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摄影背后的故事 对话资深摄影人冉玉杰
2014-06-20

冉玉杰, 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现为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摄影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四川教育摄影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摄影家协会网主编,《中国国家地理》特约摄影师,《人民摄影》专栏作家。

冉老是小编一直很敬重的一位老师,也是四川摄影界的领军人物,由于近期冉老师将会做一个关于专题摄影的讲座,借此机会四川摄影《摄影师专访》栏目安排了本次采访,希望这次对话能作为讲座内容的补充,对你未来的专题摄影之路有所帮助。



笔者:W 冉玉杰:R

w:怎么想到要专门来讲专题摄影这个类别
R:这个和我接触摄影有关,虽然初中的时候就放过照片,但我认真开始拍照大概是九零年左右,我读书时候学的是哲学,对历史也比较感兴趣,当时看了很多的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从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角度来进行描述的,而我喜欢看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对照片背后蕴含的信息也很感兴趣。后来正儿八经开始搞创作的时候,我也更关注照片的信息价值,这就是当时的初衷,我觉得照片一个很重要的属性就是让大家可以理解它本身的内容。
现在大家常说的纪实摄影、报道摄影、专题摄影,这几个概念是相交的,其中纪实摄影这个概念是模糊的,它关注的是图片内容的客观性;报道摄影主要关注摄影的传播价值;专题摄影从内容上讲是以纪实摄影的方式来实现,从功能上讲,它是讲传播,但是为什么我用专题摄影这个概念呢?我觉得专题摄影是围绕一个主题的一组照片,并且和文字进行配合,它围绕一个核心,通过很多照片和文字的形式来进行展开,专题摄影更多强调的是影像的组织表达结构

W:这种形式我们原来在新闻摄影里见到的比较多,因为新闻编辑经常都会做一些专题,就会围绕一个主题来进行图片和文字组织,感觉是新闻摄影里原来就有过这个概念?
R:对,但是一般意义上的新闻摄影更强调时间概念,报道摄影由于它强调的深度,所以他其实不是这么着急。(专题摄影)这种传播方式和结构产生方式实际上是杂志产生以后才出现的一种新的报道模式,报纸快,但是容量小,杂志有更多的时间,有更大的容量,这种方式体现了杂志和报纸的区别。


W:那从这个角度上讲,观念摄影是不是也包含在专题摄影之中
R:从结构这个角度上讲是的,我们现在看到的观念摄影里的照片,基本上没有以单张的方式在表现,他还是一种组织形式,只不过,观念摄影和报道摄影相比,它弱化了信息,强调了主观色彩,从展示的形式上讲,它还是以一个专题的形式,这两个不矛盾。

W:是不是每个摄影师都适合去做专题摄影,专题摄影对摄影师有什么要求?
R: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去做专题摄影,就我个人来讲,我还是提倡摄影多元化,按照各人的想法去做,很多人介入摄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专门)记录某一件事情,有可能就是为了高兴,为了追求光影(这个不矛盾),所以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去做这个事情,这是第一,第二个方面,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做这个事情,创作者应该有一定的思辨能力,得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得有相当强的文字功底,有的人有这个能力,但不一定愿意做这个事情。

W:就是需要具备很多独立于摄影之外的东西?
R:对,从影像的角度上讲,它是一种结构方式,从背后来说,是一种摄影的修为。四川几个做得比较好的摄影师,比如陈锦的《茶馆》《市井》,就是典型的专题摄影,李杰的《布拖记事》,包括袁蓉荪和萧易(作家)合作的《空山》,这种不是一般的爱好者能做的。

W:其实我们都希望图片能够自己讲故事,但从论坛之前搞的图片故事摄影征集来看,大多数的作品还是流于表面,仅仅是走马观花匆匆而过,比如到了某个茶馆,就会把抽烟、烧水、打牌的场景都挨个拍一遍,但来的都是什么人,他们有什么故事,或者茶馆本身的故事,却很少提及。如何能做到让图片背后的故事浮出水面,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方法?
R:这其实还是摄影师的态度问题,比如你想轻松,想好耍,肯定就搞不好,当然这也和你的眼光、经历、与人相处的态度包括方法,都有很直接的关系,你如果一出去就抱着“我是艺术家”的心态,我觉得这样不可能出得来故事,人文摄影的摄影师,没有谁不是很低调的,你如果出去拍照,帽子带起,摄影背心穿起,不可能拍得出来(好的作品),摄影师必须和人交流,如果不交流,别人就不可能接受他,任何事情都不敢和他说。


W:你从开始做专题摄影至今,大概经历了哪些阶段?
R:在成都,我算是比较早开始做专题摄影的,我从开始摄影的时候就基本上以专题的形式来拍摄,那个时候有几个朋友,华西都市报的记者刘陈平、还有李为刚,书里(《专题摄影 用图片叙事》)我也专门放了一个我们三人合作的专题,当时李为刚在管理报纸的版面,他的摄影很好,我们就有一些共同的想法,当时报纸都只有单张照片,而且在以前,照片都是作为配图形式存在的,地位很低,我们当时做了一件事情,现在来看,还是算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开始以组照的方式来发照片(那会儿叫组照),我们发了很多。92年小平南巡讲话,93年春节的时候,火车站一下子就聚集了大量的人(打工),实际上在八十年代末,就有一批民工潮,当时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于是我们就合伙一起去拍,一是因为三个人关系好,第二是当时要拍个什么东西,我们自己也不是很明确,没有专题摄影这个概念,就是去拍组照,而且我们的器材也不像现在,一来就什么器材都配齐,这个有这个镜头,那个有那个镜头,我们三个一起,各用各的镜头,然后就一起拍,拍完了凑在一块儿。我们当时拍了照片,而且还配了文字(虽然文字很简单),送给报社,编辑都说好,但是一个都没有用,后来他们告诉我,我们想要体现的是“出川打工,必须要走出去”,而当时主流媒体(电台和报纸)在讨论一个概念叫做“走出盆地行还是不行”,而且当时把外出打工称为“盲流”,当时的主流媒体认为这是一个负面的事情,而我们想表达的是“必须要走出去”,到后来有媒体问过来说“我们有篇关于盲流的文章,(用)你这个图片来配很好”,我们就说肯定不行,这和我们拍摄的初衷相左。后来我们把这组片子寄到了香港,香港有一个《摄影画报》,后来就是按照原来的文字发的,当时香港和内地的普通话还有些区别,结果改成了港式文风(笑)。我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是,专题摄影虽然说是一种结构方式,其实更多的是你对一个事情本身的认识,说大一点就是要追寻时代的脉搏,说白了就是一个感觉,这个事情到底对还是不对,需要一种直觉,同时需要对话,需要采访。我从一开始拍照就很重视对信息的收集,我说我不能乱编,我只说我最直接的感受,我当时觉得这些人出去会不得了,但究竟有多不得了,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看来那时候出去的人,很多人都成了气候。
我记得当时94年还是95年,人民摄影就邀请我给他们开专栏,写文章,当时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组照 不是把照片组起来》,因为当时也有一些人在按照这种方式进行拍摄,并把照片毫无逻辑联系的拼在一起,我们在朦朦胧胧的觉得这种表达方式比较好,这个东西叫什么,该怎么做,其实也是一个时间总结的过程,当然后来又接触了一些国外的东西,思想慢慢定型,才开始提专题摄影这个概念。

W:刚刚你说的两个例子中都提到了文字说明这个部分,是不是文字是专题摄影中很重要的一环
R:是这样的,我做的相对大一点的专题,字数都在五千左右,本身就是一篇文章,专题摄影的文字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主要是实现信息补充。视觉传递的东西需要文字来界定,新闻摄影最简单的文字说明,就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一个专题的说明,还需要把整个大的背景,特别是文化层面的很多东西,听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形成一个共同的综合信息呈现出来。在做一个专题的过程中,你可能有很多的想法,你需要把这些都呈现出来,让读者有一个立体的认识,这个是最重要的。

W:专题摄影和新闻摄影有什么区别?
R:新闻摄影薄,这个厚;新闻摄影快,这个慢;但是专题摄影随着时间越久,价值越大。

W:对从事新闻摄影的人员加入到专题摄影这个领域,你是什么态度?
R:就我所知,我周围(四川)有很多新闻摄影师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特别是现在媒体的很多首席摄影师,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拍摄任务,就可以按他自己的思路去进行摄影,这实际上就是在做专题。而一些新进的摄影师也可以通过日常的采访发现很多很有意思的选题,然后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时间安排进行拍摄。就我所知,媒体对这方面的内容都非常感兴趣,但是很多却无法持续,主要问题就是来稿质量不行。

W:对于新闻摄影师来说,很多摄影师的文字功底都不是太好,这会不会影响到对专题的创作?
R:现在比原来好得多了,就我所知道的,四川的新闻摄影师经过几次洗牌,淘汰了一大批人,以前很多媒体是会照相就可以当摄影师,因为当时的状态是摄影师只负责拍照,随时都会跟一个文字记者,现在不可能了,不可能让一条新闻占用两个人员。在九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末期,我所知道的只会玩器材的新闻摄影师基本上都被淘汰了,新闻行业还是有点残酷。

W:在做专题摄影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R:大体来说还是比较顺利,一般都同时有几个项目在拍,但也遇到过在拍摄某个专题的时候,才发现文化储备不够,人不可能面面俱到,知识面也是有限的,临时抱佛脚的事情也是经常遇到的,有时候觉得这个专题很有意思,但就是不太懂,这个时候就只有去学习,我曾经去拍过一个关于汉服的专题,一群穿着汉服的人去过花朝节,我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就去了,到了现场才发现他们说的很多衣服和器皿的概念我完全不懂,于是拍一样问一样,拿着本子一个一个记。在做专题的时候,我比较看重的不是艺术性,而是现场的真实情况,所以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去看去听,去和他们交流。



W:说起摄影,肯定逃不掉器材这个命题,在专题摄影这方面对器材有些什么要求,新的设备对这个领域有哪些影响?
R:设备的发展当然是好事,我觉得对我来说是太好了,自从有了数码以后,我基本上就没再用过胶片了,想对于数码,胶片的成本太高了,数码除了快,对我来说它最大的好处是高感的提升,我对相机高感的要求特别高,因为在自然的环境中,很多时候光线不足,你可能随时从室外到室内,从白天拍到晚上,这种情况都很常见,高感的提升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帮助,影像的表达能力也越来越强。

W:最近有没有什么专题拍摄计划,除了教学之外?
R:专题这块很少用于教学,对学生来说专题摄影显得太深了,我的专题很多是交叉的,有时候一些小的是看到了觉得想拍就直接拍。有些比较长期的专题有可能遇到一些变数,这种一般就暂时先放着,等到机会合适的时候再继续。专题最大的好处是你不怕和人撞车,即使是同一个专题,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每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最后形成的东西有很大的差异。

W:感谢冉老师接受四川摄影的这次采访,预祝周末专题摄影讲座一切顺利。
R:谢谢。

文/刘庆 图/冉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