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人赵季平 从平庸的影像中寻找摄影的意义
2014-06-12
 
    编者按:这个时代,无数的人在从事着影像的生产,日常事件的常规记录者,存在于每一个行业,他们有可能并不会冠上“职业摄影师”的头衔,摄影工作也并不一定是他们工作的全部,但是这份关于记录的工作,漫长却又无法丢弃,如何在平庸的影像记录中寻找摄影的意义,摄影人赵季平的文字,希望对你有所启迪。
 
 
    “一次说走就走的行摄,一场意想不到的收获,拍摄的喜悦,制作的茫然,审美的短缺,这条摄影路,如同那2000多亩的金石田埂,丈不完的长度,数不清的秧苗。守候,等待,或许便会相遇那最辉煌灿烂的天地之约,日月之交!”这句话是我在和当地摄友前往拍摄通川区千亩梯田关水后,面对恢宏壮观场景的即时心声,也是自己端起相机10余年来的真实写照。

    10年,历史长河里不短的进程,能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片子屈指可数,在热闹非凡,精彩纷呈的摄影之路上,我只是被人流牵扯着前行,懵懂中有了明确的生活目标。
 
    和摄影的因缘来自11年前的工作经历。2003年偶然地从事当地媒体工作,记者的身份让我对数码相机有了初步的认识和最基本的操作。在越来越以图片为主流报道的媒体前,记者部三台简陋的卡片机远远满足不了10多个记者的外拍需求,于是,托朋友在成都购置了当时只有400万像素的柯尼卡KD-400Z。从此与我形影不离,它对于新闻时事的捕捉和街拍的抓摄让我在每月的业绩榜上都位居前列。那时,感觉对摄影的领悟,仅止于对新闻事件的翻拍和复制,以及能完成采访任务而带来的不多的经济效益的满足。
 
 
    这种随拍的自喜没维持多长时间,工作的变动让摄影领域局限在各种会议照和领导的调研活动中。8年来,器材在不断地更新进化,由卡片机到入门单反再到专业全画幅,可摄影水平却没得到丝毫提高。一切都归结于题材和对象的单一,精神上的懈怠和懒散,业务上的自我满足,让我在很长时间,对摄影兴趣了无。没有兴趣和热情的摄影,怎能挖掘到它真正的魅力?这种情绪下的所有片子,都跟那些会议照一样,只铺陈出各种平淡的元素。不懂光影的运用,巧妙的构图,摄影的艺术。
 
    虽然,这期间也获过不错的评价和奖项,但那如同常买奖券中了尾奖一样的瞬间惊喜,一切都是常态下的机遇而已。我,其实就是“摄影专行里的业余平庸者”。
 
    花开四季悄然无息,岁月一天天在沉寂中消失。当我再次翻开那些泛黄的老照片时,眼前一次次浮现出马克.吕布的话。“摄影是对生命中每个1%秒的品味”。是啊,这百分之一秒的瞬间定格,可以把个体生命和物质世界延展扩大到无限极。带着这样的理念,再次审阅这10年来那些并不完美的片子时,它们变得鲜活起来。真诚,朴实,自然,掩盖住华丽的色彩和精致的构图,赋予它们更多的内涵和定义。
 
    今年3月,有幸参加了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的学习,系统地获取摄影理论知识。慢慢领悟到,摄影,不是枯燥而机械的技术操作,更重要的是懂得如何将那些触动心灵的画面谱写成一首首蕴藏力量和情感的动人诗篇。真正的摄影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更是一种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
 
 
    我希望拥有一种非凡视力,能看到其他大多数人忽视的东西,想象着那个曾经看似普通的世界,彻底地生动起来。用新的视觉走近生活,并重新发现世界的精彩。“视角”是一个奇迹,始于我们睁眼醒来的每一天。当天边的线条变得清晰,无声的颜色变得饱和,生命的灵动在充盈时,学会去看,就像一次独一无二的探险。正如一位摄影大师所说,“真正的发现之旅不只是寻找新大陆,而是用新的目光去观察”。  
 
   “午后的阳光洒在罗城古镇的青石板街上,穿过透明的玻璃瓦,慵懒地泻在时空的遂道里。斑驳的油漆木桌,泛黄的老式藤椅,纸牌、搪瓷杯、日历画报,让人恍如隔世,仿佛猛然回到了三十年前的旧时光。”罗城古镇的摄院采风活动,我期翼用还旧的色彩复原古镇风貌,娓娓道出那些久远的故事,哪怕我的摄影创作还很幼稚和粗糙。
 
    楼下4位智障儿童和他们的家人远道而来,得到驻地医院免费治疗和帮助。虽然来自天南地北的他们同租一小屋,但他们的脸上没有对艰辛生活和病情折磨的流露,我看到的是笑脸,乐观和希望。当我用相机定格下她们的开心笑颜并打印送去时,智障女孩童童的奶奶捧着照片久久端详,眼睛湿润了,说要寄回河南老家给她妈妈看看,她一年多没见到女儿了,不知该有多高兴。即使那几张照片拍摄手法很普通,没有摄影语言的运用,但我心里却有满满的成就感。
 
 
    3月底,跟随市领导班子成员深入基层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召开现场交流讨论会,与堰滩村村民们一起参加种烟地膜培肥劳动。这次,除了惯用熟悉的会议场景套路,拍了系列规范的新闻照片外,还特意把相机对准了村民,意外收获到令人振奋的场景。镜头里,他们朴实的脸上洋溢着真切自然的笑意,和谐社会的幸福感瞬间溢满整幅画面。
 
    “作为一个摄影人,作者这种关注社会的人文精神是值得肯定的”。“这是一个社会变革的时代,需要更多的摄影人去关注这个时代,为时代做记录,为历史留影像,当是摄影人的一份责任!”省摄协网李子厚和谢和敬两位老师的点评,把几张普通的片子提升到如此高的素养境界,让我感受到未有过的压力和责任。而我摄影的综合能力,还远远不够。
 
……
 
    随着不断地历练,对摄影的理念有了潜移默化地转变。经历了太多的重复阶段后,我更注重的是“融入”,这种“融入”是一种感情和境界的投入,希望自己面对不同景物时,有不同崭新感觉融入作品,尽可能的让静态的画面活泛起来。真实有气韵的片子应该是耐品耐读的,能给人以联想、思考和启迪,在我看来,这远比所谓完美无缺的后期来得成功和珍贵。
 
    现在,我仍是这个领域中的平庸者,我只希望“照片能喊出我内心深处的声音”。能消退思想的麻木感,并为之一振,将内心的情感释放出来。我想,摄影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此。
 
 
文/图 赵季平
编辑 万能庆