条路线旅程的摄影集,我非常期待这样的一个作品。

 

最后,非常感谢龙致江老师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期待您在旅行摄影方面有新的突破!

 

 

 

 

 

采访/撰文:熊萌

摄影:龙致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