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影像最真实的东西 法国纪实摄影师Christophe Loviny专访
2014-07-03

 

Christophe Loviny(克里斯多夫·洛维尼) ,法国著名纪实摄影师,资深编辑,南亚问题专家。在巴黎、马德里、柏林、伦敦、米兰、罗马、布鲁塞尔、休斯顿、蒙特利尔等城市举办过个人展。作品曾发表于《星期日泰晤士报》、《亚洲周刊》、《快报》、《巴黎竞赛画报》、《费加罗》等世界知名杂志及报刊。如今的他正致力于将他对摄影的理解和知识传授给年轻一代。

 

克里斯多夫·洛维尼在成都影像艺术中心举办了主题为“缅甸故事”的摄影展,借此机会四川摄影《摄影师专访》栏目安排了本次采访,希望通过这次的访谈能够给热衷摄影的人们一些启示。

 

 

记者:R    Christophe loviny:CL

 

R:据我们所知,您曾经毕业于法国里尔大学法学院,但现在在摄影圈名气很大,请问您是怎样从一个法学毕业生过渡为成功的摄影大师的?

CL:我之前在里尔大学学习法律,但是与此同时也全面地学习了历史和地理。在法学院的日子,更多的是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和知识,而这种跨界线的阅历和知识都是成为一名好的新闻工作者或者摄影者所必须的基础。因此,每个人的过去不可能和未来割裂。当时的我是一名法学毕业生,同时也是一个好的摄影师的苗子。

 

R:为什么要用摄影影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内心世界,而没有采用其他手段?

CL:最初我就是一个writer,是一个reporter。在AFP(法新社英文缩写)工作期间,接触了这一块,通过影像、文字去见证和传播了各类新闻信息。我很喜欢拍照片并且配上文字,用很直观的方式向公众讲故事,这种方式获得了很多称赞。我也做过广播和电视的报道,让我非常感兴趣的是通过影像这种方式讲述的故事更能震撼人心,所以我更喜欢选择这种表达方式。

 

 

R:此次摄影展展出的“缅甸故事”这组照片的拍摄更多的是客观记录,还是含着什么样的主观情绪?

CL:在纪实摄影这个领域,客观是不存在的,比如彩色转成黑白,尤其是当我们把一种事物转化成另一种形式的时候。你要尽最大努力告诉大家所有影像最真实的东西,而不要对真相作任何的改变。当然,如果你选择其他领域,你必须非常清楚自己到底是一名艺术家还是新闻记者。

 

 

R:您在中国也举办了好几次摄影大师班,也就是“workshop”。近几年的几期“workshop”的成果让您满意吗?

CL:我对这个大师班的结果非常满意。当然,摄影培训,对学生来讲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对我来说,同样也是。(笑)但是经过了不断的磨合和重复的尝试,学生和我在面对最终的摄影成果的时候是非常满意的。

 

R:下一期的“workshop”是沿袭现在这种指导方式,还是会有其他的创新加进去?

CL:这个工作坊的形式是我一贯采用的方式,我不会突然改变大师班这种培训方式,而用另一种还不熟悉的方式去做。我做大师班的原因是想让同学们更深入的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我也会努力的推动,这种方式已经达到很好的传递效果。我知道推动学生去做这样的东西是非常困难的,但最终做出来的成果却是超乎意料的高兴。现在拍照片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最快的速度能达到一秒几十张,甚至更多。它使拍照变得尤其容易,每个人可以随时随地的拍照。然而想拍出强有力的、震撼人心的照片却依然很困难。

 

 

R:您在摄影方面的成绩如此之大,作为一个独立的摄影大师已经声名显赫,为什么还要通过摄影大师班这种形式参与摄影教育呢?

CL:此前我用了35年去拍照片,去展示我自己的一些图片故事,现在也一直在持续做这个东西。可以说,我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摄影者,我希望通过做大师班,把自己的经验展示并且分享给年轻的摄影师,使他们能够从中获得提高。作为一名记者、摄影者,会有非常多跟别人不一样的生活,可以自由地天南海北四处拍照片。而传授摄影也会构成一个不一样的生活。帮助年轻摄影师的成长,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就像在工作坊里面大家都叫我“大师”一样,在缅甸大家也叫我老师。这个帽子太大了,当有人这么叫我的时候,我就会给他一个“big smile”。这种传授的经历是帮助我在生活中成长,丰富经历同时达到成熟的手段。我认为摄影是一种手段,能帮助我们成长和不断走向成熟。

 

R:我跟朋友说起您的大师班免费教大家摄影的事,我的朋友很幽默,称您为“克里斯多夫·免费”,您怎么看这事?

CL:其实这次成都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向一个基金申请的钱还有一点。就像在缅甸和中国其他地方做过的一样,这次来成都相当于是做了一次免费的公益性的活动。这种情况发生了,就像您的朋友说我是“免费先生”,我就是“免费先生”,这个事情并不是计划内的。有朋友跟我说成都是非常好的城市,我就来做了一个摄影展,就在成都影像艺术中心,但是下一次的话可能就不免费了。

 

 

R:有没有经过人生的谷底,在低谷期又是如何挺过来的?

CL:摄影专业上的还是私人生活上的?

R:人生最糟糕的时候,无论是摄影还是生活。

CL:怎么说呢,我觉得你问的问题很私人。有的时候会感到很沮丧,在新的环境适应新生活有一点困难,我总是在不断的旅行中。我的个人生活遇到一些麻烦,在其他方面严格来说是很艰难的。当你和贫穷苦难的人一起生活的时候也会感受到困厄,但这个时候不会消沉,会悲悯,然后振作起来充满力量去做事情。保持积极在克服苦难中是很重要的。生活经常会是很艰难的,保持平常心,努力看到积极方面。我正在读的一本书的作者就是一个特别的人,我庆幸有机会遇到像她一样非常特别的人,不是想做名人而是做一个普通人。当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就看她在做什么,人生顿时有了方向。

 

 

R:最后,请您预测一下手机摄影的前景。

CL:手机的推广速度令世人吃惊,比如苹果手机在摄像设备方面的改进升级。我非常期待iPhone7或者iPhone8,拍出来的影像可以和徕卡、佳能拍出来的影像一样,这样我就不用背着沉重的相机了,而只需要拿着手机出去拍照片。这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最后祝愿来自于不同文化滋养的摄影师克里斯多夫·洛维尼的摄影经验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中国的年轻摄影师。同时也希望大师的摄影展和大师班都能顺利举办。

 

 

记者/沈醉 许君觉

编辑/熊萌

翻译/蚯蚓

摄影/克里斯多夫·洛维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